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我有万古宅,嵩山玉女峰”!

庄敬

【正见网2016年11月30日】

李白:《送杨山人归嵩山》

我有万古宅,嵩山玉女峰。
长留一片月,挂在东溪松。
尔去掇仙草,菖蒲花紫茸。
岁晚或相访,青天骑白龙。

这首诗,大约作于天宝二年(743),当时,李白在长安供奉翰林,比这首诗稍早一点,还有一首《驾去温泉宫后 赠杨山人》。“山人”,即隐士。因其常隐居山林,故称山人。这位杨山人,大约是李白早年访道嵩山时结识的朋友。在《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中,有句云:“当时结交何纷纷,片言道合唯有君。”可见李白与杨山人的友谊是很深厚的。现在又要分别了,李白写了这首诗(是第二次赠诗),为其送行。

杨山人归去的地方是嵩山,嵩山是五岳中的中岳。诗的前半部份,便着意来写嵩山的景色,抒发诗人对嵩山访道的眷念之情。

诗的第1、2句,“我有万古宅,嵩山玉女峰。”一开头,即以无比豪迈的气概,来写自己与嵩山的紧密关系。他把玉女峰当做自己万古不变的宅第。“玉女峰”为嵩山三十六峰之一,在嵩山主峰峻极峰的西边。据《嵩高记》载:峰北有石似女,故名。相传峰上有大篆七字,人莫能识。当年李白是否真在此住过呢?别的诗评家认为:“那倒未必!这样写,不过是渲染神异气氛,使诗的气象,更加恢宏。”笔者认为:那也可能!李白自称谪仙,以前住在天上,必然有家。他天性使然,爱直话直说:“我有万古宅,嵩山玉女峰。”我辈现处凡尘,无法找到证据,去否定李白没有这个家。

第3、4句,“长留一片月,挂在东溪松。”这两句所展示的境界,更加美丽神奇。月亮本来是不停的运动着,永无停歇。诗人却要把它“长留”下来,还要把它挂在苍翠挺拔的松枝之上,树下小溪潺潺流淌,水光与明月辉映,上下碧透,纯净秀美,犹如仙境一般。这环境与隐居的高士,形成了完美的契合。

第5、6句,“尔去掇仙草,菖蒲花紫茸。”这是写杨山人回到嵩山以后的活动,是推想之词。诗人说,杨山人回去以后,将会不停的采摘仙草,而玉女峰上,则是菖蒲盛开,满山绛紫,香气袭人。据《神仙传》上说:菖蒲“一寸九节,服之长生。”李白信道求仙的欲望很强,对杨山人回嵩山后,有如此优越的修炼环境与条件,是颇为羡慕的。

第7、8句,“岁晚或相访,青天骑白龙。”诗的结尾说,到今年岁末年底,我就可能要到嵩山去探访你,和你一块求仙访道,过着啸傲山林的清幽生活。在这里,诗人还把他对官场生活已经厌倦,而对求仙访道又无限向往的情绪,转化为具体形象:诗人李白,骑着一条白色巨龙,腾云驾雾,在湛蓝的天空,蜿蜒遨游。这画面“青”“白”搭配,气势豪放,场面辽阔,意境十分谐美。虔诚修炼的人,早晚会成仙得道的,这也属自然。

这是一首送别诗,通篇却未写离愁别恨,而是把杨山人归去之处的景色,描绘得清幽高远,恬静安适,简直是世外仙境、洞天福地。把送行者本人,即诗人自己,则写成仙风道骨、乘龙御风、寻仙访寻、遨游太空。写得之所以豪放飘逸,迷离扑朔,这特别符合离去的人和送别者的身份。如果没有神奇的想象,怎么能显现这位友人的超凡脱俗的神异之处呢!诗没有从正面写离恨别愁,但通过写景,通过设置的意境,还是隐晦曲折地把送行的情谊,表达了出来。诗中把嵩山景色,写得那么秀丽优美,把杨山人归去之后的生活,写得那样令人神往,这就隐含了对杨山人的深厚友情。至于自己将骑龙往访,这也说明与友人再次重聚的企盼。

全诗旷达奇妙,构思新颖,亦真似幻,空灵瑰丽,突出地体现了李白的精神境界和艺术风格。

正是:
谁若欲穷千里目,
就请更上一层楼。
如果不能上楼去,
两眼迷离永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