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大陆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正见网2018年03月20日】

去年下半年,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适,左胸疼痛,整个后背胀痛无比,说话都喘不过气来,上下楼梯特别吃力,直接影响到我讲真相救人,而且持续了好长时间。我感到很痛苦也很困惑,怎么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还会出现这种状态呢?和同修切磋,同修提醒我要多学法,向内找找自己还有哪些执着,清除它,好尽快提高上来。

回来后,我开始静心学法,仔细回想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历程,发现还真存在不小问题。首先在色欲方面就犯了戒。那是迫害发生后,我因为怕心就放弃修炼了。那时丈夫刚去世不久,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在交往中,随着社会风气的败坏,自己也就随波逐流了。从返修炼后,自己经常被色魔干扰,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违背了大法的要求。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非常严肃的提到了这个问题,却没有引起我的重视,直到身体被严重干扰,我才意识到去色欲是修炼人必须过的死关,现在我基本上能时时处处排斥它,否定它。

还有一件事,那是去年上半年,我那五十多岁的四姐被熟人强暴。四姐报警后,派出所来人将罪犯抓走了。之后他家亲戚到我姐家要求私了,还到我们家来,希望我们能说说好话。我听后心中异常气愤,当时就不依不饶,非得让他判刑才解心头之恨,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对他家来的亲戚很不客气,等他们走后我就破口大骂,还骂到他女儿头上去了。我的家人听到之后,说:“你还是修炼人了,怎么能这么做呢?”我当时也没有悟到是不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还说:“又不是你家的事,你当然放得下了。”他说:“顺其自然吧!”我却依然沉浸在那种浓浓的怨恨之中,还在不断的往派出所跑,希望他被判刑。在跑的过程中,突然有一天胸口隐隐作痛,好像气都喘不过,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去悟, 没有实修心性,我都没有想过是不是自己做错了。后来实在太难受了,我就去找同修,把这事讲给同修听,同修很严肃的说:“你这不是和常人一样了吗?”同时和我一起学习了师父的讲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中教导我们:“你真的不知是在给谁修吗?你真的不懂这不顺心的事是在帮你修炼、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著吗?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

师父的这段法,我以前也学过多遍。当我真正遇到触及心灵的事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冷静的理智的去面对呢?看来还是学法没有入心,关键时候就和常人一样了,甚至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常人,这是多大的漏啊!作为一个修炼人,现在我才真正的认识到了情是修炼中最大的障碍,只有彻底放下情,才能走出人,走向神。

还有在一些小事上我也没有注意修自己。我二姐也是一个修炼人,她没上过学,修炼后,会读师父的《转法轮》了,只是有时会读错,我就瞧不起她,加上她平时话很多,我和她说话就没有好的态度,总是指责她,嫌弃她,从来没有心平气和的与她交流。可她不管你怎样对待她,她都是乐呵呵的,从来不和我计较,当时我还以为那是她应该做的。现在想来,其实是她的心性比我高,心的容量比我大,她才能做到的。我还有什么理由瞧不起她呢?

历经这次魔难,通过学法向内找,我还找到了自己存在着诸多的人心,如急躁心、显示心、妒忌心、争斗心、利益心、怨恨心、自以为是的心等等。这些都是修炼路上的一堵堵墙,今天把它们曝光出来,彻底清除它们,不让它们在我的空间场中存留,不给自己的修炼留下遗憾。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我想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用法来衡量,要从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真正做到师父说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在一言一行上都要严格要求自己,走好走正最后的修炼路,救度更多的世人,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