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牢头狱霸的转变

德辉

【正见网2018年01月13日】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有一段时间是和普通的劳教犯关在一起的,因此接触到了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而这些人,实实在在的讲,和社会上的人大不相同。所以,监狱、劳教所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普通人真的无法想象。

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姓王,大约有50岁,东北人。不知他因为什么原因被劳教,我也对此不感兴趣。

我刚刚被非法劳教时,遇到了他。

平时,我们没有什么接触,他做他的牢头狱霸,我背我的书,大家相安无事。只是偶然有一次,他对我说“我铁拳无敌”,然后挑衅式的瞪着我。我想,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打人你不损德吗?这叫什么本事?!

后来,随着一件事情在他身上的发生,他对法轮功的态度大变,而从他和另外一些人身上,我也发现,劳教所里被关押的人,虽然有诸多劣迹,然而,生命的来源很可能是不简单的,见识上要超过某些所谓的“文明人”。

这里,我称他为“老王”。

老王是一个牢头狱霸,但是,还不是最亡命的那个,那个“人”也很有意思,我和那个人打交道更多一些。

马上要过新年了,一天,老王被警察找去,给他们几个劳教犯安排了一个“任务”,让他们在劳教所的所谓新年晚会上,演一个小品,“诽谤法轮功”,姓王的是主角,给他们的诱饵是减期,最高能减8天期。

一般人不会知道,8天,对被关押的这帮劳教犯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要说8天,他们半天都看得很重。

就这样,他们几个对法轮功真相一无所知的小偷、社会渣滓,就开始按照警察给的剧本开始天天折腾。

我要求见警察,但是,不管我怎么说,诽谤节目还是演了。

我要说的故事,自此开始了。

姓王的当然知道我的感受。折腾之余,他也经常带着一种挑衅的神情,故意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然而,他没有想到,报应已来。

没过几天,姓王的开始咳嗽了,估计他以为是自己卖力的结果,也没当回事。谁知咳嗽越来越厉害,厉害到整个走廊都听的见他如牛吼般的咳嗽声,厉害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恨不得把心都咳出来。姓王的逼着别的劳教犯给他带治咳嗽的中药,也不管事。而且,每当他开始咳嗽,一些劳教犯总是挤眉弄眼、面带喜色......

直到有一天,他坐到了我的对面,依然是带着一种挑衅的神情看着我。

坐了仅仅一小会,姓王的招牌式的咳嗽开始了,咳得那叫一个惨,嗷嗷的,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过了好大一会儿,姓王的咳嗽声渐渐微弱下来,满脸通红的他,又恢复了那种”铁拳无敌“的眼神(此时已然血贯瞳仁),挑衅的看着我。

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按照师父“真、善、忍”的要求,平静而真诚的和他说:“老王,你咳嗽的这么厉害,我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挑衅的瞪着我:“奥,因为什么?”

“老王,你真的不了解法轮功;你不相信的事,不一定不存在。”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带着看他热闹、幸灾乐祸的心态,尽量用一个真诚的、为他考虑的心对待他。

......

他没有说话,渐渐的,脸上挑衅的神情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他有过类似的表情。

半晌无语,最后,老王只说了一句话:“毛泽东不让人相信神,它自己信得比谁都厉害!”

说完,老王抬起屁股走了。

咳嗽声依然如故,依然响彻走廊,依然如牛吼一般。

然而,我发现老王变了,首先,对我,老王脸上挑衅的神情没了,而且,如果我要是在场,他的咳嗽会更紧张,越紧张越咳嗽、越咳嗽越紧张。

而且,从此以后,任何场合,任何人,包括那个最亡命变态的人,如果谁拿法轮功开玩笑,只要一提”法轮功“三个字,老王一个字不说,扭头就走。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警察突然把老王调走了,有人说,是他向警察行贿,警察把他调到养鸡中队去了。

老王的咳嗽,前后一共两个多月。

在那样的大环境下,虽然他一开始在无知中做了错事,但是,从他前后的变化,我觉得他比很多中共的所谓干部聪明多了。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