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宇宙正法的高度看修善

莲心


【正见网2014年01月14日】

因为法有不同的层次,所以善有大善和小善之分,真善和非善之别。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必须站在师尊宇宙正法的高度看待修善问题,才能分清什么是真正的善,才能扬弃小善,修出大法正法的真正大善。

今年五月份,儿媳妇休产假期满,哄孙女做家务的重任全落在我肩上。小孙女很顽皮,一会儿老实气也没有,一眼照顾不到就会捅出篓子来。不是扒打了花盆,就是弄脏了电视,有时还会摔得哇哇哭。整个白天也很少睡个十分二十分钟的觉。什么吃喝拉撒一样照顾不到就出问题。不但这些,我还得见缝插针的做一些家务活。几个月下来,忙得团团转,根本学不好法,发展到后来一学法就犯困。五套功法也不能经常坚持,即使炼功时也是经常胡思乱想的。至于说讲真相救众生的事就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心里也明白,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但心里有时也很矛盾,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炼真善忍大法的,哄孩子做家务的事也不能撒手不管啊!何况儿子儿媳也十分恭敬我。我如果撒手不管,人家就会说我不善,这不是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了吗?大法弟子不得为大法负责吗?!

我心里十分清楚,儿子、儿媳百般曲意逢迎我,是因为他们是有求于我,也可能是被旧势力操纵着把我拽下来。但我的心里也十分矛盾,常常感到心烦意乱,情绪低落,有时还莫名其妙的好发火,不是埋怨丈夫,就是指责儿子,简直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

一个星期天,好不容易赶上儿媳妇在家休班,我到甲同修家去学法。同修问我:“还在看孩子呢?”我苦笑笑,说:“不看怎么办啊!”甲同修语重心长的说:“可是时间不等人啊!正法進程到最后了,得想着跟师父回家啊!你冷静的对照法想一想,这状态能走吗?”是啊,我也曾经无数次的这样问过自己。我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跟师父签约来的,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我怎么能被亲情,被看孩子的家事耽误了兑现自己的誓约呢。那将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明确告诉我们:“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

再说,如果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圆满归位,他所对应的天体无量众生都将失去得救的机会被淘汰,那将会给师父的宇宙正法造成多大损失?那么这个损失的责任该由谁来承担?师父曾告诫我们:“我一直在说,这宇宙中有个理,无论什么生命、谁做了什么事都得面对,谁造成的损失谁偿还,特别是在正法期间更是如此。”( 《精進要旨三》<警醒>)那么追根溯源,一个大法弟子完成不了自己的使命,是因为儿子、儿媳、孙女拽下来的,如此来看他们是不是犯下了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罪呢?从个人修炼角度来看,修炼人要修善这没有错,可是如果站在师父宇宙正法的高度来看,就不行。有对比才有鉴别,由此看来,执着于亲情看孩子做不了正事充其量是个小善,说到底还不算是善。而做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事,从而使大法弟子圆满归位,使其所对应的天体的无量众生得救才是大善,才是真正的善。所以说符合宇宙正法要求的善,才是真正的高德大善。

明悟了法理后,我毅然决然的向儿子、儿媳表态:“从明天开始我决定不给你们看孩子了,我有更神圣的事要做,这样拖下去,我的身体也会垮掉的。你们自己想法雇人来看,我给你们拿钱付雇佣保姆的工资。”听了这些话,儿子、儿媳也只好表示同意。后来通过我不断的讲真相,他们也真正理解了我。

此后,我每个月拿出1200元钱,雇了一个可靠的哄孙女的保姆。这样,我又能投身到配合整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事之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