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唐莲

【正见网2016年12月15日】

左思:《咏史》(共八首,此选其五)
皓天舒白日,
灵景照神州。
列宅紫宫里,
飞宇若云浮。
峨峨高门内,
蔼蔼皆王侯。
自非攀龙客,
何为欻来游?
被褐出阊阖,
高步追许由。
振衣千仞岗,
濯足万里流!

【简析】
左思《咏史》共八首,这里选的是第五首。全诗的主题思想,是写自己旅游京城,看不惯王侯们奢糜豪华的生活,悠然而去,他要象古代贤人许由那样,归隐田园。表现了诗人的高风亮节。

第1、2句,“皓天舒白日,灵景照神州。”开门见山,气宇轩昂,写全局风貌:明朗的天空,高悬着白热的太阳,它的光辉照耀着神州大地。 皓:光明,明朗。 舒;开,展。灵景:指日光。 神州:《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说:“中国名曰赤县神州。”

第3、4句,“列宅紫宫里,飞宇若云浮。”前进一步,写宫殿房屋:紫微宫里,排列着的一座座大宅,房屋的飞檐,如同浮云一般。 列宅:一排排的房子。 紫宫:即紫微宫,天帝所居,这里指皇宫。 飞宇:屋檐翘起,象飞鸟的翅膀。 云浮:如云浮空中,形容楼阁多而高。

第5、6句:“峨峨高门内,蔼蔼皆王侯。”更进一步,写高高的大门之内,住的皆是王侯。 峨峨:形容很高。 蔼蔼:形容很多。

第7、8句,“自非攀龙客,何为欻来游?”笔调一转,写自己并非是攀龙附凤的人,又何必忽然到京城里来作游客呢? 攀龙客:指追随帝王公侯,以求功名利禄的人。杨雄《法言•渊骞》云:“攀龙麟,附凤翼,巽以扬之。” 欻(读虚):忽然。

第9、10句,“被褐出阊阖,高步追许由。”承接上面的7、8句,继续写自己:我想要穿起布衣,离开京都城门,迈步趋赶古代的贤人许由。被褐(读合):意谓穿着布衣而怀有美才的人。《孔子家语•三恕篇》云:“有人于此,被褐而怀玉。” 阊阖(读昌合):原是天宫的大门,这是指京都城门。许由:古代传说中的隐士,为了拒绝尧帝让位给他,逃到“颍水之阳,箕山之下”。后又听说尧帝要他任九州长,他“洗耳于颍水”,表示听都不愿听。

第11、12句,“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诗到最后结尾时,总写一笔,继续写自已:我要振衣而起,一尘不染,意气风发,立志高远;洗净两脚,恢复本我之体,走向圣洁之处,朝着光明,勇猛精进!千仞:形容极高。古代七尺为一仞。 濯足:洗脚。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是流传千古的金玉之言!

此诗以皇都的富贵奢华,王侯的炙手可热,和诗人高洁脱俗、企隐山林的志趣,两相对照,表达了诗人的蔑视和追求。尤其是“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二句,意境壮阔高远,强烈地衬托出皇都中王侯生活的污秽和诗人对他们的鄙薄。诗人的咏史诗,“名为咏史,实为咏怀”,诗中提到历史人物许由,犹如用典,并非专咏,这正是其咏史诗的创新之处。

【今译】
阳光灿烂,普照神州大地,
皇城内,华屋鳞次栉比,
飞檐密集,犹如云际。
巍巍高门之中,熙攘来往的全是王公贵戚。
不言而悉,追随在他们四周的
自然是些碌碌钻营之侣。
目睹这些情景,
深感这里是富贵庸人的天地。
自己绝非攀龙附凤,追求名利,
又何必到此游历?
决心赶快身披布衣,
离开皇都,去追随许由的足迹。
在千仞高山,抖去衣上的尘埃,
到万里长河,洗去脚上的污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