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红的尊严与黑嘴子劳教所的“面子”

飞瀑


【正见网2010年08月13日】

我们先来看看李秀红是怎样在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用生命维护自己的尊严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吉林通化市二道江山上派出所恶警以“奥运”为借口将法轮功学员李秀红从家中绑架,并于同年六月三日将她劫持到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進行迫害。

现年三十七岁的李秀红,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始终不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大法有任何罪错,为此,她不穿囚服、不戴所谓标明罪错身份的名签。恶警指使劳教犯人冯波叶、郑建霞,把她双手铐在床头,再将她按坐床上,揪头发扯耳朵将她上身平压在大腿上,尔后再把名签缝到她的棉袄的后肩胛及前襟上。但是稍一放开,还是都被她扯下。几个人强行将囚服套在她身上,她都拼命地挣脱。就这样囚服一次次地强行套在她身上,名签一次次地缝在她衣服上,都被她一次次地脱下或撕下。直至今天她都拒绝穿囚服、戴名签。

中共为了维系对法轮功的打压态势,将许多法轮功学员投進监牢,以所谓法律的形式進行残酷迫害。而迫害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逼使大法弟子认罪。然而法轮功弟子们并没有任何的罪错,更没有触犯法律。中共利用狱警威逼他们认罪,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他们的修炼意志怎么能被邪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扭曲呢?他们的不认罪、不穿囚服、不戴标示罪犯的标志牌,以至拒绝奴役劳动,维护的正是一个修炼人所应有的尊严。

大法弟子在监狱维护的尊严来自于对大法的坚定。然而他们遭到的迫害也是旷古未闻的。就拿大法弟子李秀红来说吧,她不但拒穿囚服,拒绝奴役劳动,就在入狱的次日,她就开始炼功。她被带到管教室,遭到五根电棍的轮流电击。大队长闫利锋说:“明慧网说我们用四根电棍电你们,还少了呢,我们用五根……”恶警于颖用脚一阵猛踹,强行剪掉她的发辫后,又用剪刀把打李秀红的脸,还不解气,又猛扇耳光。

就是因为她始终坚持修炼法轮功,从这天起,她被铐在死人床上达九个月。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至十月底,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李秀红不保证在洗漱时不炼功,恶警就以此为借口把她铐在死人床上,也就是说李秀红近两个月没有洗漱,也不能换洗衣服,一天二十四小时被铐在铁床上。而且管教王雷命令监管她的劳教人员:任何人不许给她更换衣物,不许为她擦洗任何部位。需要解手时,就拿个便桶放在她的身下。

两个月不洗漱、不更衣、不擦拭所带来的状态和感受是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出的汗自然干了,长期反复,皮肤总感觉粘粘的又痒又痛,眼睛更是辣辣的;耳屎用指甲都能抠出一块一块的;手上慢慢蒙上了又黑又厚的一层,时间长了就可以像皮一样成块成片的揭下来,露出的皮肤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像生了白癜风一样;手指甲长长的;脚趾甲长的已经能感觉踩到了,趾缝间充塞着蜕掉的皮而且已成硬块,一脱袜子哗啦哗啦的掉地上一堆;蜕落的皮屑到处飞,裤脚一散开,皮屑就象锯末一样唰唰落到地上,厚厚一层,白花花的……

然而,无论什么样的迫害都没能让她放弃修炼,只要放开她,她就炼功。大法和她个人的尊严在她缓慢的炼功动作中得到了完整而崇高的体现。

面对李秀红的坚定,劳教所给她加期四个月。眼看快到期了,今年七月三十日,劳教所邀请家属去劳教所。劳教所所长说:“我们找家属来的目的,是李秀红在这里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不参加劳动、不穿劳教服。八月二十三日李秀红就到期了,我们想跟家属沟通一下,能否互相都退一步,我们不用李秀红写‘五书’了,只要李秀红回家的时候穿上不是她自己的衣服,不是劳教服(红色的)是演出服白色的,从劳教所当众走出去就行。就算给严大队一个面子,否则严大队以后就没有办法管理了。”李秀红的姐姐说:“不管是什么衣服,不符合我妹妹身份她肯定不会穿,在家上班时,工作服她穿,因为她是工人,工作服符合她的身份。劳教服她不穿因为那不符合她的身份。我尊重妹妹的选择。不许你们强为她。”

从劳教所所长的话中我们看到,李秀红用生命维护的尊严和迫害她的大队长的面子形成了矛盾。当然,我们也不难看出,这位大队长的面子和劳教所的面子是一致的,否则,劳教所所长也不会出面邀请李秀红的家人协助解决了。

那么劳教所的面子真的就那么重要吗?劳教所维护面子的更深层原因是什么?李秀红穿什么服装走出劳教所真的就影响那么大吗?要叫一般人看来,反正已经“解教”了,穿什么服装不都一样吗?不一样,劳教所可不这样看待,其实李秀红也不会认同劳教所的要求。李秀红要穿着自己的服装走出去,说明李秀红对劳教所的彻底否定。也就是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承认过自己这两年多的非法关押是劳教,那是中共对自己的非法迫害。要是穿着劳教所的服装走出去,哪怕是所谓的演出服,也等于承认了这个非法迫害大法弟子场所存在的合理性。这是从李秀红的角度上来看。

从严大队长的面子上来说,她自然乐意看到所有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承认自己的被劳教身份了,最好都匍匐着对她称颂才好呢。她直接或间接指使恶警、劳教犯人对大法弟子们行恶的目的就是要逼使她们背叛法轮功。当然,如果法轮功学员因为她们的恶行而对自己修炼的功法背叛,也就等于间接的承认了她这个大队长的工作,承认了对自己的迫害是正当的。

这只是从大法弟子与迫害他们的恶警之间的关系来说。警察们如此肆无忌惮迫害大法弟子的背后,从小的方面来看,是劳教所的指使,从大的方面来说,那是因为有中共这个靠山撑腰。那么从这个角度上说,李秀红否定的迫害就不只是迫害她的恶警和劳教所了,那是她对整个非法劳教的否定,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否定。

由此看来,劳教所所长出面与李秀红家属交涉所维护的最后一道底线,也正是在维护着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形式。一个劳教所大队长的面子算什么?如果这个大队长的面子得到了维护,也等于维护了十几年来黑嘴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一个不穿劳教服装的人走出去所传达的正面信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

其实,李秀红所维护的尊严与劳教所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长死要的面子,反映的正是大法弟子的尊严与劳教所的面子。在这对矛盾中,大法弟子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必然要使劳教所失去面子;而劳教所要挣足面子,就必然残酷剥夺大法弟子的尊严。这对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是一开始就被中共安排好了的。中共把大法弟子绑架到中共监牢的本身,就是想将法轮功彻底的消灭,当然这也包括它们对大法弟子尊严的肆意亵渎。

然而,李秀红用生命维护了自己的尊严,维护了法轮大法的尊严,这一点是邪恶最不愿意看到的。而李秀红姐姐的问答却也正是所有正义人士所乐意看到的――“不管是什么衣服,不符合我妹妹身份她肯定不会穿,在家上班时,工作服她穿,因为她是工人,工作服符合她的身份。劳教服她不穿因为那不符合她的身份。我尊重妹妹的选择。不许你们强为她。”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