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千载法缘之四义仁至真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19日】

三国以及两晋和南北朝时期,是我国历史上文化的融合期,佛法继续得到弘扬,中华儒家的仁和义在这个时代得到充份的诠释。茶文化普及的更加迅速,民族之间的大融合盛况空前。蜀国丞相诸葛亮七擒孟获,促進了西南地区的开发;东晋时期的“衣冠南渡”现象促進了长江流域的开发。南北朝的大分裂,为后来隋唐盛世做了铺垫。

这个时代算作英雄辈出的时代,“建安七子”、“竹林七贤”、陶渊明等等在文坛上算作独领风骚。

本文通过三个人的一些经历,来写写这个大时代中众生寻法的故事。

(一)

话说曹操消灭袁绍及公孙瓒一统北方之后,在辽东有个人出身贫寒,三岁父母过世,后来被舅舅收养,在舅舅家很受气,冰天雪地中被使唤着干活,他的表兄妹们也总拿他当下人使唤,如果干不好就被一顿鞭笞。

有一次,因为他觉得饭不够吃就发一句牢骚,被他舅妈听到了,她非常生气,把他关入柴房,饿了三天。后来又因为他不小心把一件瓷器弄碎,被他舅妈用棒子把脑袋打出血。在他十三岁左右的时候,因为实在受不了虐待而离家出走了。

小小年纪,离开家乡那种难可想而知。后来被一位曹操的士兵带过去抚养,也经常跟他讲一些曹操当年释放关羽和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事迹。后来正好遇到曹操与孙权和刘备在赤壁发生一场战争。虽然最后以曹操失败而告终,但关羽华容道放曹操的义举让他更明白了“义”的内涵。

但通过曹操战败袁绍(官渡之战)和曹操的赤壁惨败,让他明白一个道理:人世的无常。胜败虽然是兵家常事,但对于一个个体生命而言,那直接涉及生与死的问题。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里面,个人的生死就如同草芥一般,谁也无法把握和掌控。

当他想到这些之后,就默默的离开曹营,向何处去?他又很茫然。后来一想,那就沿着海岸线走吧,走到哪里是哪里好了。

后来走到崂山,在那里遇到一些学道之人,这些人跟他聊了很多道家对人生的一些看法。让他对修炼和人生归宿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后来来到普陀山,遇到了一些闭关修炼的人,他们对他讲述了一些他们自己的体会。这样他对于修炼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但冥冥中他感觉这些都不是他所要的。

他想既然在海边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就去蜀地看看吧。都说巴山蜀水有高人,他要亲自去看看。从普陀山到蜀中那可是一个漫长的路程,他一边要饭,一边打听,在路上一度病倒,还好被一位路过的老郎中救活。就这样他走到了蜀地,这里他听说了刘关张三兄弟桃园结义以及诸葛武侯七擒孟获的故事,他也觉得十分的感佩。

在这里他登上了峨眉山,在金顶他看到了佛光。但因为他当时没有佛以及佛法的概念。就觉得那光显得那么的慈善与恢宏。如果生命能达到这种程度也就足以了。

下山之后在一个小店里,他遇到一位年轻人,两人聊的很投缘,那位年轻人说:“听老人说,有一次诸葛武侯在南征的时候曾经对蛮夷百姓说:‘你们归顺我们,不是为了统治你们,而是为了让你们更快的融入神传文化的氛围中,以便将来更好的认识真正的让人回归的法。’当时人们都很震惊和莫名,因为不知诸葛武侯最后一句是何意义?!”

那年轻人说到此处,他想起当年也听他那当兵的养父说,曹丞相(曹操)说过一统北方是让北方民族更好的融合、发展,以便为将来洪传真正让人们回升的大法做基础。

说完他俩都很震惊也很兴奋。觉得此事肯定会发生,于是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他提议:既然现在的一切都是给未来打基础,那我们就在蜀中做点什么,一方面藉以糊口,另一方面也敬佩诸葛武侯的为人,我们就做蜀国的子民好了。说完那位年轻人也表示同意。就这样他们二人在成都开了一个小汤店,这个汤店的特色就是有钱的多施舍点,没钱的可以随便喝。就是利用汤店来广交朋友。在其间也有很多趣事与坎坷,这些就不一一细表了。

后来当他们那一世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让自己的孩子再去峨眉山看一眼那霞瑞之光(佛光),他们的孩子去了之后,还真看到了,而且在那霞瑞之光中似乎还有一个淡淡的字:“真”。回来跟他们说,他们琢磨了一会,领悟到其中的意思了:“将来会有圣者来世传可以让人们真正解脱的大法。只要我们真心的等待,一切都可成真。”

因为那一世的缘份而造成他与那个“年轻人”在后世也经常在一起。今生他们都早已得法了,在楼上楼下住着,互相鼓励着,在回归的旅途中前行着……

(二)

两晋时期政治黑暗,战争频发,宗教(佛教道教)意识逐渐发展,加之当时文人因避世而流行“清谈”,五胡入主中原,文化重心逐渐向江南方向移动。越在乱世,越能激发人们对生命终极目地的追寻与渴望。他就是其中之一。

他原来是朝廷中的达官显贵,结果在这样一个乱世,什么也不能长久,为了避祸,他跟随朝廷南迁,来到这里,三个老婆和四个儿子、六个女儿先后在三年之内都因病去世。也许是水土不服的关系,也许是命该当绝。当他一次次面对生离死别之时,内心的痛苦,是无以名状的。为了避祸他早已辞官,隐居在杭州的郊外,年迈的他有时心情不好,由家人(佣人)陪着出去走走,他也在深深的思索着人生的无常,荣华富贵的无常,欢爱的无常、亲情的无常,面对这些变故他感叹着,忧愁着,终于有一天他病倒了。

这一病就是三年,亲朋故友来探望的人不少,可是谁也解不开他的心结。他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没有可以相濡以沫的老婆,要钱何用?没有孝顺的儿女要房子何用?他很悲观。这样一来他的疾病日趋沉重。

后来,他做了一个长梦,梦到他与三个老婆和四个儿子以及六个女儿在一起的欢乐场景,后来因为天下大雨,老婆和儿女们与他分散了,他很伤心。正在伤心的时候,来了一个鹤发童颜的道人,望着他微微一笑,扬起拂尘让他看他与三个老婆与那些儿女的因缘,以及他们的去向。末了,道人对他说:“不要把人的这一生本身看重,你要利用好在尘世的一生,不是享受什么,而是要为别人多考虑,多用德行人世。此时的乱与治,都是为以后做铺垫的。不会总是这样。当一切走到了最后的时候,才能有真正的解脱生死之法的传出,到时候,你的老婆和儿女甚至于我都需要你的帮助,千万别纠缠在乱世情中。”

他闻听此言,急忙抓住道人问问详情,道士却隐去了。他很着急的到处寻找,可是怎么找也没有找到,这下子他更着急了,实在太着急了,就醒过来了。醒过来才发现,原来是一场梦。

梦醒之后,他在床上又躺了几日,细细琢磨,觉得那位道人说的也很有道理。从此他不再消沉,用自己的余生为周边的百姓做了一些善事,百姓也很感激他,称他为“善人”。在他去世之后,当地百姓为他修了坟。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每年都很隆重的纪念他。

在以后的转世中他也曾很辉煌过,当过明朝的皇帝,清朝的贝勒,以及民国时期的抗日将领,今朝他转生在东北,本来应该得法,却因为怕行善,会导致欺负,而拒绝修炼大法。虽然对大法很有好感和正念,家人也在学,可是毕竟没有自己得法,很是可惜。也许机会还有,希望珍惜。

(三)

在南北朝时期,随着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建立,胡人被汉化的情况日趋明显。我曾经去过大同的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看北魏时期的造像,很明显的有着胡风的痕迹。不象唐朝时期那样大气恢弘。我们这个故事就写写一位鲜卑族人寻法的足迹。

这位鲜卑族人出生于辽西走廊,小就喜欢石刻,没事的时候,从小就愿意找块石头刻点什么。当时这里的万佛堂石窟已经开凿,他经常跑过去看,向那些工匠们学习雕刻技巧。

等年长之后,他被一位做生意的亲属带到了外地,在做生意之余,他也细心留意各地的雕刻艺术,并找寻当地的工匠切磋技艺。后来遇到一位工匠,那位工匠看他很有灵气,就收为徒弟,带着他四处雕刻。

他们师徒二人走到洛阳听说龙门石窟已经开凿,师徒二人就过去看看。

在北魏时期,开凿一个石窟绝对是一件大事。尤其在都城附近。当时的佛教信仰传入中国不久,加之统治者觉得佛教对稳定社会有利,于是大力推广。塑佛像让人们在现实中有了精神上的寄托和安慰。这是从人间表面的理上说。

从深层角度来说,佛教传入中国,目地是铺垫修佛的文化与内涵,这种内涵不仅是有经书为载体,因为经书时间长了人们不一定理解其中的内涵。而佛像,一般都是虔诚的信佛者所造,经过漫长的时间,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而且佛像给人以最直观的印象。在尘世间的人,也许不认字,读不了佛经,但当他们看到佛像的时候,那份善与慈悲的理念就无形的融入人们的内心深处。更何况佛像经过开光之后,自然会有佛的无边法力。而且后来还有专业修佛的人(比丘和比丘尼),他们在弘扬佛法和铺垫修佛的文化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当时的中国人也相信一些神仙鬼怪之事,外来佛家思想一進来,中国人很就容易接受了。因为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一些恶的表现都是后天形成的。

当时龙门石窟的造像呢,因为经验和技术有限吧,所开凿出来的像,“人”的元素很多,而且不成熟。虽然很多工匠在造的时候,能受到佛的点化,告诉他们怎么造和佛的形像是怎样的。但即便是这样,当真的开凿的时候,“人”的元素掺杂里面会很多。

他们师徒在这里观察了好一阵子,对一些石窟开凿的经验作了很多总结。后来正巧一家正在开凿的石窟的工匠在开凿的过程中受伤,无法再继续开凿了。捐钱者就找到他们师徒,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的参与其中了。

因为先前的那个工匠开凿佛像只是把头部开凿出来了,颈以下都未完工。那个工匠把大体图样画在布上给他们留下了。但他们师徒二人也先后梦到佛的样子,都与那位工匠留下的图样不同。这下子可让他们为难了。按照工匠留下的图样开凿,又怕没什么依据,按照他们梦到的样子凿,又怕捐钱者不高兴。左右为难。

后来他在开凿过程中不小心受一点轻伤,回去休息。在梦中,他梦到了三千大佛,那真是:

三千大佛同时显
光芒万千霞光绽
无边威严法像异
各展神通天地绚!

他细细观瞧,还真有那个受伤石匠所画的佛陀的样子。只是姿态更丰富,衣着更轻盈。(即便是这样,佛陀其实也是根据一个人的境界与层次,甚至符合人的观念和社会状态展现,而不是展现其所在层次的根本真相与形态)

醒来之后,他又休息了几日,就继续和师父开凿石窟。在开凿的过程中他对师父讲述了自己所做的梦,师徒二人也就不再坚持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开凿石窟造像了。

即便是按照原来石匠所画的图样开凿,这本身也已经带有这个时代、这民族的特点,显得清瘦。再加上他们师徒自己的因素,所以最后开凿出的佛像也就成了那个时代的产物。

不管怎样毕竟是他们用虔诚的心开凿的,佛像开凿出来之后,很有灵性,捐赠者也得到了很多福报。这样一来有更多的捐赠者雇佣他们师徒开凿石窟。

就这样他们二人在这里连续工作了十几年。他们在这期间都是用最虔诚的心来做这件事的,所以开凿出的佛像都很灵验。一次下大雨,他们想趁着机会休息一下,但怕下大雨对开凿的佛像不利,于是过来看看。这一看不打紧,但见这几尊佛像似乎在开会,说的很热闹。他师徒见状,赶紧跪在地上聆听着,只听一尊佛像对另外一尊佛像说:“我们在这里被他们师徒开凿出来,目地是留下几千年的修佛文化,让人们认识佛和佛法。等到将来真正的让人们回升的佛家大法洪传出来,我们也是有功德的。”“他们师徒二人,如果到时候不能得那种旷古难遇的正法实在是太可惜了。”另一尊佛像说。……

不一会儿天气转晴,一道彩虹正好出现在石窟的正上方,光彩夺目。此时的佛像们不再说话。他们师徒二人就像变傻了一般,愣在那里。过了好久,人家找他们回去吃饭,他们才回过神来。

作为一个生命谁不想超越生死,了却轮回,多少年来人们都在苦苦寻找,艰难追寻,因为开凿石窟而得佛陀如此开示,实乃生命之大幸也!从此他们师徒开始研究佛经并向高僧学习修佛之法,这些都为今朝得法做了很好的铺垫。

在今生他们先后得法,只是从前的“师父”没有坚持下来,而当年的“徒弟”却坚持了下来。虽然他今生的性格很慢,经常受同事和朋友的调侃,可是他骨子里却是很“真”的一个人。对朋友、对周围的人都很“真”。

正是:

三国群雄演至义
西晋统一胡乱起
东晋江南衣冠渡
造像结缘北朝起!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