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宇劫》第三章:撒旦降临时(一)山雨欲来风满楼(上)



【正见网2007年04月10日】

流星雨下的心愿

日月如轮,日复一日,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中,秋去春来,光阴似箭,弹指间,就到了公元一九九九年四月初的晚春时节,越来越临近大法洪传史上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旧宇宙众神定下的正法之轮将运转出一个重大的天象,将要对人间洪传的大法和大法弟子们实施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大检验。

陆青和小城的大法弟子们都不会知道这个即将来临的劫难,他们依然正常地生活着、工作着、修炼着。

陆青的修炼生活平淡而紧凑,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炼功、白天七点半开始骑自行车到机械厂上班、晚上简单的吃一下晚饭就学法,一到周末便到区乡洪法,陆青的生活除了正常的工作外,就是学法、炼功、洪法。陆青是荣幸的,在这段转瞬即逝的时间里,陆青非常勇猛精進,他将大量的时间都溶于法中,《转法轮》已经不知看了多少遍,为陆青在即将来临的大考验中打下了坚实的学法基础。

陆青的人品修养在大法修炼中淬炼得越来越优秀,机械厂的领导和同事们都很喜欢这个淳厚善良的小伙子,工作上从来不挑肥拣瘦,领导吩咐下来的活儿、同事们请求帮助的活儿,从来都是兢兢业业完成的很好,好人好事做了一箩筐。更叫大家喜欢亲近的是,陆青从来不在人前人后议论别人的是非短长,好象永远都是一副慈眉善目的菩萨相,乐呵呵的对待着每一个来到他身边的生命。

这样的好青年在如今的时代实在是太难得了,机械厂的团委会便把陆青树立成优秀青年的典范,年年都给他评上厂里的优秀团员,陆青的抽屉里塞满了厂里颁发的各种荣誉奖状。据说今年机械厂团委还向县团委申请,准备在今年的“五四青年节”给陆青申报“小城十佳青年”的称号,陆青也很高兴,厂里都知道自己在修炼法轮大法,自己的荣誉是为大法争光啊。

厂里的阿姨们纷纷给陆青介绍对象,陆青正当青春年华,人品又好,一时间登临厂部机关大楼给陆青提亲的踏破了技术科大门槛。光是陆青的老上级、他的顶头上司刘北雁刘科长就给陆青提了五个亲,都是机械厂老职工的子女,都是如鲜花一样的好姑娘,但是陆青都没有答应。在陆青的心目中,修炼才是第一位的,他是真的不想结婚,世俗人间所向往的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结婚生子……天,那真是浪费光阴,是伤心伤神、麻烦透顶的事情,陆青想起这些头都会大,何况自己命中本无婚姻。以前很多算命先生为他看相,发现陆青的掌上竟然没有婚姻线,都说陆青是天生的出家修行的命,若是出家修行一定可以成为一代高人。陆青心想,如果没有遇见法轮大法,自己现在多半已经在庙里当和尚了。

想到这些,陆青便回绝了同事们所有的提亲的美意,何必浪费这些时间和精力呢。

但是陆青的所为遭到了他的好朋友们的强烈批评,这天刘剑锋带着白飞、红凌一起来到陆青的办公室,翻开《转法轮》,把陆青一顿数落,一致认为陆青走极端了,因为大法修炼是在常人社会中修,要最大限度的保持和常人一样的状态,要有一个正常的生活、修炼的环境。书中讲的清清楚楚,年轻弟子还要结婚生子、组建家庭的,要是大家都跟你陆青一样,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不是尼姑的尼姑,那将来学法的人一多,人类社会不就绝种了吗?你不结婚,全厂的人怎么看你,怎么看大法啊?你不是破坏大法吗?……刘剑锋、白飞、红凌这三个陆青最要好的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列举《转法轮》中原话原句,顿时把陆青数落的脸白一阵,红一阵。陆青自知理亏,确实走了极端,便举手告饶,答应若是再遇到有人提亲介绍对象,便不再拒绝。

刘剑锋大笑,哪里需要别人介绍,我老婆早就给你相中了一个,只是你一直不愿结婚,故而不敢提起,今日你改变主意,自当是我刘剑锋做你的大媒也!

原来刘剑锋原本就人才出众,能力过人,只是未得法前因家庭穷困,形成偏激的个性,心胸狭窄,思想极端,故而在工作中与领导同事甚不溶洽。自从得法修炼后,真修实修,将自己的心性扎扎实实的一顿苦修,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跟领导同事的关系也溶洽了,他出类拔萃的能力顿时凸现出来,让机械厂的老老少少刮目相看。正好机械厂实行改革,要求干部知识化、年轻化、能力化,机械厂的厂级决策层便决定将刘剑锋列为重点培养的对象。刘剑锋在去年年初就被厂里提拔为冲压车间的副主任,成为机械厂最年轻的中层干部,顿时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刘剑锋自修炼以来,心结打开,一反大学时代的阴郁沉闷的个性,顿现他阳光豪爽的性格,加之事业有成,正是少年得意,意气风发。也是刘剑锋前世姻缘,宿命所定,在媒人的介绍下,刘剑锋风风火火,竟是与本地一名农村姑娘马桂花谈起了恋爱,速战速决,快刀斩乱麻,竟在一年前闪电般的结婚生子,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儿。现在孩子都快一岁了,这着实让陆青大跌眼镜,大呼意外。

只是刘剑锋一直记挂着老同学陆青的婚事,老早就让马桂花留意,看看可有配的上陆青的好姑娘,可惜好姑娘是找到了,只是这个清高的陆青全无结婚成家之意,刘剑锋也是毫无办法。今日,刘剑锋拉着白飞、红凌一起来做陆青的思想工作,给陆青扣上违背大法修炼原则而走极端的大帽子,几人连珠炮一顿下来,陆青竟是举手投降,同意结婚谈恋爱。刘剑锋、白飞、红凌都是大喜,大家都结了婚、成了家、生了子,那将来可真是热热闹闹,皆大欢喜。

刘剑锋给陆青介绍的乃是小城第四中学的打字员,叫陈玲玲,乃是马桂花的中学同学。

刘剑锋道,那陈玲玲身材高挑,瓜子脸,皮肤白皙,长的楚楚动人,只是年幼时生了一场大病,送医院治疗,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到处搞武斗,社会人心混乱,医院的医生也没有心思给人治病,错乱之中竟是给陈玲玲打了一只超高剂量的针药,结果药性过大,竟将陈玲玲双耳失聪。可怜陈玲玲父母乃是高级知识分子,又是海外侨属,当时正被批斗,被打成“知识分子臭老九”和“通敌卖国的海外间谍”,哪里敢向医院就事评理,只好把泪水往肚子里流,忍气吞声,把陈玲玲抱回了家。后来“文化大革命”结束,陈玲玲父母也被平了反,回复了应有的身份地位,经济上也很富裕,花了很多钱到了很多大医院给陈玲玲治疗双耳失聪,可惜早已是于事无补,凭借从美国進口的助听器才能稍稍听闻外界声音。由于这个缘故,陈玲玲从小学时代就与同龄人存在交流的障碍,她几乎是生活在自己的独立的无声世界里,当善良单纯的玲玲随着年龄渐渐长大,陈玲玲的父母也越来越担忧。老两口只有两个女儿,玲玲为长女,此女在自己的庇护下当不会受人欺负,但是二老走了呢?这女儿托付何人?陈玲玲的婚事就成了二老最大的心事。

桂花与玲玲相好,常来玲玲家玩耍,二老便托付桂花留意可否有合适的青年可将玲玲托付,一定要善良、正直、体贴、温柔……反正,要天底下最诚实可信、最忠厚老实之人方可,而且必须要女婿“倒插门”。这二老实在怕玲玲出嫁男方会受人欺负,女儿女婿在自己家,即使真有什么事情,女儿在自己夫妇俩的保护下也应该不会吃亏。桂花自是答应,回来与刘剑锋一说,刘剑锋大笑道,此乃完人也,这天底下也就只有我那老同学陆青可担当此任,吾当撮合这二人之姻缘也。

今日刘剑锋与陆青一讲此事,陆青欣然同意,这些轻度残疾并无大碍,只要人心善良,诚实可亲,就可以,俗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姻缘之事,乃是前世所定,若是自己与这玲玲有这夫妻姻缘,自当早日了结此缘。陆青修炼多年,深知此理,便同意到玲玲家相亲。于是刘剑锋和桂花便带陆青到玲玲家,玲玲父母早已等候多时。前些日他二老听桂花介绍陆青后便向自己机械厂的熟人详细打听陆青为人,所有的熟人都对陆青赞不绝口,那可是机械厂出了名的优秀青年,天下难得的好人,若是玲玲能找到陆青为婿,那是绝对放心可靠的,二老大喜,心想此回当得佳婿,便设盛宴于家中款待陆青、刘剑锋、桂花三人,言谈之中,细细观察陆青,果见陆青知书达礼,温顺诚实,这二老都是饱经世故、历尽沧桑之人,如何识不得陆青乃是人中少见之诚实君子,自己女儿托付于他,断是无忧!顿时笑的合不拢口。

陆青见那玲玲清纯美丽,娴淑可人,一双峨眉淡淡,两片红霞尽染双颊,低垂眼眸,竟是不敢与陆青对视,虽是无言,尽显女儿娇羞之态。陆青心中暗喝了声彩,便对玲玲顿生好感,于是双方便定下了这对象关系。从此陆青在工作修炼以外便又多了一桩事情,每个周末在洪法时间以外,陆青便到玲玲家相聚,与玲玲一家人共同進餐,然后带玲玲到晚枫山游玩。那时节正是阳春三月,浅浅的金沙河流水潺潺,青青的晚枫山万木葱茏,繁花似海,水光山色相映照,陆青和玲玲牵手于花前月下,漫步于林间小道,两人话语无多,多是静静无言,而眼神两厢对视里却有春意涌动,正是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们应该有的浪漫与温柔。

陆青记的那一日的夜晚,陆青与玲玲牵手坐在金沙河边,天上的繁星如小城的万盏灯火,小城的万家灯火亦如天上的点点繁星,星光与灯火相映,倒映在金沙河面,流水淙淙,如幻如梦,竟是分不清哪是灯火,哪是星光。陆青与这个静静无言的女子,仰望着星辰,眺望着灯火,心意恍惚,突见东方天际流星如雨,划过浩大苍穹,壮丽辉煌,竟是二人从未见过的彗星雨。那静静的美丽女子赶紧合十,当是对天许愿,不是都说如果对着流星许下愿望,上天就会成全满足她的心愿么?这女子虔诚的默默祈祷,眼角竟有晶莹的泪花如星辰般闪动,这个寂寞无声的女子是在感恩上苍赐与了自己如此美丽的爱情,祈祷上苍成全自己美满姻缘的愿望。

这一刻,望着这女子,陆青竟是有些痴了。

晚风吹拂,陆青突然想起,在中国古老的星相学中,彗星乃是灾星,代表的乃是不祥之兆,眼前这如此罕见的彗星暴雨,所代表的决不会是幸福与吉祥,而是巨大的灾祸与劫难啊。刹那间,陆青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眼前流星雨的壮丽辉煌突然变的神秘而诡异,这神秘而诡异的巨大天象,将要带给人间怎样的浩劫呢?面对那将要来临的巨大的劫难,眼前这如梦如幻的美丽爱情,会不会象这水中的灯火,飞逝的流星一样,只划过短暂的美丽光辉,瞬间就在黑暗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呢?

星光下,陆青不禁紧紧的握住玲玲的手,仿佛这梦幻般的爱情瞬间就要化为乌有。

(本篇完)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