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灵隐寺外的知了声

江南


【正见网2023年08月25日】

坐在寺门外的亭子下,森森古木,却也抵不住阵阵热浪,汗水早已浸透衣衫。虽已过午,游人依然络绎不绝。入寺的,归来的,都是为了一个“愿”。人流熙熙攘攘,人声吵杂,但在我,眼前来来往往的人影渐至虚幻,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

忽然,一阵知了的叫声响起,水样的滋润,从近亭子的树林间倾泻下来。“吱——”连贯持续,整齐响亮,声音似乎单调些,但汇集一块,却有一种夺人的气势。犹如给暑热中的游人兜头浇下一捧清凉的山泉,顷刻间,浑身变得无比清爽。

突然,知了的叫声戛然而止,一时间,大脑像被掏空似的,只余一具躯壳。静坐石上,没有思绪,没有快乐,也没有痛苦,所有俗世的重负,都被清空,伤痕不在,忧愁不在,疲惫消失,灵魂轻松自在。

虽是暑热难当,人们的游兴,却没有削减半点。红尘中的游子啊!怀着怎样的情思,风尘仆仆,跨越千山万山,你来了。在人世的浮沉中,成功失败,或荣或辱,尊崇和卑微,谁的心灵没有受到过伤害呢?现在,你好像找到了生命的方向。

在五百罗汉殿,我看到七八个年青人和中年人,还有十几岁的孩子,虔诚地对每个罗汉一一揖拜。他们嘴里低声地念叨着什么,虽然听不清,但我感受到他们对神佛的虔诚。这一幕,几乎在每个大殿里都能看的到。我在心底轻声的呼唤:“众生啊!主佛已来世间,那才是拯救我们生命的根本,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是你万古的期盼啊!”

如今,无神论的共产邪灵侵入佛教圣地已经很久了。灵隐寺的匾额,江魔头题字,悬于其上,邪党的政治口号赫然列于景点内的醒目之处。如此水火不容的景观摆在一起,真是荒唐。被无神论和进化论洗脑的国人,满脑子的私欲,他们的拜佛,只是“求”。如此殊胜之地被中共邪灵搞得乌烟瘴气。

山脚下,一道小溪潺潺流过,溪水清且浅,有一些观赏鲤鱼游来游去,它们原来或许也不在这里吧?一些人倚栏观赏,一些人沿溪徐行,或拾级而上,是要看到更多的风景吧。今天的国人,在邪党的毒化下,除了对权钱色欲的追逐,已不知道生命的来处和去向,哪里懂得对生命的敬畏,更多的人已把神佛的的画像当作艺术品观瞻,哪里有什么敬仰之心啊,更不知原本清静道场的殊胜了。

一个从飞来峰回来的孩子向母亲抱怨:“一点也没有意思,就是一堆乱石头。”我为他感到深深的遗憾,曾经那呼啸而来的山峰,震撼人心的场景,令人惊悚的佛法神通,全然没有在一个孩子或者一个游人的内心存有一丝的敬畏,神佛的故事,成为今人不屑一顾的浪漫神话。

今天,在国人心中,旅游,更多的是一种消遣,是逛光景,是吃喝玩乐。故国神州的历史,已被邪党篡改,在邪党进化论和无神论的毒化下,我们忘了自己是神的子民。本来,人生不就是一次世间的旅行吗?只是我们忘记自己真正的家园了。

每个历史时期,俯拾皆是的神佛神奇故事,在一些人眼里,俨然成为一种杜撰,一种演绎,成为一些人附庸风雅的谈资,名胜古迹成为邪党大赚特赚的聚宝盆。如今的神州大地,神圣尽失,敬畏不再。私欲满身的人,为了金钱、权力和美色,毫无畏惧,无所不用其极。

“吱——”又像“急——”,又是一阵知了的叫声。潮水般袭来,从树上倾泻。不知这灵隐寺外的知了声,几人能懂,它们为谁呼叫,为谁而急?年复一年,从远古一直叫到今天,它们还会这样叫下去。

忽然,一种哨音自远而来,细细辨识,方知是寺门外的景点卖的哨子,吹出的声音低沉而忧伤,似乎含着生命中不可排解的苦闷和隐忧。它和灵隐寺外古树上的知了的叫声相映成趣,让人的心灵在淡淡的忧思中去发现什么。寻觅的人啊,你也一定会听到主佛的殷切召唤。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