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惨死山洞见真相 正法修炼破迷题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1月14日】

在二零一四年的夏天,当读到“辟谷”时,我看见了一个情景:我曾经是个修道人,在山洞里修行,后来死在洞中。以后,每当读到这一节时,我都断断续续的看到了不同的情节,还看到了天上的一些景象,看到道家的师父把一个我接走了,另一个我去转生了。

在历史上以往的修炼中,修的都是副元神。师尊在讲法中早已把这法理明明白白的讲给了我们。

师尊在《大圆满法》中说:“千万年来在常人中传出来的其它功法都是修副意识的,修炼者的肉体和主意识只起载体作用。圆满时副意识修上去了,他把功给带走了,修炼者的主意识和本体什么都没有,修炼一辈子前功尽弃。”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按佛教讲,他还得入六道。因为在他身体修出了一个大觉者来,他也是积了大德了,那怎么办?可能就是来世当个大官,发个大财。也只能这样,那不白修吗?”

我把我看到的修炼故事写出来,希望大家透过这个故事知晓以往修炼中的迷局,更希望同修看到这个故事后能更加精進。  。     

在那一世中,我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叫傅连生,从小苦读诗书,以求扬名天下。在15岁那年,一天午后,一位鹤发童颜的道长進了书房,看着我,说:“根骨不错。”我惊讶的看着他,奇怪他没有打开门,怎么就能破墙而入。道长说:“用心攻读,甚为辛苦,我有奇学,传授于你,可长生不老,避人间疾苦,逍遥自在。”我摇头说:“生命来之父母,岂可离弃父母,我当荣耀门庭,以报父母养育之恩。”道长笑了,说:“随我修行,得大自在,回来报父母,同理同理。”我一再摇头,道长说:“迂腐之理,灌的我徒儿耳聋眼瞎,收你为徒我定下来了,你反对也没有用了。”

道长上来架住我的胳膊,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就觉的自己晕晕乎乎的,好象腾云驾雾了一般,耳听的呼呼风声,眼睛却被风吹的睁不开了,过了一会,就觉的脚着地的感觉,我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洞府,甚为整洁,一眼看见地上有一个硕大的太极图,里面有东西在转,一种莫名的、奇异的力量吸引着我,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它看。道长说:“乖徒弟,好好看,我去办点事儿。”道长转身走了,我看了一会,觉的肚子饿了,看看石桌上有山果,就拿过来吃,渴了,就喝葫芦里的水,然后再看那个图,越看心里越清静,什么也不想,有时就觉的自己的脑袋里有东西在转,看困了,就睡在木床上,我就在洞中重复着这些事情,也不知过了多久。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父母,闹心异常,我想回家,就试着找洞口,转了一圈,没找到,心里焦躁,这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好好修行,不要想家。”我看看洞中,只有我一个人,那个声音从哪里来,好象是从我头上发出来的,我仰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觉的纳闷。我又在洞里找了一遍出口,还是没找到,我累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我看见了我,精神抖擞,脚下生风,往家里跑,到家门口,被拦住了,守门人说:“哪来的道童?不得進入。”我一看自己,穿着道童的衣服,我说:“我是公子。”门人笑了,说:“你看看,公子来了。”我一看,门里出来一个公子,和我长的一样,穿着我的锦绣衣裳,我愣住了,那个门人一推我,我摔个大跟头,倒在地上 。

这时我耳边就听到一个声音:“快醒醒,别睡了。”我一睁眼,看见道长,我抓住他的胳膊,说:“我要回家。”道长说:“刚才你不是回家了嘛,吃个闭门羹,还摔个大跟头,回家有什么好的?”我有些伤心,道长说:“你怎么这么痴迷,别人想拜我为师,我都不理他。我看你根基不错,才收下你。这样吧,我带来了你喜欢的饭菜,在桌子上,你都吃了,我让你回家。”我一听,很高兴,走到石桌前,饭菜丰盛,我拿起筷子,开始吃饭,進入嘴中的食物突然变的很难吃,我吃不下去了,停了下来,看着道长。

道长哈哈大笑,说:“你在洞中已经修行两个月了,你吃的山果、喝的水,达官显贵都吃不到,你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信,你和我出去,看看自己的能耐。”我半信半疑的跟着道长,出了山洞,道长指着二十米开外的大树,说:“你飞起来,把树上的果子摘下来。”我往上一起,发现自己轻飘飘的,我飞到树上,摘下果子,又飞了回来。道长又说:“那边有山泉,你把山泉水凭空引来。”道长告诉我怎样做,我按着他的说法,手对着远处的一股山泉,就看见那股山泉从远处飞来,形成一道水线,道长把一个葫芦拿出来,泉水進入葫芦里,让我纳闷的是葫芦装了很多的水。道长说:“可以了。”我手停了下来。道长把葫芦放在地上,又随手捡起几个小石头,用手捂着,转动两下,示意我用手接着,我伸出手来,接到的是几个鸡蛋,还热乎乎的,我非常惊讶。道长说:“这只是小能小术,不算什么,你拜我为师了,我传你大道,可位列仙班,得大自在。”

我想了想,跪在地上,说:“徒儿愿拜您为师,却惦记父母,请您开示。”道长一听,哈哈大笑,随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说:“自己看吧。”我看到圈里面有雾气,雾气散尽,出现了我的家,我看到我娶妻生子。后来,父亲娶了一个女子为妾,妾生了个儿子。十多年后,我生病,卧床不起,姨娘在我的饮食中下毒,我死了。姨娘又在母亲的饮食中下毒,母亲去世,姨娘成为女主人,我妻子被撵回娘家,姨娘虐待我儿子,我儿子得了肺痨死去。

景象一下没了,道长说:“这样的人生有趣吗?”我无语,道长把葫芦口朝下,抛在树枝上,说:“现在,葫芦里的水是热的,你沐浴后,拜我为师。”我洗了一个酣畅淋漓的热水澡,换上一身道家的衣服。

我叩拜道长,口称“师父”,师父扶起我,说:“今后的人生我已经重新给你安排了,且不可再动妄念。我用你佩戴的一块玉,演化了一个你,半年后会生病而死;你母亲欠姨娘一命,要还业债。”我谢过师父点化,随师父回洞中修行。

师父让我盘上腿,把我的手在身后绑上,腿也绑上。我说:“师父啊,不用绑。”师父一笑,说:“你好好炼功,我出去一会。”师父走了以后,我按照师父传授的心法炼功,一开始很舒服,渐渐的有些腿疼,越来越疼,想把腿拿下来,手却动不了,疼的浑身冒汗,骨头就象折了一样,我动来动去,离开了铺垫。我意识有些模糊,疼痛感却愈发真实,就象有刀子在割我的肉,然后又刮我的骨头,我疼的咬破嘴唇,忍受不住,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了师父的说话声,师父说:“怎么偷懒,不好好炼功?”我不敢说话。师父说:“得病,被灌毒药比这苦,悠游自在就想成神,怎么可能?”师父扶着我坐好,示意我张开嘴,师父把一粒丹药放在我嘴中,教我两句口诀,师父又走了。

我一阵轻松之后,疼痛又卷土重来,让我难以忍受,我怎么扭动,那个绳子也不开,我疼的又晕了过去。这样的事情出现几次之后,有一天,师父急眼了,师父拿起鞭子抽我,一边抽一边说:“你要受不了这些苦,就赶紧回家,哪有你这样的弟子,师父一走你就睡大觉。”我被打的血肉模糊,师父还是火气冲天,我生出愧疚之心,忍不住哭了,师父更生气了,师父把我的绑绳松开,说:“哭什么?我不要你了,你赶紧回去吧,娶娇妻美妾,即使被毒药药死,也不用天天吃这种苦……”

我流着泪跪到师父面前,说:“师父啊,我错了,即使你把我打死,我也不回去,请师父息怒!”我连连磕头,师父说:“你抬起头来。”我抬头仰望师父,师父看着我,说:“你出生在富贵之家,吃不了苦,还是回去吧。”师父把绑绳拿走,放在一边,灰心丧气的说:“我得散散心去,收个不如意的弟子,真要气死我了。”师父走了,我修道之心反而更坚定了,我拿来绑绳,又捡些石子,我把石子放在铺垫周围,盘上腿,用绳子绑上,发誓说:“请本部的神灵加持我,我一定不能昏过去。”

盘上腿之后,不一会,疼痛难忍,但是无论怎么疼,我都不动,忍过一阵之后,又轻松了,不一会,又疼的要命。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师兄在吗?我来了。”话音未落,一个手拿拂尘的道姑出现了。她看看我,说:“你就是我师兄收的弟子吧,挺好的一个弟子,被我师兄折磨成这个样子,你干脆拜我为师,我来教你。”说完,她拿出一个葫芦,喝了一口水,然后鼓起腮帮,一口雾气喷到我身上,我觉的身体十分舒服,发现鞭伤都好了,腿也不痛了。道姑说:“师兄脾气不好,虐待弟子,不如这样,你拜我为师,和我轻轻松松就能学到许多术类的东西,还不用吃苦。”我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能背叛师父。”道姑勃然大怒,说:“我打破洞府,把你扔下深潭,让鳖吃了你。”我说:“你这样做,就不是修道之人。”道姑一生气,转身走了。很快师父来了,师父看着我,说:“好徒儿,师父没看错你。”

自此之后,那些疼痛的日子逐渐过去了,师父对我和颜悦色,经常给我讲仙家的道术、神仙的故事,教我炼术类的东西,还反复强调:“本门要义,识神死,元神生,识神使人痴迷,生出诸种贪欲,抑制识神,让他不发挥作用,元神得大自在。”五年后的一天,师父拿出一卷帛书,对我说:“我将这部秘笈交付与你,二十天后進山修行,现在你下山去吧。”

别过师父,我下山做一些准备,途中遇到一位修行人,他对我说:“道友背囊中的东西至为珍贵,熠熠闪光,有天官一路相随。但是相隔不远,有讨债烂鬼一路斥骂,道友修行当为不易。”我说:“修行岂有轻松之理,我一意修行,有师父护佑,当摒弃杂念,一心修行。”修行人说:“长江三峡两边,有许多山洞,是修行的极佳场所,你可速去。”我谢过修行人,走过几步,无意中一回头,发现修行人踪迹全无,心想:“这应是我将要修行的这部秘笈中的神灵在点化我吧。”

距离师父所说的日子还有三天,觉的时间够用,我突然想回家看一看,这样,我回到家乡,弄一身破烂的衣服穿上,去了我家门口,就听人说:“二太太和小公子出来了。”我一听这话,转身就走,这个家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留恋之处。转身之间,就看见邻居抱着四岁的小女孩过来了,邻居认不出我,那个小女孩看着我,粲然一笑,笑容里有无比的纯真,我的心,竟为之一动。

我施展神行术,来到三峡,看好了一处山洞,用功能封住洞口,开始修行。我打坐修行前,发誓说:“我立志修行,坐此洞中,若不修成,誓不起座,违背此约,愿遭雷谴。”

在修行过程中,不断的有干扰的情景出现,有时看见父母哭泣而来,我不动心;有时耳听得山洞被猛虎扒开,气息咻咻,心亦不动;有时看见龙進入洞中,盘着我,我亦不动;有时看见天上的女子前来,将饮食放在洞中,心亦不动;有时看见地狱中的官差前来,说:“请赴冥府,删了死簿上的名字,再来修行。”我依然不动。天地人神鬼畜等等皆出现眼前,我不迷不惑不起坐,耳听的一袭薄衫裂开的声音,依旧不睁眼睛。修行中的乐趣也体现出来,我看见我在云游天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飞行,山川大地历历在目。恍惚间又觉的身体巨大,容纳高山大川。

一日,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女子,对我说:“我是你昔日邻居之女,曾经与你有一面之缘,年方十六,渴望修行,愿拜您为师。”我不语,她说:“我从小就能看见许多奇异之事,故不恋尘世,一直有高人指点我修行。后来高人帮助我,我找到了你,我想修行,请求您指点我。”我如若无闻,依然不动。

这女子每日必来,待上一个时辰,有时默不作声,有时喋喋而语,四载有余。这一日,女子又来,一声不语,坐在一旁打坐,累了,就侧坐洞中,入夜,则侧卧而眠,反倒不言不语了。我修行多年,洞穿世事因缘,唯此事不得解。看那女子,有血有肉,非灵魅外邪之类,我心内诧异。

一日,那女子跪在我面前,说:“我一心修行,师父若不收我,我跪地不起,哪怕形销骨立,誓不起身。”那女子跪在那里,跪了很久,忍受着痛苦。我闭眼打坐,却能看见那个女子的皮肤在起褶皱。我决心将此视为魔幻,不动心。

一日,那女子对我说:“昔日姜子牙前世曾经是飞熊之身,想拜元始天尊为师,元始天尊以动物不许修炼为由,拒收飞熊。那飞熊意志坚强,跪拜在那里不动。元始天尊躺在床上打个盹,醒来时,八百年过去了,地上的飞熊身体化为灰烬不见了,只有一个元神在地上滴溜溜转。元始天尊被飞熊感动,说:‘你转成人身来拜师,我一定收你。’我现在是人身,想修行,师父缘何不收我?我死后,若转生成为石头,错失修炼机缘,这是否是您的过错?”

她的话引起了我的沉思,我想:她的话有道理,可是如果是魔障利用她迷惑我,我若起座,必死洞中,慎之慎之。

我依旧打坐,眼前却交替出现那个小女孩纯真的笑容和眼前的女子走向死亡的场景,我想:怎么办呢?犹豫了几日,打坐中已经受到严重干扰,突然一个声音打到脑中:“半个月后再做决定。”那是一个非常有底气的声音,我心定了下来。眼前见不到那个女子的形像了。

很快要到半个月时,我眼前出现一行金色的字:“修成之日,身死之时。”我不觉的意外,因为修成,要脱去这个肉身的。我眼前恍惚出现了銮驾,看见了仙鹤,看见了天官,在众多天官中,赫然立着一人,正是洞中的少女。

我极为惊讶,脑中出现一个声音:“快看看那个跪着的人,救了她,你有你的去向。”我睁开眼睛,看见那个少女,依然跪伏那里,已经奄奄一息。在那个想法的催促下,我想都未想,突然起身。

在起来的一瞬间,我看见了满天的神仙,在看着我,就象在等着这一刻。天上的一个神仙,手中展开我進入山洞时发出的约定,另一个神仙手中绾着电花,把一束霹雷闪电向我打来。我一下被劈死洞中,我感觉我从身体中出来了,停在了半空中,身体轻盈。

我看见山洞中那具血肉模糊的身体,看见了那个少女其实是天上的一块玄石转生而来,那块玄石叫起座石,从我开始修炼,起座石就来转生,它的终极目地就是要引我离座,完成它被上界神仙赋予的使命。

最让我纳闷的是,我看见的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我,神采飞扬,我看见他身上带着许多修炼出来的功能和术类的东西,因为在打坐中,我看见那个离体的我曾经使用过那些功能和术类的东西。我看见了师父,看见那个我在叩拜师父,师父带着他坐上鸾驾走了,我心中十分纳闷。

一个神仙对我说:“你马上去转生吧,来世有享不尽的荣华。”我问:“我修炼不是为了荣华,师父为什么不带我走?师父带走的是谁?”神仙们都不吱声。一个神仙说:“你快快去转生吧。不要误了时辰。”我被其中一个神仙领走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神仙说:“这样不太公平。”另一个神仙说:“都在这样做,都是定好的,不会出差错的。这个修炼人看到了,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一洗脑,都会忘记。”

听到他们的话语,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苍凉和苦涩,我回顾自己的修炼,辛辛苦苦,结果却落个转生的结局,那是怎样的一种无望,乃至绝望。那一瞬间,我想到了许多事情,我的思维变的异常活跃、开阔,我把一些事情联系在一起,心中有了许多的猜测,并且认为自己的猜测是合理的。

我想起了在拜师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好好修行,不要想家。”和死前听到的声音:“快看看那个跪着的人,救了她,你有你的去向。”这两个声音是一个人发出的,在关键时刻出现的念头和声音,都是从我这儿发出的,难道他们是另一个我发出的,他也在左右我的思想,控制我的身体吗?

我想:我辛辛苦苦的修行,却落得个转生,另一个生命获得了正果,他是谁?是那个生命借我的体在修炼吗?应该是这样的事情吧?师父说改变了我的一生,可是真正改变的是另一个生命吧,因为我还得入轮回呀?师父说安排了我的修炼之路,是不是我的修炼注定就是这样的安排:我一定会发出誓约,我一定会死在洞中,就连那个石子都是早安排好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定好了,我是按着安排好的一切在走,获得好处的却是别人,这样的安排太无情了吧?我不就是在被利用吗?

我的猜测没有人能肯定,我的疑问没有人来回答,我很快转生去了。

从我知道这个故事,到现在,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我迟迟不愿写这篇文章,即便写了,写到山洞去世之际,却停笔良久,心中悲伤,不想去写。努力去写,终于写成。我想:我是在躲避,不愿去触动记忆中的一种伤痛,不愿面对那时的无奈和痛苦吧。

前世修行中的一些记忆在今世中都会有体现。记得修大法后,看《法轮大法义解》,师尊说:“道家带徒弟只带一个俩个,其中只有一个是真传。对徒弟管的很严,他动不动就要打徒弟的,他不管你承不承受的了,就得让你过去。所以他一般都采取强硬的办法,把弟子腿捆上,把手绑到背后去,你自己解不开,躺下你都解不开,所以有的疼晕了过去。过去是有这样做的,那时修炼是很苦的。”

我读到这一段时,心里深有感触,读出一种呲牙咧嘴的疼痛感,就觉的那种痛苦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心都直哆嗦。当读到《转法轮》<谁炼功谁得功>时,心里对师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为自己真正能修炼、能回家而感动,就觉的师尊才是真正的对弟子好。

在过去的修炼中,真的是吃了很多的苦,却不是真正的自己在修炼。在上述的故事中,那个石子在三界的第28层天时,无意中被我挥指弹入水中,石子从能获得天地精华之气的场所,進入水中,不得复出,在水中嫉恨我不已,所以听从神仙的安排,转生成少女来引我起座。看来修炼中遇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

在大法中修炼,师尊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善解了一切冤怨,保护着我们,救度着我们,我们又怎能懈怠呢?更何况师尊把“修炼如初,必成。”(《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的机制和结果已经明示给了我们。

我把看到的这个故事写出来,意在提醒同修,在以往的修炼中,修行人如果把握不住自己,会失去生命,但是无论怎样去修,都是在修副元神,都是在安排好的结局中修行,修来修去主元神得不到正果,都是白修,被当作载体。所以我们更要珍惜在大法中的修炼机缘,真正的修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修好自己,才能不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才能回归天上的家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