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诸葛亮《梁甫吟》赏析

郑重

【正见网2016年11月11日】

诸葛亮:《梁甫吟》
步出齐城门,
遥望荡阴里。
里中有三坟,
累累正相似。
问是谁家墓,
田疆、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
文能绝地纪。 (以上八句为第一层)
一朝被谗言,
二桃杀三士。
谁能为此谋?
国相齐晏子。 (以上四句为第二层)

这首诗系诸葛亮作。收于《诸葛亮集》。 “梁甫”,山名,在泰山之下。古代世俗,人们相信泰山下的梁甫山,是人死后魂魄所归之处。古曲《泰山梁甫吟》分为《泰山吟》和《梁甫吟》二曲,都是葬歌。朱嘉微说:“《梁甫吟》诗‘步出齐城门’,哀时也。无罪而杀士,君子伤之。如闻《黄鸟》哀音。”据此,此诗是为悼念三勇士之作。

本诗一开始,就以质朴无华的语言,指明三勇士坟茔的地理方位,齐城:指齐国的都城临淄。荡阴里:在临淄东南,一名阴阳里。《水经注》中云:“淄水又东北,迳荡阴里西。水东有冢,一基三坟。东西八十步,是烈士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之坟也。”诗中不仅准确地按照历史有关记载,指出三坟的地点、方位,而且以“步出”、“遥望”四字,使诗句具有具体的时间感与空间感,读者仿佛随着诗人的脚踵,步出齐都的城门,遥遥望见荡阴里的一片坟冢。荡阴里的坟茔如土馒头似的一个接着一个,而诗人聚集目光,只投向其中的三座坟冢,它们坟丘高隆,荒草披离,形状大略相同。“累累”,即“垒垒”,状坟丘堆积起伏之貌,用于此处十分形象、醒目,立刻使人想见墓地坟堆相接、起伏逶迤的荒凉情景。

“问是谁家墓”以下四句,前两句,用回答方式,说明三坟所属,引出诗人所要伤悼的对象,是齐国的齐景公所养的三位勇士,即田开疆、古冶子和公孙接,诗中只举了前二人,是因诗句的字数格律所限。

后二句,写三勇士的力量。“排”:推倒。“南山”:指齐国的牛山,位于齐都之南,故亦名齐南山。“力能排南山”,言三勇士的力量可以推倒南山。“文能绝地纪”,言三勇士的文才,尽知天地间的一切。“绝”作“尽”、“毕”解。“纪”犹“纲”,“天纲”、“地纪”并称,指天地间事物的大道理。此言三勇士不仅勇力过人,而且兼富文才,真可谓文武双全。

以上八句为第一层意思,先写齐都城郊的坟茔,次写坟中所葬之人,再写三勇士的才能功绩,层次井然,章法严密,可谓层层相接,环环相扣,次第连贯,有条不紊。

“一朝被谗言”以下四句,为第二层,揭示三勇士被害的原因。据《晏子春秋•谏下》记载:三勇士得罪了宰相晏婴,晏婴劝齐景公除去三人,并献了一条计策,就是送给三人两只桃子,叫他们自己评功,功大的可以吃桃。首先,公孙接自报了打虎功,拿过一只桃。其次,田开疆自报了杀敌功,又拿过一只桃。这时,古冶子站起来说:“当年我跟主公过黄河,有一只大鼋,衔去拉车的马。我在逆流中潜行九里,捉住大鼋,把它宰了。左手提马尾,右手提鼋头,从水里跳了出来。岸上的人都道是河神出现。这样的功劳,该够资格吃桃吧?两位把桃子退出来吧!”说着拔出剑来。公孙接、田开疆满脸羞惭,退出桃子,说:“咱们本领不如人家,还抢着吃桃子,好不丢人。是好汉就没脸活下去!”说罢,二人都自刎而死。古冶子一看,后悔道:“我羞死了两位伙伴,如果独自活下去,还成什么勇士?”说完也自刎了。这就是“二桃杀三士”的故事。

诗的最后,点明向君主进谗言的谋士,乃“国相齐晏子”,对设计杀害三勇士的晏婴,进行了无言的批评。晏子是齐国的贤相,但二桃杀三士这件事,手段未免过于阴险毒辣,所以作者在这首诗里,对他进行了指责。前人李因笃云:“《梁甫吟》责晏子不能言贤……云‘谗言’,则三子死非其罪;曰‘谋’,曰‘国相’,乃深责之。”此言颇具合理性。清人王士稹认为“泰山喻人君,梁甫喻小人也,诸葛好为《梁甫吟》,恐取此意。”诸葛亮喜爱吟诵此诗,大概是因为同情被害的三勇士、而戒人君之听信谗言蔽聪也。此诗敢于揭示历来受到赞颂的晏婴的阴鸷,而将同情寄予被无辜杀害的三勇士,让人们认识到即使已有定评的历史人物,也会有不光彩的一面。

正是:
“诸葛大名垂宇宙”, (杜甫诗句)
雪冤仗义贯牛斗。
天宇凛凛彰正气,
三位勇士耀千秋!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