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修自己

北京大法弟子 森林

【正见网2018年06月06日】

最近几年,通过参加集体学法,每周有三个学法组,我和一个同修约好一起背法,因我比较忙,一起背法是让同修拽着我,通过学法、背法突破了前一段时间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的现象。使自己的修炼更加精進了,有一种学法如初的感觉。

在去年年底听到我地一名同修A过病业关,住進了市里的大医院,听后我立即赶到同修家与同修的家属同修交流,同修A虽然住院了,我们也不能放弃对同修的帮助,首先要到医院近距离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给同修造成的病业假相,解体旧势力对同修身体的迫害。当时我正念很强,没有任何负面的想法,就是保持强大的正念。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到医院,问了一下医生病人的情况,当时医生对我们说:病人现在呼吸微弱极了,上了呼吸机,还发烧39度多,我们不为所动,就是坚持在那里不停的发正念。一连发了好几天的正念,后来医生就告诉家属说这两天病人的状态一直在好转,发烧也降下来了,要看前几天好像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师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在帮助我们,给我们信心。三天后同修基本恢复正常指标,烧也退了,我们感到真是奇迹,大法太神奇了,医生都说太神奇了,也仅此一例。几天就从重症监护室转入了病房,待了几天后同修就出院了。回家后由于我还担任着做一些大法的别的项目,就没有坚持去同修家帮助她,只带她们去一次她们地区的学法组学法一次,让她们学法组的同修帮助她,帮她一起多学法,精進实修,保持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

可是在今年过年时,她的家人在初五那天给我打电话说A同修又住院了。当我听到这一消息,就急切的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在家时大家帮助发正念,交流交流在法上提高上来不就不用上医院了吗?当时自己的埋怨心就起来了,就不想管她了。心想你们为什么不在法上悟一悟呢,为什么就不能按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呢,为什么一遇到病业的假象就上医院呢,为什么没有一点正念呢,埋怨同修怎么就提高不上来呢!当这些想法出现后,我立即想到是我的埋怨心,怨恨心,而且还这么强,这不是我自己不在法上看问题吗?师父讲过:“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想到师父的法,我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想到同修在难中过不去,就应该帮她,因为她是师父选定的弟子,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帮她。

初六晚上,我们去城里的大医院先去看看她,刚下车我的腿就疼的走不了路,我知道这是旧势力阻挡我去看同修帮同修,我边走边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腿的迫害,走到马路边腿就正常了。到医院看到同修的样子,我心里没有了底,失去了信心,第二天医院要求她们做手术,不做就可以回家了,放弃治疗,开始她们想回家,她爱人坚持要带她回家。可是她女儿不干,一次次的找大夫问,医生说了手术后可能需要100多万元治疗费。她女儿说贷款也要给我妈治病,在她女儿的急切的追问下,让她母亲自己选择做不做手术,她最终选择了做手术。当看到她当时的状态,我也不好给她做决定,只好听从她女儿的,因为看到她当时的状态,就是回家也不一定能有什么好转,弄不好还会回到医院。只是想多帮助她发正念吧。后来,我悟到由于我们的正念不足,被旧势力利用她女儿的亲情進一步加强了对同修的迫害,结果手术后又進了重症监护室,每天需要一万多元的治疗费,一住就是二十多天。我们经常去医院坚持发正念。当我们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后,想到在手术前如果我们能真正的信师信法,正念很强就不会使同修受旧势力迫害到这种程度。

这次同修A住院到今都没有出院,我觉得我有很大的责任,因我这次产生了很强的埋怨心,夹杂着怨恨心,怨同修没有珍惜师尊的慈悲,救了她一次,怎么这么不争气呀,总上医院守不住修炼人没有病这一念,总认为医院能治了她的病,从此我就不太重视帮同修了。但我一直帮她发正念。有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自己一时也把握不好。但是遇事向内找,是师父告诉我们的,“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静下心来认真查找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怨恨心,怨恨心来自邪党文化中的斗争哲学,来自我的私心,来自我的强势的心,我做事一向是以我为中心,我说了算,我认识到悟到的法理,就希望别人都跟我一样能悟到,别的同修要比我悟的好,不是为别人高兴,而是产生妒忌心,还有不愿让人说的心。找到这些人心,我就坐下来发正念解体这些人心的干扰。回头再看同修躺在病床上被旧势力迫害的是多么的痛苦,不能吃饭、不能喝水。每天只能用水漱漱口,看看同修是多么痛苦。我认识到了,让我遇到同修过病业魔难关,是给我安排的一次让我彻底醒悟,去这些顽固的邪党灌输的党文化和不好的观念造成的这些可怕的怨恨心、妒嫉心。找到和去掉这些心使我轻松了很多。

有一天我去医院陪她两天,与同修交流,给她读《转法轮》一讲,让她听有关同修闯过旧势力造成的病业假象的实例,同时不断的给她发正念,解体迫害她身体,特别是对她腹部的邪灵、烂鬼進行了一次彻底的清除,同修说你今天发正念我很舒服。第二天医生换药时,我问医生,她腹腔内怎么样了。医生说今天没那么多的脏东西了,排出的东西清亮多了,也撤掉了好几种药,说明已大有好转了。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次让我向内找提高、修炼的好机会。这么好的机会我开始没有把握好,真是愧对师父的苦心安排,愧对同修遭到的痛苦。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