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烘托救人的媒体

多伦多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4年09月17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2003年,在温哥华的时候,我还做着全职常人工作,当时,刚刚成立的大纪元缺人手和缺讲粤语的工作人员,我就成为了第一批兼职社区记者,后来,由于管理层的变动而离开了,没想到若干年后,大纪元成了我的全职工作和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主要项目。

在曼哈顿的街头摊位展中体味销售

2005年,在纽约,我刚刚结束长达一年的曼哈顿街头讲真相项目,感觉要深入救度曼哈顿主流人士,光在街头发传单是不够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萌发了要加入媒体的念头。

有一天,同修领我去媒体办公室的路上,碰到当时大纪元的副总裁,顺便跟他去拜访客户。在会议上,我观察到以前在街边发传单时对我们不理不睬的这些人,现在却毕恭毕敬请我们进到他的办公室、认认真真的听我们讲媒体、讲真相。我一下子感受到了媒体的力量,当时就下了决心要好好做媒体,但很快就尝到了做媒体的艰辛。

我参与了几位西人销售发起的大纪元第一届街头(Street Fair)集市摊位展,就是把整条街封起来摆摊,档主购买摊位,摆卖他们的货品,这是纽约的特色。整条街卖了五十个摊位,我自己卖了十几个。第一次做销售就有了业绩,按理说是很可喜的,但是我决定放弃佣金,让项目有更多可支配的钱从而能办得更好,不辜负跟自己签约的那十几个小摊主,没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把人情注入到销售工作中去了。

举办的当天,我早上3点起床,来到曼哈顿办公室,天还没亮,借着昏暗的街灯,我开始沿街划线,后来同修陆续到达帮忙。

天亮时,陆陆续续所有摊位搭建起来了,很快街上游人多起来,人们开始买卖货品,热热闹闹的。我在街上来来回回走动观察,心里正高兴的时候,天气却突然起了变化,刮风下雨,一下游人全散去了,街上冷冷清清,档主们开始埋怨和投诉。

我的心情也跟雨水一样冷,总想为他们补救些啥,在焦虑和内疚的双重压力下,我嗓子开始沙哑说不出话来,心里象压了沉重的石头,打不起精神头。当时的销售同修提醒我,赶快忘了这件事情,尽快走出来。

那是我第一次做销售的经历和教训。许多年后回忆起这段过程,其实是很珍贵的历炼,同时也为我以后做大纪元全职销售打下了基础。

在多伦多大纪元项目中扎根

2006年纽约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结束后,我回到多伦多,参与了营救国内受迫害亲人向政府讲真相的项目小组,这个小组后来承担了多伦多第一次神韵晚会卖票和拉赞助的工作。由于在纽约有这方面经验,我义不容辞的加入进来。在家打电话和准备资料不方便,大纪元社长热情邀请我们到大纪元办公,办公室有现成的办公桌和良好的销售氛围,我很快就搬来了。

那一年,我拉进了一个神韵赞助商和五个大纪元广告商。社长对我做销售有信心,神韵结束后,我就顺理成章的做了全职销售。就这样,我在多伦多大纪元扎下了根。

配合管理 去掉执着心

销售过程是心性的直接体现,所有平时触及不到的心在销售过程中都会被触及。没有扎扎实实的实修就不能在这个最艰难最考验人心的工作中坚持下来,就不可能去救度的了那些发愿带着钱下来给大法用的生命,就不能共同烘托这个讲真相的媒体。销售只有不断的往前走,互相配合中去掉人心搭建的各种路障,才能共同达到目的地。销售没有退路,就象战场没有逃兵一样。

1) 去掉固执的心

从小到大我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说话语气生硬,思想僵直不拐弯,好处是做事情认真有板有眼,别人交待的事情一旦答应就会负责到底。不好处是不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和建议,看问题片面,有时错了也固执不认错。就在做销售工作中也表现的强硬。

开始做销售时,我在某个行业的销售业绩表现突出,社长提出让我主攻这个行业,我第一个反应是不行,社长问:“为什么?”我也停顿了一下,但是脑子很快就转出了一个借口:“我不想把自己局限在某个领域上。”事实上,主攻某个行业成为行业专家是成功的销售策略。然而,这颗固执的心象一块坚硬的岩石立在我的空间场,让我条件反射似的对不同的意见说不。

在处理客户提出降价或其它我认为不合理要求时,我也会立刻说不。销售同修善意提醒应该先征询主管意见找出解决办法,或者即使必须拒绝也应该表达得委婉让客户容易接受。多次提醒后我开始留意这颗心,我发现它是物质存在,条件反射式的表现,连考虑过程都没有,于是决定先封住自己的嘴巴。如管理层提出让我做什么的时候,我虽然心里的第一个反应是不,但是忍住不让嘴巴马上说出来,而是说让我考虑一下。心态的转变使那种固执的物质慢慢消失,慢慢我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和建议,在销售上变得灵活和具有更多的创意。

针对这颗心我最近经历了个考验:不久前,我跟先生旅游回来想去一个地方,由于疲倦我指错了路,先生冲我发火,我没吭声,默默的把车开回来。快拐进办公室时,没有留意路边骑自行车人的速度而逼他强行减速。他大声骂我,我心里没动也没有理会。泊好车他冲上来敲我玻璃,气冲冲的责问我是故意的还是没看见他。我眼睛困的连他长什么样子都看不清了,模模糊糊的说弯没有拐好,他拧头就走还一路骂咧咧。这时我先生又冲我发火,说我为什么做错事情连对不起都不说一声。我还是什么都不说就回办公室去了。趴在桌子上眯了一小觉,脑袋总是回荡着先生说的那句话:“你为什么做错了连对不起都不说一声”。醒来后,觉得精神了一点,开始学习《转法轮》的“第四讲”,书中说:

“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回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虽然自己没有动心,但是如果说声“对不起”会让别人好受一点的话,为什么不说呢?是不是心底还是认为自己没做错?于是我做了一件结婚9年来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给先生发个道歉短信,跟他说对不起,然后简单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先生也很快回复说,没关系,他自己脾气不好,他也不生气了。

2) 去掉依赖心

开始做销售的几年,我没有固定的搭档,2011年,一位年轻的同修大学毕业,从外省搬到多伦多,开始做大纪元销售,很快公司安排我们做搭档。这位同修虽然是新销售,但是工作努力、能力强,还很有策划能力。渐渐的,我们合作的很好,彼此的业绩增长很快。我不知不觉对这位同修产生了依赖心,例如,与客户见面时,几乎让她主持整个会议,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插两句话补充补充。需要做计划书时,也只是出些点子和文字稿,让她做整个的设计和后续跟进工作,我们这样做进来很多单子,我也越来越满意这种合作状态。

去年年初,做年度计划时,我设立了一个很大目标,并且信心满满,这时一个念头突然打进我的脑子里:“如果搭档不跟我合作了,怎么办?”我心里一惊,但是马上就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配合这么好,她怎么可能会突然不做了呢。

很快,销售经理宣布我的搭档不再做销售,公司对她委以另一重任,立马执行。我一下就惊呆了,消息来得突然,事先我的搭档没有跟我提出来过。再说,每个销售都有搭档,最起码也先给我安排个搭档,再把她调走也不迟。但是公司的回复是势在必行,没有办法。这样,我走上了一条独自见客户的路。再与客户见面时,我发现我连怎样跟客户谈话都忘了,怎样讲真相也忘了,怎样卖广告也忘了,我仿佛被打回原形,连个新销售都不如。

我不知道该依靠谁,也不知道谁可以依靠,不知道谁值得依靠,在销售上,从来没有这么的迷失过。一次抱轮时,师父点化了我,一个清晰的念头打进来,告诉我下一步怎样策划、做什么。抱完轮,我立刻着手提交新的行业经营计划书,很快公司同意投入人力物力,配合我新产品的推出和行业的拓展。

经过一年的努力,还有管理层和团队的配合,我的行业开发得有声有色,业绩也上来了,在华人读者中取得很大成功。我坚持背法和每天大量学法,大法不断为我开启智慧,我的灵感和创意也源源不断。

走过了弯路,深深体会到修炼人对人中的能力、技术和个人魅力的依赖和崇拜是很危险的,修炼人真正能依靠的只有大法而别无其他。

3) 去掉妒嫉心

在多次的场合,我都交流过自己去妒嫉心的过程,其他销售也同样交流过妒嫉心的问题,走过这个过程的同修都深有体会,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因为这颗心与私心一样,扎根很深,在修炼中是一层一层的去掉,并且只有做销售工作与利益挂钩时,才能如此彻底的发现这颗心,和如此迫切和坚决的去这颗心,此心不去,销售就会裹足不前,摆在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除非放弃,然而,正如我刚才说的销售没有退路,就象战场没有逃兵一样。

人皮就象一件衣服,谁披上就是谁的。一旦被执着心左右时,就是这个人主意识投降而身体被执着心操控,做各种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所以历史上的妒嫉者都会去做杀人和用钱买命的事情。由于妒嫉心,我与其他销售争执过、与同修决裂过,思想冒出形形色色的很不好的念头,也差点让我在销售中做不下去而想离开这个行业。经过这几年的魔炼,我终于摆脱了妒嫉心的操控,因为它真的不是我,心中曾经晦暗的一面如今被正念取替,积极向上的心态连周围同事都能感染到了我的平和乐观。

同时,以前只盯着自己的这块业绩的心也奇迹般的开始转变,开始去考虑如何帮助别的销售和别的行业提高业绩,哪怕别的行业业绩比自己高很多,例如汽车,这两天我的脑袋没少考虑如何帮助汽车行业举办读者活动和聚集网站人气的事情。

4) 去色心的考验

这是个很奇妙的经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做销售多年接触很多客户,与形形色色的客户接触过程中,时不时会对某些人具备的某些方面特点产生好感和欣赏之心。西人比较坦白,喜欢当面去称赞别人,我也经常被他们称赞也经常称赞他们,是一种由衷的称赞而不是那种中国人的虚伪。而这种好感在梦中被色魔演化成一种色心考验了我一把。

不久前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是晚上时分,周围一片漆黑。我拉着行李站在一栋酒店大楼前,酒店大楼也是漆黑一片,只有在四、五楼的一个房间亮着灯,里面有个西人形象的男子站在房间客厅里,穿着休闲,象刚刚打完高尔夫的样子,手里拿着茶杯来回休闲的走动,一会儿拿起手机接听电话,隐约中好像还有音乐和烛光晚餐。这个人不是现实里某个我认识的人,而是我所认识的好些人他们具备某些我有好感的特点的结合体。我站在酒店大楼前,一个意念提示我那个人在等我进去,并让我对那个人产生强烈的好感。在出差的旅程中,见完一天客户已经很疲惫了,必须要尽快找个地方休息然后继续第二天的密集行程,所以这种情形让我进退两难。演化这个梦的这股力量看我裹足不前,就继续加强我对这个人的好感,我当时就想:我是个修炼人,不能与这个陌生男子共处一室。按理说考验到这个程度就应该可以了吧,没有,因为我还没有从梦中醒来,而是明显感觉到情欲心再一次被加强,非常渴望与这个男子见面。这时我站在酒店大楼前,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发出一念:那我就站在这里站到天亮吧,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这一念一发出,唰一下子什么酒店、什么男子、什么烛光晚餐什么情欲好感都没有了,才发现自己安安稳稳地躺在自己房间的被窝里,心中一片平静。回忆刚才梦中的考验,觉得凶险无比,因为身在梦中不知是梦嘛。

在做销售过程中感受还有很多,因为篇幅有限,今天就交流到这里,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4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