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求饶

宁海

【正见网2011年02月08日】

在看守所里,提起专门负责强化教育的狱警林指导员来,犯人们没有不怕的,只要听说他来了,就像老鼠见猫似的,吓得浑身哆嗦;他只要用大小眼一斜愣谁,这个人非倒血霉不可;他只要龇牙奸笑一声,这个人不扒层皮,也得掉几斤肉;他只要一努嘴,他的几个喽啰窜上去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让你鼻青脸肿,这是武的一手;还有文的,就是三伏天暴晒,三九天冷冻,伤口上撒盐,嘴里塞满干辣椒,禁上厕所,电击敏感部位等。

有一对年轻夫妇是同修,大学毕业后,刚结婚一年多,妻子怀孕五个月了。前不久,“610”办公室主任和国保科长带人闯進家门,把小两口同时非法绑架,并抄了家,送進洗脑班,软硬兼施一个多月,就是不转化,送進了看守所,交待:上级指示,要限期转化;完成任务重奖,达不到转化指标受罚。

林指导员一拍胸脯,满有把握的夸下海口:“这块硬骨头就交给我啃吧!”

他知道用一般的方法,对付这样的法轮功学员是无动于衷的,他招呼一个女警和两个吸毒女犯人把这对夫妻拖到一间地下室里,把其丈夫程键手铐脚镣,绑在一个水泥柱子上;然后,命人把其妻宫艺华衣服扒光,捆上双手;在三米高的房梁上固定一个滑轮,穿过一根麻绳,一头拴住她的双手,让两个女犯人用力拉紧另一头,把宫艺华高高吊起,悬在空中。

女警说:“只要写了保证书,今后不再炼法轮功了,马上就放你们回家,免得受罪;不然,只要这边绳子一松,甭说大人生命不保,就连孩子也甭想活了。”

宫艺华满腔悲恨地说:“你们这样做,一定要遭报应的。”

程键更气愤地说:“你们太残忍了,太没人性了!”

夫妻俩默默发着正念,求助师父,制止邪恶。

大约持续了七八分钟,姓林的见他们没有任何转化的迹象,就一咬牙,一狠心,下了命令:“把绳子放开!”两个女犯人突然把手撒开,程键“啊”了一声,紧闭双眼,昏了过去。

后来妻子告诉他:下落时,轻飘飘的,像浮在水面上那样,下边有人托着,缓缓落地,像站在沙发垫上。肯定是师父保护的结果。

女警和两个女犯人都惊呆了,缓过神来以后明白了:“你是活菩萨呀!”

再看那姓林的,突然向前倒地,头部正摔在刑具上,额头裂开一个大口子,鲜肉往外翻着,血流如注;大小眼正扎在两个尖齿上,眼珠都碎了,淌着浑浊的血;人也不省人事了。

女警赶紧喊来狱医,送進医院。两个眼珠摘除了,额头缝了二十多针。从此,浑身像长了毒疮似的,流脓打水;皮肤里像有许多毒蛇到处乱窜,疼得钻心,痒得乱抓,死去活来,鬼哭狼嚎。经过了各大医院专家会诊,各项检查,谁也说不清楚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还是那女警提醒他:“求救于宫大菩萨吧!”

姓林的妻子先去试探,见面就给宫艺华跪下了。

宫艺华郑重严肃地说:“我和我丈夫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任何错;必须立即释放,我们要回家。”

跟上级一说,怎么也不答应,还是姓林的直接与上级通话:“我就是听了你们的,才如此下手整治他们,如今,我都命不保了,你们还不放人,你们不放,我放。”

他当即下令:“把宫艺华和程键放了,今后我再也不迫害法轮功了!”

说也怪,他顿时觉得全身轻松了,身上再也不疼不痒了。

出院后,他让妻子领着他,带着儿子,来到宫艺华家,三口齐刷刷的都跪下了,请求夫妻俩宽恕他们。并认真听了真相,做了“三退”。他说:“我昨夜做了一个梦,清清楚楚地看见,有一只大手把我从地狱里捞上来,送还人间。”

“只要你改邪归正,说不定师父还会给你第三只眼呢。”宫艺华指着他的前额正中间尚有疤痕的地方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