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千载法缘之三诸子寻真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18日】

自从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而导致失信,最后被灭国,以及平王东迁,东周开始之后,礼乐方面呈现着更加败坏,这也是为春秋时期诸子百家的出现铺垫了一个文化基础和氛围。

在国家上尚且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说法,在文化思想领域也是,都会出现一定的思想混乱时期和思想相对统一或者和平共处的时期。

最近我看了几本大陆版关于中国古代史的著作,这些都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几位历史学家都把孔子标榜成无神论者。在这个前提下述其事迹。

他们抓住孔子曾说过的:“子不语怪力乱神”,但他们故意忽略孔子一生致力于复兴周礼和拜老子为师的事实。按常理,孔子算是老子的半个弟子,而且对老子十分的尊崇,我们就绝不应该把孔子作为无神论者而对待。只是中共御用文人硬是把无神论的枷锁扣在孔子身上,利用其继续愚弄百姓罢了。其实孔子在其言行中,侧重于人间本身的道德规范。这是孔子来人间的使命。

说到中共利用孔子,更为可笑的是当年林彪与中共分道扬镳摔死在蒙古之后,只因在毛家湾搜出一本和孔子有关的书,就开始了全国范围的“批林批孔”的政治运动。从常理说,就算林彪真的是罪犯,可是罪犯看过什么,难道就应该对作者進行批判吗?而且作者还是几千年前的。林彪还在天安门城楼上拿过毛语录,怎么不因此而全国批毛泽东呢?也就是说中共党文化的逻辑是非常的荒唐与可笑的。中共当年发动批林批孔运动,只不过是借着林彪的借口,進一步破坏传统文化而已。

因为孔子一生就是来完善人间的理的,所以一生中所说的都是教人怎么做人、处事与治国的。而老子所说的一切表面上很多也是做人、治国等,可是他的理论不止于此,有的悟性好的可以利用来更好的修行。

这一时期包括后来的秦汉(西汉)时期一些思想家、历史名将的纷纷出现,为中华文明奠定了文化基础、制度基础、思想基础和国家基础等等,同时完成从分封的封土建国制度向家天下的郡县制的根本转变。

检索维基百科中能查到:根据记载,汉哀帝元寿元年(前2年)博士弟子景卢出使大月氏,其王使人口授《浮屠经》。到了东汉永平十年(67年),汉明帝派人去西域,迎来两位高僧,并且带来了许多佛像和佛经,用白马驼回首都雒阳(洛阳),皇帝命人修建房屋供其居住,翻译佛经。也就是现在的白马寺。

说到白马寺,我2011年去洛阳的时候,到过这里,但没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看看。外面已经变成商铺,向游人兜售着各种纪念品。在那里我看到一个人穿着僧袍,从寺里出来,骑上自行车出去办事。总感觉很别扭。

我不進白马寺的原因很简单,当年的白马寺中的古迹早已在文革时期被破坏,承传了近两千年的古迹,轻易就被毁了,而且毁的如此彻底。可见中共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恨有多深!后来里面即便是修的再好,都是为了旅游赚钱而弄的。这样的寺院進去看没什么意义。

对于这个时代,我选择三个人作为这个时期的代表,写写他们的寻法故事。

(一)

在东周时期,随着王室的力量進一步衰弱,先后出现春秋五霸和七雄争强的局面。

在这个时期,在江南的吴越的地方有一个人从小就受到高人的指点,不但学问很大,而且对兵法也很精通,但就是愿意归隐山林。一些诸侯国的王再三邀请,可是人家就是不出山。后来去终南山隐居。

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位上古时期很有名的道长,那位道长给他讲述了上古时期轩辕黄帝在黄山驾龙飞升的事迹和周穆王以及西王母的事情。因为他的悟性的确很好,他就更加向往修练,于是拜老道长为师,这一修就是二十年。临别时,道长说:“我所教的这些都是皮毛,都是铺垫,要想得到真正的回升之法,那得你自己去寻找。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位具有更高道行(法力)真正洪传宇宙大法的觉者而作铺垫的。”他着急的问:“请您再明示一二。”“那位传大道(大法)的人所处的时代人们所乘坐的车也是四个轱辘,但不用马或者牛拉着,自己能走。在家里通过一个四方盒子就能知道各地发生的事情。那位传道者手里拿着一个圆东西,里面图案之一是太极图。”道长说。他说:“那我还要等多少年?”道长从怀里拿出一面八卦镜,口念咒语,在镜中显露出一朝一代的兴衰,就像翻书页一样,最后看到街上人头攒动,人们有的驾着(骑着)两轱辘的铁质车子,有的驾着四轱辘车子甚至多轱辘车子。还有很多人在一片绿地边上一起炼一种功法。道长说:“只能告诉你这些,余下的你要自己去寻找。记住:只要诚心去找,肯定能找到。而且你我今生师徒的缘份已经尽了,所以我也不能再继续教你了。要记住的是:一定要努力精進,再苦再难也不要放弃寻找大道(大法)的希望。”

道人走后,他又在终南山呆了十几年。后来因为在这里时间长了,一些人能找到他打扰他修炼,无奈中他走入华山,在非常隐秘的山洞里又苦修了三十年。此时他已经看上去很老了。一日他想我该出去了,到这个世上转悠一下,看看对将来真正遇到那大道(大法)是否会有所帮助?于是他自己走出华山,走入世间。为了生活、行事方便,他找来两个童子为伴。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向人们讲述修炼和做人的道理,以及向人们打听将来圣人传大道的情况。

这样一些诸侯王听说之后,有的想召见他为己所用,可是每当这时他总是表现一病不起的样子。几次之后,诸侯王们也就作罢。

后来他来到辽东,当时的燕国所在地,在今天的朝阳凤凰山那里圆寂。圆寂的无声无息,没有留下半点痕迹与记载。

2011年我在辽宁朝阳凤凰山徘徊的时候,就在想这里原本是很多修行人的修行之地,而现今变成了旅游、消遣甚至是烧钱之所。可见末法时期群魔出动祸乱世间,危害之深,不可小觑。

他在以后的日子里,转生成皇帝、皇妃、武将、甚至乞丐等等,无论转生成什么,都未曾磨灭其寻法的决心。今生他生活的很不如意,加上多种疾病缠身,一度想死,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的一位亲属给他送来了《转法轮》,他看着师父的照片,望了望周围的景象(骑自行车、开轿车的人流)想起了从前寻法的艰辛和不易。从而成为一名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二)

秦朝始皇帝开创了几千年的帝制,改分封为郡县,大大加强了中央集权统治。奠定地理意义上的中国,统一货币和度量衡等等,为了快速的普及神传文化铺平了道路。

神传文化,大体上分两个方面,神亲自传给人和人继承神的文化。上古时期,很多神直接用人身显神迹传给人文化,后来自秦朝以后人受神点化、派遣或者在原来神直接传给人的文化基础上加以改進的现象就多了起来。显神迹传给人的文化也有,但不是很多,如八仙等,那是直接奠定修炼文化。

在大秦王朝时期,容易让人们忽略的一个现象,就是秦始皇相信方士吃长生不老药能延年益寿,于是有了徐福带着众多的童男童女从青岛的琅琊台出海,最后在日本落地生根。最后与当地土著融合形成大和民族的事情。

现今当人们提起此事,都会当成一种反面例子而引用。觉得秦始皇是被骗了和所谓的“长生不老药”是根本不存在的。其实我们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待这一切,就会有新的看法:人追求长生不老,这是人的本能,正因为有此追求,才能让人们寻找回到天上真正的家之路。在追求的过程中采用了各种外在的方法为的是能走捷径。如同当今印度有些人觉得能在恒河里死亡就可以上天堂一样。那都是不行的。一个人不提高人的道德品行,根本不能达到更高层的生命境界。无论是国王还是庶民,都得遵从这一法则。

说到琅琊台,那里有秦二世的题词,和中国最早的天文台(观星台)遗址。这个秦朝寻法的故事,我们就从琅琊台写起。

这位姑娘在秦朝时是琅琊台地方官的女儿,从小很傻,三岁的时候还不会叫爸妈,也不怎么哭闹,就是整日茫然望着窗外。一日这里来一个要饭的,说要带女娃去齐长城(现在青岛市黄岛区境内)看看。女娃的父亲一听,心想:这个乞丐不但穷,而且疯的不浅。带三岁女娃去齐长城,那不是闹笑话吗?想到此处,当即拒绝了乞丐的要求。乞丐笑着说:“三日之后我还会来。”女娃的父亲也没多想什么。到了当日的晚上女娃突然高烧不退,一直烧到第二日。期间请了很多当地有名的郎中抓了好几付药也不见好,最后女娃“死”了。她的父母自然很伤心。后来别人在一旁劝,孩子很傻,早死比晚死能少遭一些罪。他父母的心才稍微宽慰了一些。

第三日,乞丐来了,闻听女娃“死”了,这个哭呀,简直哭的昏天黑地,远比女娃的父母苦的还伤心数倍。女娃的父亲此时非但没有觉得很感动,反而觉得这个乞丐真是太不正常了。哭罢多时,乞丐顺手打开棺材板,把女娃的“尸体”抱出来,抱着“尸体”依旧是哇哇大哭不止,眼泪和鼻涕都弄女娃一脸。女娃的父亲实在看不下去了,叫人把乞丐拖了出去。又命人把女娃妆奁放回棺椁里。在放的过程中,家人发现原本女娃僵硬的身体,变软了,再看女娃的脸恢复了红润。于是马上报告给女娃的父亲。女娃的父亲一看马上叫来郎中,郎中一号脉发现脉搏由弱变强。一摸孩子的鼻息,也是一点点的增强。此时乞丐又出现了,说:“孩子是上天派下来的,我说带她到齐长城去,是为了让她找寻一点过去的记忆。你们偏偏不同意,那孩子只好‘死’过一回了。(意思就是本来女娃不该有此难,可是因为家人的不配合,只能将此难降临在孩子身上,孩子以后才会好。)”女娃的父亲闻听此言,觉得这个乞丐不是一般的人,而且也算是乞丐救了女娃,于是开明的说道:“如果孩子活了,那你就带走吧,只要孩子好好的,我们当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不一会儿孩子就苏醒过来了,见到她父母依旧很茫然,可是见到乞丐却主动伸出两只小手求抱抱。小嘴还乐呢!她父母一见觉得其中肯定有很多的因缘,也就任由乞丐把女娃抱走。

乞丐带着女娃到了齐长城,乞丐给女娃讲述女娃前生在齐国与之相遇的因缘故事。女娃虽小但听着乞丐说的事情似乎能够听的懂,不哭不闹,还一直在笑。以致多年后别人再提起齐国那段因缘,她似乎还有记忆。

后来乞丐把女娃交给一位可以在水上施展轻功的女师父。并说:“此女娃根基非常的深厚,你一定要好好栽培。待她将来遇到那位读书之人的时候我再来撮合他们。”

女娃自从跟随师父学功夫,原来的傻样一扫而光,变得极其的聪明伶俐,因为根基很好,对师父所说的事情领悟的很快,而且因为她心地十分的善良,所以很多事情对她而言应付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有一次,她师父带着她在胶州湾的海面上练习轻功,此时正巧黄海龙王宴请一些别的龙王和海神。当时真可以算作诸神的聚会。大家看她们师徒二人在海面上踏浪而“舞”。众(海)神也一时兴起,纷纷涌出海面,展现他们自己的神通。有很多神故意变成各种阶层与职业的人的模样。女娃师徒起初一惊,细细观瞧,笑出了声。只见有的海神变成一位老者的模样,颤巍巍的走在海面上,更有意思的是他竟然拄着一只龙头拐杖。有的变做小孩的模样,梳两个抓髻,在海面上翻着筋斗。有的化作美女或者美妇人,坐在漂亮的笸箩或者荷叶上,有的弹着琵琶,有的吹着萧,有的更是化作一个葫芦,在海中尽情的玩…….

女娃师徒正看着,突然从远处飘来一把鹅毛羽扇,随着羽扇而显露出一位俊朗的年轻人。年轻人望着这些海神,笑着说:“待将来你们要和我一起演绎一段忠义故事,以备再将来真正能得正法,到时候,如果你们真的能够做好,无边广宇中的江海任你们遨游! ”说罢,飘到女娃师徒面前叮嘱:“今后她(指女娃)会遇到一些魔难,你要好生看护,无论再苦,也要保持善良,等到末劫之时正法的传出。我还找龙王有事。”说完年轻人用羽扇分水入海,找龙王办事去了。

女娃师徒和众海神从来没有见到如此情景,都很感动。女娃的师父对众海神说:“既然上神有如此点化,那我们今朝也算是结下深厚的缘份,待将来了却忠义事情之时再相聚;待再将来,等正法洪传人间之时我们一定要互相叮嘱,一起走好。”……

在以后的日子里,女娃真的像那位俊朗的年轻人说的那样,魔难不少。开始是满脸起水泡,原本俊俏的小脸上都是水泡,那别提多难看了。女娃心情一度很不好,后来她师父总是开导她,带着她寻遍名山去医治。后来一位隐士告诉她用黄山天都峰峰顶附近的泉水可以医好。

她们赶紧去到那里。到了天都峰下,才知道这座山峰可以算作绝壁,根本就无路可走。但这些根本难不住师徒二人,她们运用水上漂的功夫,也是天公作美,当时天都峰云气飘渺,非常的浓,她们很容易的踏云揽气而上,到了那里,把脸上的水泡都洗干净了。洗完之后,只听一个声音说:“我是管理黄山之神,你们来到这里,就是缘份,将来你们得到正法,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女娃调皮的说:“那到时候我们还得驾着云气上来。”那个声音说:“不用,到时候我当你的学生,你别忘了与我这段缘。”“绝不会忘记!”

她们离开黄山开始了云游四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女娃长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她的师父知道她还有一段尘缘未了,想为她找一个好的后生还真不容易。

有一次她们一起来到了南海,在一个小岛上,因为连日的大雨把她们困在那里了,原有的房子都被大风掀翻,她们无处可去,只好在一个岩洞里避雨。过了两日天晴了,她们也想出来晒晒太阳,看看天气。结果一出洞口,看到乞丐迎面而来。还带着一个十分丑陋的男子,这男子丑的,怎么说呢,用“歪瓜劣枣”形容,都是在夸他了。

看到乞丐,女娃的师父赶紧走上前去问候,问问对方这十几年是如何过来的。对方也说说自己的经历。最后说,我不是说过要撮合女娃和他之间的姻缘嘛!女娃闻听心中不是很高兴,小脸蛋马上阴沉下来。乞丐见她不是很高兴,就说:“那你们去自己聊吧。”叫上女娃的师父出外蹓跶去了。洞里只剩下女娃和丑男。女娃这么多年见过很多神,也见过很多人,心里觉得有些自命不凡。于是对丑男说:“你读过书吗?你见过“海神”吗?对方说:“书,我读了十五年,我读过的书(竹简)摞起来足有两人高;我去过南海的一些海神的宫殿,在他们的宫殿中住过几日。”女娃一见觉得对方在吹嘘,就说:“读书多少我就不检验你了,可那些海神,见你这般模样,早就吓跑了,怎么还能容你小住几日呢?”这话就有点不好听了。丑男淡淡的说:“在没有人心的神面前我是很俊俏的,在有人心的人面前我就是很丑的。”话里也带着刺儿,女娃心里虽然受到一定的触动,但还是将信将疑。丑男见她不是完全相信,就带她出洞口,到海边,念动咒语,不一会儿,一座精致的宫殿从海中显现出来,丑男说:“我们过去看看吧。”没等女娃反应过来,她们已经一起進入宫殿,但见此殿不是用人间的堂皇与华丽来形容的。用“仙韵十足”,“玲珑万千”,等此来形容还有点那样的意思。

里面的每一样东西,必须达到没有任何人心的情况下,才能拿动,才能使用,才能体会其特有的玄妙之处。

此时女娃和丑男向海神施礼之后,女娃就把从前在胶州湾所见到的海神出海面显神迹的事情和后来遇到羽扇俊朗青年说的话都叙述了一遍。那位海神说:“后来我也听他们说过此事。也正因为此事,我想见见你和你的师父。”此时女娃的师父和乞丐也来到了大殿之中,大家在一起畅叙,很痛快。不知不觉之间,女娃的人心逐渐的去净了,特别是关于美丑之类的人心去的特别的干净。再看丑男,此时一下子变得非常的帅气了。(其实所谓的“丑男”本来就不丑,只是变做“丑”的样子,为的是试探和点化女娃。)

离开海神殿之后,大家一起回到大陆,女娃的师父和乞丐陪着她们走了一段时间,后来叮嘱丑男,一定要让女娃有信心,无论出现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绝对不能让她失去寻法的信心。

后来他们夫妻二人回琅琊台看望父母,女娃的父母一见喜出望外自不必说,她也动了很多人心。结果来到这里过了十来天的时候,女娃的身体浑身疼痛,无法抑制的痛,找来无数郎中就是查不出缘由。急得女娃的父亲一直说找那个老乞丐,可是乞丐却一直没有出现!面对这种情况,丑男依旧不离不弃,好好照顾着她。看到她如此痛苦帮不上忙,这种难过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后来当女娃实在疼的不行的时候,女娃让他背着她到她小的时候曾经去过的一口井旁边看看。(其实她是想一死了之)不明究理的他就背着女娃到了那口井旁边,女娃趁他一个没注意,就跳落井中。他一伸手,可是没有抓住。只好叫人找来绳子,想把女娃救上来。可是女娃却没有了动静。他悔恨至极,也一下子跳入这个井里面。因为这里面很黑,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这里是没脖子深的淤泥,一摸女娃也在里面,于是他赶紧将女娃的头掉转过来,拴上绳子,让人将女娃先救出去,他随后也出了井口。

回到院子里,家人分别把他们洗净,送屋里休息。过了三日,女娃醒过来,病痛也全好了。以后的日子还算美满,他们经常一起出游,但有了这次经验之后,女娃对红尘中的事情也不再动心了。这样很多事情就会处理的更得当,更圆满。

在那一生结束之后,女娃在以后的转世之中,也经历很多的魔难,被毒杀,被酷刑折磨,被流放,但无论怎样在其他神的看护下从来没有忘却过寻找将要在末劫时期洪传的宇宙大法。在后面的三国时代,诸葛武侯羽扇纶巾风华绝代,她与当年的海神们换上不同的“衣装”,演绎了这部精彩的忠义大戏。

今朝女娃在山东得法,她从事着教育工作,里面的学生当然就有当年的山神。

(三)

东汉时期(这里不包括三国时期)这段时期,是佛法初传中土的时期,中原民族与北方匈奴和西域地区民族之间的融合力度逐渐加大,国内造纸术的发明,让文化的传播更加便利。至于说外戚与宦官干政,那是属于历史大戏中的反面角色与安排而已。

这个故事就从东汉初年写起。

她是一位开国将军的后代,虽然家境很好,锦衣玉食,但她从小就不喜欢这些,她很喜欢清净,喜欢一个人默默的看书(也称的上是饱读诗书),赏月;因为属于武将之后,会骑马和武艺也很好。长大之后,家人把她嫁给另外一位开国将军的后人,也是一员武将。可是她却在成亲的前几天逃走,家人无奈只好说她得疾病死亡,遮掩过去。

她从家里逃出之后,直奔匈奴边境,因为她虽然是女儿家,但自小听大人们说匈奴地界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她十分的好奇,虽然当时去那里很凶险,但她还是去了。

到了边境,她也顺利的進入匈奴境内。在这里她乔装成匈奴人,四处打听那些神奇的所在。在茫茫的高山与草原中留下了她的足迹。当她骑马到杭爱山的时候,不知怎地,马径直的走入深山,迷了路,她又饥又渴,把马拴在树上,她躺在地上休息。此时的天空下起大雨,她双手捧着雨水尽情的喝个够。

此时她想到自己一路风尘,就想今生等得到什么奇遇,甚至能找到一个可以了却生死的法子。结果走了这么远却什么也没有遇到,还遭了这么多的罪。想到此处悲从心中来。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正在这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说:“是谁在外面哭,打扰我的清梦?”她一听心里一震,擦擦眼泪四下张望,不一会儿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人从山后面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抻着懒腰,嘴里还不断的唠叨着:“一个好端端的梦白瞎了…….”

此时的她见有人出来,也忘了饥渴,起身迎着老人走上前去,深施一礼:“老人家请问您知道哪有关于神仙的事情或者能了却生死的法子吗?”“这个嘛,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有的人可以从这里到洛阳,一天的光景就能到。”“那个人在哪里?我要去拜访。”“据说去了阿尔泰地区。”她骑上马马上就要去找。老者说:“你先别急着去找,你先在这里小住几日,过几日,我的一些朋友会过来聚会,也许到时候他们能回答你的一些问题。”

她想想也对,于是跟随着老人走入后面的山洞住下了。到那里才发现,原本这位老人也有三个女儿,都和她岁数相仿。她们相处的很融洽。

大约过了十来天吧,老人的几位好友来访,他们有的是云游四海的侠客,有的是阴山的山神,有的却是中亚的买卖人,她望着他们觉得本来是属于不同群体的人,怎么能坐在一起呢?!正在狐疑,只见那位侠士抱拳拱手说:“我兄弟几人当年负师命下山,各找一份行当,当五十年之后再聚首,来看看我们是否都找到了可以解脱生死的法子?”老人说:“自从下山之后,一直寻找,可是都没有找到,于是隐居在这里,还成了家,有三个女儿。”那位山神说:“自从下山之后,我云游到阴山,看到那个山神被不好的妖精迷惑,干出一些坏事,我就将他的情况报告给天帝,结果天帝却让我做那里的山神。并说好生管理阴山,将来历史大戏将尽的时候必有大用。”“最后一句我不甚明白,好像天帝话里有话。”阴山山神补充道。

那位中亚的买卖人说:“我自下山走了这么多年,也接触到一些有点本事的人,问他们是否知道可以解脱生死的方法,结果他们都说,将来似乎在人间会有一种方法传出,但具体怎么回事,他们也不是很清楚。”那位云游四海的侠士说:“我去过昆仑山,在昆仑山上,我听一位千年修道人说,在人间,将来会有很大变化,铁质的车到处跑的时候,也许就是真正解脱生死的大法传出之时。那时候的昆仑山也会有很大变化的。人来这里很少有求得真道的,来游玩的,坐着铁质车子的会很多。”她听了觉得此生似乎无法遇到了,但又一想不管怎样,将来还是有机会遇到的。正在此时,老者对其他人说:“我前些日做一梦,梦到我变成一个小孩子,被妈妈抱着,一起去参加一个班,在班上的老师感觉就是在讲可以解脱生死的法子。我刚想细听,结果被外面的哭声打断了。我出来发现那个来这里想找寻可以解脱生死法子的姑娘。当时我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中原人,根本不是匈奴人,走了这么远的路就想寻个可以解脱生死的法子,难得呀!”

闻听此话,其他人也对她投以敬佩的目光。后来大家都想收她为徒,她沉吟半晌后,婉言谢绝。因为她觉得在他们面前也知道不了太多的东西。她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又继续向北,最后在贝加尔湖畔定居下来,直至此生的终老。

后来在三国时期,她转生成魏国的大将,唐朝时成为郭子仪的媳妇,宋朝时成为有名的陶瓷工艺师,明朝成为著名画家,清朝成为一名书法家。今朝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又是以女身得法。虽然也算是经历很多苦难,但绵延千载的那份真愿未曾改变过。

这正是:
礼乐崩坏诸子现
追寻解脱千年前
历尽万难经万险
今朝得法永向前!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