抓紧救人,路别停

美国中部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6年07月20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从1994年得法的,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才能一直走到现在,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以下是我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希望可以和同修分享并在正法最后阶段共同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加紧兑现来世的誓约。

一,喜得大法,智慧开启

得法的那年还在上初中,虽然年纪不大,但我知道大法的珍贵,对大法绝对是坚信不疑!那时每天放了学回家就会马上打开讲法录音,我家住在一楼,每当家里放师父讲法的时候,感觉师父那慈悲的声音就在整栋大楼里回响着。有时家里大人在做饭或忙别的事情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床上读法,当时读法没有一丝杂念,整个大脑都融入在法中,有时候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颤动,身体一层一层的粒子都在法中被圆容着。

记得刚得法不久炼功的时候,突然觉得头顶开始被一个外力有规律的敲打,再之后每次炼功就会出现,还有声音(但只能自己听到),很奇妙但非常舒服。随后奇迹就出现了,我的学习成绩以前在初中班里十二、三名,学法后一下跃入了前三名,并考入了很知名的重点高中,由于这所学校的大学升学率每年都将近100%,集中了各个地区最优秀的学生,我当时入学时仅排在全校200名左右,是整个年级最后的几名。随着学法炼功,智慧不断的打开,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高考模拟考试时综合排名全校22名,物理和化学单科成绩均全校第一。就在前不久给以前一个高中同学劝三退的时候,他回忆当年曾非常好奇的问我为什么学习进步这么快,当时我告诉他因为修了法轮大法,这些他现在都还记得,最后他们全家四口人都做了三退。

二,迫害开始,讲真相,学法炼功不间断

99年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他们在造谣,在诬陷!我母亲也修炼,当时她说想看看电视上怎么抹黑我们的,我不让她看,心想他们说我们师父不好的话怎么能听得了?!后来随着学法也明白了,所有耳朵听到的东西都会以物质的形式进入到自己空间场里起到干扰破坏作用,很多同修当时正是因为空间场里存在太多的邪恶因素而不能清醒的用正念排除干扰,消灭邪恶。

那时心里很急,父亲和其他同修去了北京,回来后跟我们讲述了一些经历,那时我觉得去北京的同修都太了不起! 后来父亲两次被强行从家里带走并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迫害,家也被抄了,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抄家的时候,母亲把一本小的《转法轮》书藏到了身上,后来就是用这本《转法轮》我和母亲在家里才可以继续学法。

到大学后,我开始给同学讲真相,晚上宿舍睡觉前都会聊一会天,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大法是被冤枉的,新闻都是假的,虽然那时还没有现在系统整理出来揭露迫害的资料,但我就用自己所知道的和理解的去揭露造假新闻,最后他们说:“我们知道了,虽然不能公开说好,但也不会说不好了!”那时候不能公开在外面炼功,于是趁宿舍同学都去上自习的时间段里在宿舍炼功。记得有一次,我在宿舍里做第五套功法时忘记锁门,被赶回来取东西的室友撞个正着,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跑到我床边拥抱了我一下,然后就出门了。之后还有些后怕,因为当时正是邪恶最嚣张的时候,在大陆学校里如果有发现是修炼大法的很可能会被开除学籍甚至被迫害。 但我知道大法是最正的,我离不开大法。在学校里为了能坚持每天学法,我买了一个CD机放在床头,并把师父讲法刻到光盘里,每天凌晨当同学们都睡着了以后我就带上耳机开始学法,虽然当时国内迫害的环境很恶劣,但丝毫阻止不了我学法的劲头。毕业后,全球开始了退党潮,我就给同学劝三退,有些同意退党,并喜获了退党证书。还有同学劝我,用他的话讲就是“注意安全,不要太激进”,我心里想:我做的比其他同修可差远了!

三,遇魔难,师父慈悲带我回到大法中

毕业后顺利的找到了一份工作,由于大法给予的智慧,工作中也可以得心应手,也获得了常人的认可并不断晋升和加薪,随之而来却慢慢产生了对常人生活的执著,并且随着职位的晋升工作中开始要求参加很多的应酬,有些应酬真的是伤风败俗的场合,环境的改变慢慢影响着我的修炼,甚至很严重了自己都没有警觉,总是以工作为借口, 把常人的喜好当成了好事,不能自拔。慢慢的不能坚持学法了,慢慢的功也越炼越少了,发正念更是不能保证,偶尔讲真相时也是一个常人的状态在讲真相,没有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干扰和阻力也变的越来越大,我觉得我已经走到了悬崖边,魔难最大的时候自己就觉得:完了,掉下来了,回不去了......

师父没有放弃弟子,并一再点化并呵护着弟子的一切,我知道我心里一直没有离开大法,表面的执著其实都不属于我。终于有一天我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要走回来,回到大法中,赶上正法的大部队。于是我到公园去找同修,公园里没有人,后来终于看到一个同修才知道大家都去参加当天的反迫害游行了,这位同修说她很久没来这里了,今天一来就碰到我,说可以带我去游行的地方,我心里知道是师父让同修来接我呢。当我从新站在大法弟子队伍中,举起真、善、忍的大旗,前方的天国乐团的鼓号响起的那一霎那,我眼泪一下子流下来,回到大法中的幸福无法言表 ,是师父慈悲带我回到大法中!

四,推神韵,整体配合

推神韵以来,越来越发现整体配合的重要性。 做媒体广告, 挂门把手,贴海报,所有同修都发挥着自己所长,分工明确,当出票不理想的时候,想各种方法来解决。当我们看到神韵满场的时候,真的为众生能够得救而高兴。因为自己有车,工作时间又比较灵活,因此有幸成为一个推广神韵的司机,带着同修到各处去发资料贴广告,还要在两个城市来回跑,很多时候一个人开车就听法或者困的时候就唱大法歌曲,边开车边唱法轮大法好,一首歌一唱就是一个多小时,心里什么都不想,静静的感受着大法的美好。还有几次因为实在太累,送资料回来在高速路上开着车就睡着了,但在师父的看护下都没有出现任何危险。

在修炼的过程中,师父也让我感受到了很多奇妙的景象,如打坐时候真的出现了师父书中说的那种全身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感觉。还有在神韵正式演出前几个小时在商场里利用最后时间卖票的时候,感觉两肩头一下子长出了两个大翅膀,身体瞬间变得非常轻。还有在梦中三次梦到法正人间的景象, 那时漫天都是法轮,同修一个一个起空,天上有一个特别大的法轮,大法弟子上去后就坐在那个法轮上,每个圆满的大法弟子在大法轮上都有一个自己的位置,天空礼花齐放,那个放礼花的炮排开后有四分之一天空那么大。我知道这都是师父慈悲,鼓励弟子精進,抓紧救人。

在推神韵过程中,也发现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和提高自己的机会,而在整体配合上的问题上有时候特别突出,很多同修因为意见不同而无形中彼此形成了间隔,造成了不必要的障碍。大多这种情况我发现大法弟子的争执中是有一个证实自己的心。比如有些同修出的票多,或者是哪方面做的好一些,就要求其他同修跟他一样方式做,当然同修做的真是很了不起,有更好的方法交流也没有错,但一当意见不一致而出现严重的争执的时候就是问题了,争执后甚至导致彼此在平时配合上受到严重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能够马上向内找就会很容易的发现大多这种争执的基点都是在为了证实自己如何。如果我们在配合的时候多考虑对方同修不同的状态下如何去圆容好证实法的事,相信矛盾就会迎刃而解。

我自己在推神韵过程中也遇到过类似情况,有一次我负责开车带几个同修去高档公寓发传单,因为那段时间经常跑公寓,自己还觉得有了些经验一定可以找到高档公寓,但出发后就发现找到的公寓状况都很一般,就有同修表示非常不满,甚至打电话找协调人,说这种公寓发传单是在浪费时间和资源。听到同修这么说,虽然知道同修是为了更好的做大法的事,但当时心还是一动,觉得同修说的自己不爱听,心里一连串想法涌出,如:这也不是那种差的公寓啊,能找到这说不定就是安排这里有缘人拿到资料,可能比其他同修找到的还好一点等等。但马上就意识到这种想辩驳的想法中有大漏,虽然做的是大法的事,但所有借口都有想要证明自己和显示自己的执著,于是让自己放弃辩驳,跟同修说我们一起再试试找一找其他更好的,同修也同意了,因为把这个心找出来后,好像迷就破了,之后我们找到的公寓状况就很好。个人理解,无论我们遇到什么样的事,都是为更好的助师正法和救众生为目地的,坚决去掉证实自己的心,坚持做好三件事,什么困难、干扰其实都像是梦一场。

还有就是发现有些同修对协调人意见很大,认为自己的想法更好,为什么协调人做的不好等等。其实同修都很棒,善意的互相提醒都是应该的,但抱怨多了就会形成间隔和障碍。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讲,“很多事情大家协调起来会更好,我希望你们更少的把精神头用在谁长谁短、谁好谁坏、谁怎么样怎么样上,把你们的精神头都用在证实法上。(鼓掌)大家都能协调起来,做好证实法的事,那是树立你们的威德啊。你们在议论谁好谁坏的时候,神都不拿正眼看你们。” 我想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师父的弟子,在讲真相和做三件事上都能比学比修,都是好同修!互相鼓励,互相帮助才是我们应该做的阿!

我们当地办完神韵后,大家又自发的去另一个城市办神韵,在那个城市同修都住在一起,每天早晨炼功,晚上协调人安排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到现在回想起来还很怀念那段时光,交流过程中大家敞开心扉,我们都发现,学法交流是最快的消去间隔的环境,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后会发挥巨大的作用,在师父的看护下,最终我们在这所城市的神韵办的出乎意料的成功。

五,抓紧救人,路别停

神韵演出完后,我开始参加当地的反活摘征签和在RTC平台讲真相。在征签过程中感到自己快速的提高着,也发现世人真的是在急迫的等待着得知真相。我在征签的时候,经常会有世人说:你们做的太好了,请坚持下去! 还有的说:要保护好自己!祝你好运! 还有三次因为签字的油笔油不出了,世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自己的笔送给我。后来还出现排队等签字的现象。前不久美国通过了反活摘343决议案,并且有媒体进行了报道,有的世人见到我就直接过来要签字,说他都知道了,当然我还是把真相再给他讲了一遍,他听过后还是很惊讶的表情,原来他看电视所知道的远不止那些。征签的时候,如果有几个人一起走过,当其中一个人同意签字时,我都会利用签字的时间目视着其他几个同伴讲真相,然后再问他们是否也愿意签,几乎都签。我发现征签不分男女老少,富人穷人,路人还是工作人员,只要我们把真相讲给他们,明白的那一面都愿意签字。还有几次碰到这样的世人,他说他不理解为什么在美国征签,为什么中国发生的迫害要找美国人支持,说中国人需要自己站出来去解决等等。我耐心的给他讲,说中国人当然有责任去解决,这就是为什么我站在这里的原因,告诉他我们需要的是他的帮助,而帮助是没有国界的,所有碰到这种的最终都很高兴的签了字。

在RTC平台讲真相的感受就是觉得自己每天都在一片净土中。每天全球的大法弟子在平台上给中国大陆拨打真相电话,碰到形形色色的众生,对真相的认识又各有不同,在给每个众生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是在自我提高的过程。我们经常会听到同意三退和明白大法真相的世人对我们说:谢谢,谢谢! 也有碰到骂人的,他一边骂我就用很强的正念重复的对他说:我是给您送平安的,我是给您送平安的。 就这样有的骂了一阵子也不骂了,开始听我讲真相了。还有碰到当官的,开始说话和我似乎就不在同一频段上,随着不断讲真相慢慢开始同步了,并理解我说的,最后他说,我就听你的了!最终也成功三退。 在讲真相中我还悟到针对那些已经明白真相和同意三退的众生,我们不仅是恭喜他们得救还应该鼓励他们人传人把真相传递出去,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 “不止是你们大法弟子,所有来到地上的人都签了约了。” 如果世人也签了约,那么他们就都有把真相人传人的责任,我认为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启发得救的众生广传真相,这将是最大成度的救度众生。 在RTC平台上有很多特别棒的同修,讲真相真的威力很大,有的同修说话像发射炮弹一样,字字震慑邪恶!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但还有那么多世人没有明白真相。我想说只要师父没说停,我们三件事就不停。我们可以每天问问自己,今天是否尽了全力在做三件事?是否把救度众生作为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去对待?

师父慈悲,我们也决不辱来世使命!

以上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