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善言 恶报加身

铭刻

【正见网2018年03月16日】

《太上感应篇》里有这么一则故事:清朝云南人阮祥三十八岁,有两个儿子,四个孙子。他从不作善事,专门以欺诈勒索为业。有朋友劝告他说:“积善者昌盛,积恶者遭殃。你为什么不拿古今圣贤因果之书看看?”阮祥说:“我常看你所说的书,觉的书中所说的善事和我的心意不合,所说的恶事倒与我相投,我读它有什么用?”

一天夜里,阮祥梦见有一穿红衣、戴黄帽子的神人对他说:“你的朋友劝告你为善,你为什么毫不在乎?如果你再不改恶从善,必遭天诛。”

这个梦过后不久,阮祥的两个儿子考上了秀才,而且家里越来越兴旺,十年过去什么坏事也没有发生。阮祥得意忘形的说:“人都说神仙的话灵验,我认为不足为信。”

过了一两年,阮祥患疯病而死,活了不到五十岁。他死后家道也败落了,儿子孙子相继都死了。

看到这则传统文化故事,我想到了这么多年法轮功学员给中共公、检、法、司部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讲真相,故事情节大同小异,但是恶报都是惨烈的。

施加培,男,原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610”成员。在靶场洗脑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不听,还叫嚣:“如法轮功平反了,你也整我呀,我这样折磨你们,为什么没遭恶报啊?”2011年8月患癌症。

柴玉桥,男,五十一岁,原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综治办主任,涿州警察强奸法轮功学员案主谋之一,二零零七年二月,其妻患肝癌、胃癌死亡,其父肺结核发作,大口吐血。

孙庆海,贵州省凯里市公安局,一米七的个子,科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追随中共江氏一伙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组织绑架法轮功学员,有法轮功学员请求他放过自己的家人,他说:“我怎么会放过他,我连我舅妈都不放过,上面不放过我,我就不放过她。”他的舅妈在锦屏县居住,一直坚定的修炼法轮功,但是在孙庆海的影响下,全家人都反对他舅妈炼法轮功,致使他舅妈在极度精神压力下含冤离世。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孙庆海利用一切手段:办洗脑班、跟踪、监视、收买、欺骗法轮功学员,企图让法轮功学员相互出卖,以达到他的目的。有法轮功学员告诫他,做事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他说:“收拾法轮功学员,我怎么做都是对的。”

2014年、2015年间,有法轮功学员见到孙庆海,只见他人又黑又瘦小,没有往日的样子,再后来就听到他患肺癌不治身亡消息。

北平,贵州省三穗县公安局刑侦队长。2006年8月2号,在剑河县曾参与绑架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周建忠。后于8月下旬,又参与了绑架凯里市法轮功学员陈国兰。

当时凯里市公安局董一峰、刘兴武都在场,他们不说话,只有北平穷凶极恶的打陈国兰,陈国兰提醒他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否则要遭报的,但北平扬言:“我不怕报”。事后,北平遭恶报殃及家人。其儿子在十月中旬被六人持刀将其四肢神经多处砍断,在凯里医院动手术医治。后来其妻子到凯里办事,回家的路上,在瓦寨翻车不治身亡,北平在2008年前也因癌症医治无效死亡,才四十多岁。因消息封锁,具体是什么癌症暂不得而知,但这事在凯里、三穗公安部门都是避而不谈的机密。

这是从明慧网摘录的几个例子,这样的恶报事例在每天的明慧网都有报道。

中共的无神论宣传讲,人间没有神佛与救世主,没有善恶有报,没有因果报应,但是古今对比后发现,故事为何如此相同。清朝云南人阮祥不相信行善有福报,反而觉得行恶符合心意,面对善言相劝,执迷不悟,结果恶报加身,还殃及子孙后代。上述四例拒绝法轮功真相遭报应的故事与清朝云南人阮祥的故事何其相似,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言相劝,只相信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按照江泽民的迫害密令行恶,结果恶报加身,殃及妻子儿女。

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所以法轮功学员才不顾个人安危的站出来讲真相。中共利用党文化败坏人的道德,变异人的思维,叫人善恶不分,把做坏事当作好事,当作升官发财的工具,是有目的的,就是叫人在恶报中毁灭自己及家人,彻底断送人的未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就是这个目的,要断送掉生命美好的未来。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为了救人。救人怎么救?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质与罪恶目的,返出了人的善念与良知,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敢于做出选择,在大纪元的退党网站发表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邪教组织)声明,这样的生命就有救了。如果能讲真相救人,或者在给海外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提供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证这是大善举,还有更大的福报。

中共迫害法轮功,利用谎言蛊惑人出恶念、行恶行遭恶报,断送人生命的未来;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叫人明白真相出善念、行善举得大福报,生命有美好未来。要恶报还是福报,选择权就在自己手里。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