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千载法缘之一上古圣缘

文/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6月27日】

题记:因《艰辛寻法》系列是从地理和阶层(包括行业)写历史轮回,本系列就从时间、朝代顺序来写。让我们一起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正法修炼机缘,在正法的最后时刻真正的精進。这两个系列互成经纬,显得全面与完整。

本系列肯定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指正。为此先谢谢大家。

记得我多年以前去被称为“盘古开天之地”的盘古殿,望着清代建造的盘古的塑像就在想:盘古神(或者叫盘古大帝)为了让宇宙中的不够好的生命能有一个回去的机会,而被上边的神派到这个低层次之中,开天辟地,耗尽了一切。在地球上历经多次神创造的文明之后,终于在本次文明时期,他被这茬人类所认知。这在人中是多么的漫长与艰辛的岁月呀!

从人间的文化遗留来看,盘古传说在本次文明时期最早流传于西南少数民族,等到后来才被汉族所用。而西南少数民族保留了最原始的一些文化内涵。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对此有讲法:“我可以告诉你,中国西南的少数民族为什么那么多,而且和中国近代五千年的文化好象也有隔绝,其实这些人是五千年文明以前留下来的人种。”(《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从盘古开天辟地之后,随着神派下的伏羲、女娲氏、有巢氏、燧人氏、神农氏直到炎黄五帝这个时期,时间很漫长,但神的智慧一点点的通过分子构成的人间事物(包括人与动植物等等)而浸润到表面上来,让人对外界自然有了认识。同时也让山川河流也有了其文化内涵。進入文明时期之后,文化内涵更加丰厚了。

因为一切都是宇宙大法所造就的,那么在人间的一切安排同样都为将来在今朝人们能认识法做铺垫的。包括地上的山川河流以及动植物群落的布局与安排。

概括的说了这么多,我们就说说在这漫长岁月中的几段故事。

在我们一般人的想象中(中华)上古神话中的诸神,几乎都在现在的中国大陆的西南或者西北一带。其实不然。因为这个时间跨度相当的大,长达上百万年甚至更长,地球板块在这期间也是多次变动。因为他们流传下来的事迹都是片段甚至被后人改动过的,与实际情况相差很大。

在盘古开天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地上虽然有了山川河流与一些植被与动物,但还不是很丰富。因为要在这里传宇宙大法,一个宇宙中的神的智慧可不够,更何况有那么多的神都想参与其中,为的是在今朝被救度。那他们就自然的在地球创世时期将自己的特点与智慧留在分子构成的这个世界中。

其中有一个神觉得以上似乎还不够,就亲自下来看看这里的环境。因为当时造人的时机未到,人间还不适合人类生存。他虽然也得披个分子构成的“外衣”来,可是他毕竟有自己的办法在这里生存。具体不能详述。

因为在宇宙中神的智慧也是有限的,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当他来到人间一看这里的很多因素都是不同神弄来的。他能够通过某一事物看到其来源或者某位神所安排的,这让他大开眼界。真的想不到在人间能够有那么多的神参与“规划”、“设计”与“安排”(当然这都是现在的词汇,为的是形象的表达出神的所为),这也让他看到了这里的一切安排都是极其特殊的。他在想:都说将来在这里要传这个宇宙的法。那我经过多少次在那个层次的劫难循环,用神的时间来说都是无比的漫长,也不知道宇宙大法是啥样的。那我来到这里看到这些,似乎多多“关注”这里就会有希望看到自创世以来都没有见过的宇宙大法洪传的壮观场面。

后来当他走过一座高山之上,觉得这座高山与之很有缘,就驻留在这里。时间一长,因为表面上被分子构成的因素浸润的过多,就成了一个巨石。他的元神同时也希望在这里守望着大法洪传人间的那一刻。其心其意天地为之感叹!

后来过了很久的岁月,在此山中的修道人修行开悟,能量发生震动,将这块巨石震碎。他的元神离开巨石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说:我就想在这里见证宇宙大法洪传的那一幕。此时宇宙中的主佛带着万道霞光展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他有此诚心可以在将来宇宙大法洪传之时当主佛在人间的弟子,直接跟随主佛修炼,回升。当然如果不想等那么长时间,可以暂时做低层空间的护法,保护着那些来到人间的神,让他们在寻法、与法结缘的时候不受干扰与不被观念所左右。说白了就是用他的能力把将来要得法的生命用法缘牵的牢靠一点。

他当时虽然选择了后者,但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主佛念在他对法那份诚意之上,让其在今朝当成一位大法弟子,在宇宙大法中修炼、回升。

时至今日,他对法的那份心意依旧在神仙界中传颂着。

刚才提到的那位修道人,其实也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来到人间的,因为当时还没有造就人这一层次的生命,他来到这里就是想用自己的亲身实践给神仙以证明这里是可以修行、并开悟的。让更多的神更加有信心来到这里、或者参与这里的事情,为的是更好的为宇宙大法在这里洪传而铺路。

来到这里就得抛下神的光环与能力,虽然当时在没有人这层的生命之时要求不是那么严格,但在地上与神仙界的情况是无法相比的,这里的环境很恶劣、一切都很粗糙,很表面化。就如同长期生活在江南水乡中的人一下子落到了沙漠深处一般,环境迥然不同,神来也得去适应。他抱着为宇宙大法在人间洪传而铺路的决心和信心来到这里,在那座山中修炼,经过漫长的岁月和磨炼,终于成功。因为能量的冲击而把另外那位神身体化成的巨石震碎。其实这也是这两位神在人间结缘的一种方式。更是让更高层的神看看下到人间来的一些表现,哪些可以留下来,哪些不能留下来,留下一种参照与经验等。

这个时期各种神来的也很多,大多数都是抱着正念而来的,因为他们心念非常的正而诚,最终都得法了,有的甚至直接被正法同化过去,获得了永恒。当然也有来干扰与破坏的。

我们再来说说女娲造人之后的情况。因为在人间有人和无人这是两大阶段。当地上真的有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的人之后,就意味着为宇宙大法在人间铺路正式走上了轨道,前边都是环境的铺垫。这才开始進入文化、人文上的铺垫,这属于核心铺垫了。

因为毕竟刚开始做人文上的铺垫,分子这层“衣服”还没有什么内涵,对外界认知的很少,自我防护力也很弱。当时人类的生存是相当难的。

这个时期也来了很多神,因为他们是安排给人奠定一些文化基础、教给人生存能力的,所以他们虽然有人身,却会有一定的神迹。如有巢氏、燧人氏,神农氏等,这是人们能知道的。其实还有很多神帮助、引领人们走过那段黑暗岁月。只是由于人认知的局限和不想冲淡有文字之后的文化奠定等各种原因,而没有流传下来,这也是神有意安排的。

我们现在都觉得小孩出生之后就会吃奶,这是生命与生俱来的本能。其实这是分子这层“外衣”(身体)有了这样的内涵所致,这是历史奠定的结果。而在刚开始造人的初期,因为分子这层外衣没有这些内涵,所以什么都需要神去安排,去教导。反过来说,神来到人间用人身做了此事,也同样是其修行的一部份,同时也算是为将来宇宙大法洪传奠定了基础,也是大功一件。

因为不同的时期与地域都有不同的神造就不同的人,当时各地区比较封闭,人们流动性不是很大,对生存技能掌握的也各有千秋。其中有一个地区上面派下一个神来教人们把石块打磨成各种工具,用来狩猎和切割食物。

在当今人们看上去非常简单与粗糙的方式,在上古时期,却是非常的费心费力的事情。因为他们是从一点文化奠定没有而发展起来的。因为很多人掌握不好要领总是把手和身体(包括内脏)弄伤。此时外界环境还是比较恶劣,死人的情况屡见不鲜。有的甚至一个族群被猛兽吃了,或者一个群体因疾病而死,这些事情太常见了。此时的人没有那么丰富的感情,很冷漠。后来随着神的不断教导人们为了生存习惯于群居生活,各种感情因素也逐渐的丰富起来。

这位上天派下来的神,虽然明白很多事情,可是毕竟他还有这个人身,很多时候也会受伤,只不过他与他人相比不容易那么死掉罢了。

一次山洞外面下大雨,上古时期的大雨,怎么说哪,比现在天气预报所说的豪雨要大的很多。有两个人回来晚一些,在山洞口被雨水冲走。他当时仰天长叹:上天如此对待世人真的是太残酷了!随着一阵阵的霹雷与飓风,原本坚固的山洞,如同垒卵倾覆在朝夕之间。他双膝跪地祈求上苍,请上苍开恩,为将来多留下一些人种。

不一会儿,风雨逐渐的平息,天上出现一道彩虹,人们都争相出来观看。只听得不远处似乎有小孩的啼哭之声。人们跑过去一看,看到不知从哪里来的几十个小孩在那里啼哭。人们争相抱回去抚养。此时他明白了,上天自有好生之德,神的法力是无边的。

后来因为这个族群染上疾病,大多数人毫无征兆的在一夜之间都死了,只有两三个人还没有死,他想尽办法也无济于事。于是又开始向上苍恳求,希望人们能早日康复。结果这下子死去的人不但没有活过来,没死的人也都死了。

他心里很难过,但在此时他心底没有任何埋怨上天不开面儿,而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而自责。他就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后来他走到一处很远很远的地方想静静的呆一段时间。有一次他在这里看到一群飞鸟,觉得很好,就找来食物放在那里,结果这群飞鸟就经常在那里盘旋,不走了。其中有一只领头的,脑门上有一撮红色的羽毛。有一次当他再一次出去回来的时候,没看到一只鸟,正在狐疑的时候,却发现一群半大孩子(少年)在那里玩耍。这群孩子里边有一个孩子脑门上有个红色的印记。

此时他面对外面双膝跪地,感谢上苍的再造人类之德。此时主佛带着无比威严的神采从天而降,那阵式是他哪怕作为原本那一层次的神所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主佛对他说了一些肯定与鼓励的话,最后希望说如果他希望将来在宇宙大法洪传人间之时,愿意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可以给他机会。他很高兴,他回头看看身旁的人,对主佛说,他们能否也能有机会?主佛微笑着说,将来得宇宙大法者必须有人身,至于说人身中的元神是谁,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说完主佛在众神的护卫下腾空而去。

他目送主佛和众神离去,久久回不过神来,此时他的记忆打开很多。但能力因为人间的特殊性,无法过多的发挥,而且与此时的人也无法过多的沟通。他只能把这一切都深深的埋刻在心底。他明白一旦主佛说了,那就会成为事实,这是最为神圣的珍贵圣缘,是连各层诸神都渴望的圣缘。

后来他在奠定本次文化的历程中也经过很多磨难,但无论经过什么,这份铭刻在心底的记忆让其永远坚守着那份期盼与等待。等待着宇宙大法洪传之时,能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今生他出生不久就得病,病来的很奇怪,经常一病不起,但过几日又好了,反反复复。弄得家人很头痛。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看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现名《法轮功》)封面上师父照片的时候,他顿时想起来从前的事情,和今生为何总是有莫名其妙的病,一切都是为了得法而有意安排的。得法之后,他非常的努力精進着。这些就不细说了。

在炎黄五帝时期,这个阶段是中华文明史的重要阶段,这个时期中华文明有了质的飞跃:有了文字,有衣服穿,会建筑简单房屋,能够有辨别方向的方式与能力。更难得的是,被称为中华文明的“人文初祖”的轩辕黄帝留下了人通过修炼可以达到返本归真的修炼文化。同时一些神仙以人身来直接教化人们如何通过修炼而达到回升的境界。

此时连人们构筑城池也会得到上天的点化,据传尧帝建平遥古城,是通过一只乌龟而得到的启示。

当今有的人容易把神农氏和炎帝混为一谈,其实尝百草的神农和炎帝根本不是一个人。(《史记》上有“神农氏世衰”字样)炎帝属于神农氏族系中的最后部落联盟首领。尝百草的神农是神农族系的始祖。混为一谈是文化断层造成的。

如果我们走入西南少数民族,就会发现他们有的民族供奉的祖先竟然是蚩尤。而在我们中原民族的印象中,蚩尤是一个反面人物。怎么能成为西南民族供奉的祖先呢?!其实这就是我们自己认识的局限。

前面提到西南民族的历史来源,那么在我们本次文明的初始时期,也可以说是他们文明的末期,这个时期他们的文化中肯定会有些变异与不好的。那么当新的文明发展起来的时候,原本的文明自然不会甘愿退出主戏台,就会产生文明之间在“意识形态”中的对立,从而用战争的方式来解决。从这个角度而言,炎帝和黄帝之间两个部落联盟的征战是在一个大意识形态内部的征战,而与蚩尤的征战却是新旧意识形态文明之间的征战。表面上是人在打仗,其背后有很多的众神参与。(这方面《上古神话演义》中有着很生动的描述,纵然不完全是真实的,但也可以从中反映出一些当时的情形来。因为作者也是根据一些历史上的记载而发挥整理的。而且原本成书在民国时期。)

因原有旧文明与本次文明的初始时期相比力量还是很大,就通过征战,让神给本次文明开创的文化得以快速的传播开来。所以炎黄两个部落联盟通过征战之后合并,后来打败蚩尤之后,合并了大半蚩尤原有的部落。还有一些遗留,在今朝作为历史记载与见证。

因为本次文明的开化初始始于炎黄,加之后来他们的后代遍布四方,再后来的人自然也就把自己叫做“炎黄子孙”了。这也是神有意给今天的人安排的文化传承之一。

当我们一提到自己是炎黄子孙的时候,无形中就会想起炎帝家族祖上神农氏为人能认识百草而亲自品尝,最终为了人类而献身的故事,同时展现神的慈悲与无私;黄帝造福于人间之后在黄山驾龙飞升的故事。这方面我个人觉得这是神让我们生活在中土的人们千百年来铭记着自己是“炎黄子孙”的根本意义所在。因为只有铭记着这些,今朝当宇宙大法在人间洪传之时,法缘再度接上的时候,才能彻底点亮我们心底那份期盼与祈望。

起承转合,当年主佛以黄帝的身份亲临中土开创了中华文明,今朝主佛以普通人的形像将宇宙大法在人间洪传,这是何等的慈悲!其中的艰辛与坎坷又有谁能真正懂得呢?!

很多时候当我看到历史上的一幕幕师父所受的苦,忍不住的流泪,有时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哭着问师父,为什么要为众生那般承受?师父总是微笑着说,一切只是为了让你们到得法的时候容易一些……

今朝我们如果不好好修,真的对不起师父为我们的承受与付出!!!详细的不能写,请大家原谅。

在这个时期,原本安排西南民族文明的一位神,他原本是想保护自己的旧的文明成果而下世,开始在蚩尤军团里面。后来他发现自己的文明成果到这个时期有很多弊端甚至魔性的东西。而当他看到炎黄军团,特别是看到黄帝和他身边的人,那份纯净是他所没有的。于是他带人投靠了炎黄军团。

当黄帝在黄山飞升之后,他参加了把黄帝飞升之后所留下遗物葬在乔山的历史性活动,让后来的炎黄子孙能有个纪念寻根之地。因为只有文字或者文化上的遗留还不够,必须有对应的实物,才能让这份文化长久的影响着后世的子孙。

参加完了之后,他自己就隐居一座高山中修行,在修行过程中他多次看到过黄帝过来看他,点化他。并对他说了开创本次文明的根本意义。他闻听真的如同被灌顶了一般,一下子对很多事情都明白了。

后来他也接触到几位修炼有很高成就的修道人,对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大家更期待能在今朝真正的得法,随着主佛回归。

在后来的轮回中,主佛多次化作不同的身份找到过他们,点醒他们。以致今朝他们才能在人中真正的得法修炼。有的时候和他们聊起得法的不容易,大家都很感慨。纵然今朝有的人在人中有着诸多不如意,但大家都明白能在这里得法,作为一个生命而言就是最大的幸运!

这正是:
千载法缘聚今朝
得法修心红尘笑
万般苦难志不移
紧随师尊上九霄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