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境中修好自己 勇猛精进

日本大法弟子 (同修整理)

【正见网2018年04月15日】

我是多年前从中国大陆嫁到日本来的大法弟子,明慧的交流文章和明慧广播我经常在学习。同修也多次告诉我说,“你来谈谈心得体会,我帮你翻译成日文。”可是从修炼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勇气投稿交流,我总感到自己文化水平太低了,汉字都经常写错或根本写不上来,每天时间也不够用,因为要打三份工。不过我还是天天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每天都在做。因为修炼是我选择的道路,不管多么不容易,我都要坚定的走到底。 

生命从一开始就在倒计时了。从得法以后,我感到我的身体我的生命,不是属于我自己,而是属于大法属于众生的了。头脑中经常有一个念头闪现,“生生世世业力大如山,再也不能造业了。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特别是要修口。时时刻刻都要正念正行。”我在心中经常背诵着伟大师尊在《洪吟二》- 正念正行 的这一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告诉自己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执著就是人,我必须拼命的修好自己。我每天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实在太累了的时候,就坐在公园椅子上休息一下下。 

首先要学好法,不断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每天炼功,有时间就一天炼两遍功,达到功炼人、法炼人的更好状态。下班后去景点发真相资料,全力以赴的救度有缘人。 

我的夫家在千叶的山区,一家一户相隔很远,但是我把真相在左邻右舍和周边的地区都发遍了,让很多人听到了大法的福音和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作出正确的选择,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好多次我一个人在山里跑,迷路以后,背诵着能够想起来的师父的经文,在大法的加持下,艰难的找到家。雨雪天气就更难了,但是我也不怕。后来我不顾长途往返的艰难,发资料一直发到东京城里。 

几年以后,我在东京找到工作,租了寮屋的房子长住东京。对此,有很多朋友甚至是同修都不理解。说我没有符合常人生活状态修炼。但是我想夫家那边不太有中国游客,而东京有很多中国人。丈夫生活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我隔三差五的回去一下就可以了。还有人说,你的钱应该留给孩子,为孩子的将来着想。但是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钱和物都不是我的,都是师父给的。我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我要兑现下世前的誓约,和同修一起返本归真,返回天上真正的家园,这才是人生真正的目地。这也是真正的在为家人着想。因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家人后来也接受和理解我的做法了。 

我经常提醒自己,不要让无谓的琐事耗费有限的生命。在没有得法之前,常常盼着天黑,嫌时间走的太慢。得法以后,感觉时间过的太快太快了。每天都是跑来跑去的,好像在和时间赛跑一样。我常常在心里说,“时间你这个神啊,请你不要跑那么快,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天天都有该做的事情做不完呢!” 

以前我手机不会用,乐器乐理也一窍不通。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一点点的学会了吹巴里东。有位同修为了让我尽快学会吹奏,让我住到她家里,让她丈夫每天教我。我学会以后,非常荣幸的随天国乐团去香港、台湾、泰国游行很多次。作为大法的一粒子,用德音圣乐向众生展示了大法的美好庄严和殊胜。我还随天国乐团两次去印度洪法。不过2013年10月3日在颁奖时,我出于欢喜心、显示心、与众不同的心,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做了绝对不该做的事情,很长时间心中都非常自责。非常感恩帮助我提高的同修,也感谢师父,我这么愚笨的弟子,真是让师父费心了! 

我有时候也会帮到别的同修。得法不久,有一位老同修消病业,突然在家里晕过去了。她是独居的,三天以后才醒过来,给同修打电话求援。当时我正好有时间,别的同修找来找去找到了我,让我住到她家里,帮她洗衣做饭照顾生活,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在过去我是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情的,萍水相逢,又没有钱赚,常人谁会去做这个事情?但是得法以后就不同了,我想她是我的同修哎,是师父把她救回来的。我去帮了她一个星期。奇迹真的出现了,本来站不起来的她又站起来了,在她本人和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她又在神韵帮忙了。 

我的丈夫是个聋哑人,我的家庭是个暴力家庭。以前他经常摔东西,“八嘎八嘎”的骂我。他是日本的公明党信仰,我没有随他却得大法了他很不满意。刚开始我不懂的向内找,经常委屈的哭。我到底招谁惹谁了,愤愤不平,抱怨不已。很多人劝我和他分手。我想我是个修炼人,必须用更高标准衡量自己,做到真善忍。家庭的环境一定有我修炼的因素在里面。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因为在迷中,所以也就最苦了,有这个身体,就让他来吃苦。人在这个空间要能够返上来,道家炼功讲返本归真,他要有修炼的心,就是佛性出来了,把这颗心看的最珍贵,人们就会帮他。人在这么苦的环境下还没有迷失,还要往回返,所以人就会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什么都可以帮他。为什么我们可以为修炼的人做这件事情,而不能为常人做呢?就是这个道理。“ 

神韵来日本以后,同修都说常人看神韵有好处,老年人可以延年益寿。我就比划着讲给丈夫听,要带他去看。丈夫连摔带打,死活不肯去。我一遍遍给他穿好衣服鞋帽,他一遍遍把鞋子踢掉,围巾帽子扔掉。但最后还是去了。虽然中间逃跑到最后面一排坐着。后来他就一次比一次抗拒的小了。今年神韵,我下班以后乘地铁到千叶,又打出租车到家里接他,他已经自己做好出门的准备了。我们到了东京以后,下了车又跑着去剧场。丈夫快九十岁的人了,跑的很快还帮我拖装真相资料的箱子。观赏过程中间我担心他看不清楚,几次催他戴老花镜,他却用手语讲用不着。他聚精会神的观看着节目,很显然看懂了。以前他经常伤风咳嗽,动不动住院,从看神韵以来,身体一年比一年健康,脾气好了很多,我们家庭也和睦了。 

我出过好几次车祸。有一次,我骑车走在马路上,一辆小轿车从我身后把我撞倒并从自行车上面碾压过去,我身上多处受伤,后面的车轱辘也压扁了。对方应该负完全责任。当时警察、救护车、担架都来了。我坚决不去医院,一定让他们离开。他们就都离开了,肇事车主也走了。还有一次,小车从我脚背上压过去。康复的经过很长,就不一一交流了。如果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随时随地呵护着弟子,我不可能还活在世上。但是我现在身体很健康,什么都不受影响。这就是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迹。 

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修去人心,勇猛精进,舍去一切执着,在大法中不断归正自己。走好最后的修炼路,跟随师父回家。最后,以师尊的讲法结束交流,“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 (《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这是创世主对真修弟子最深切的叮咛。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在艰难困苦各种逆境中修好自己,勇猛精进。 

合十!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