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糊弄事的心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2月14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自己在学法、炼功、发正念上一直存在着问题:学法时犯困,走神,有两次大组学法时犯困,书都掉地上了。法学完了,师父讲的是什么都不清楚。炼功迷糊,同修看我炼功都睡着了,用手机给我拍了照,拍下来的照片简直没法看。发正念倒掌,自己录下来看时都感觉羞愧的不行。自己也想做好,用了许多办法,收效甚微,感到无可奈何。看到一些同修还不如我呢,内心略觉安慰。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什么问题,总认为是另外空间的干扰太大。那还不是自己没做好招来的吗,还勾起许多执着心。

我每天夜里发完零点正念睡觉,早上三点半起床炼功,别人听了赞叹道:太精進了!听到表扬,自己心里美滋滋的,十分受用。

我一生养成的一个习惯就是爱睡午觉。来到海外环境发生很大变化,特别还得打工维持生活。打工时很多时候没有睡午觉的机会,这对我来说太难过了。语言不通,还要找时间学英语。还要抓紧时间上平台打电话。舍不得时间睡觉,困极了就定上闹钟睡10分钟左右。吃饭凑合,因为煮个速食面吃还得一个小时呢。为节省时间,我经常是把饭从冰箱掏出来就吃。前段时间晚上要去上英文课,一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晚上打电话时,困的心里发痒,坐都坐不住。那种困顿状态下,冲澡、去外面阳台站着、吃点什么东西……常人的法儿都想遍了也无济于事,就是困,人变的疲惫不堪。我也觉的自己的状态不对劲。同修关心的问我,劝我还是要注意休息,毕竟是人身。

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我们讲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不要因为我们修炼了,把常人社会的一切形式都给改变了,这不行。”我这种超出常人社会状态的做法,不也是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吗,这已经是在走极端了,是不符合法的要求了,麻烦是自己招来的。

偏偏在这时外地来了一位同修(下面简称同修A)暂住我家,她第一次看我炼功,率直的告诉我:你炼功动作不对!听她这话,我当时脑袋就大了,心想,怎么都落到这份上了呢,怎么什么都不行了,我还是个修炼人吗,我心沉到了最低谷。

同修A并没有责怪我修的不好,而是在我空闲下来的时候,和我一起对着师父的教功录影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帮助我纠正动作。她满意的时候,我觉的炼功时的能量流在我全身流转,整个身体酥酥的,非常舒服。

我以前最大的不信师就是不相信师父说的:“修炼是最好的休息。”(《北美首届法会讲法》)。炼第五套功法时,师父要求我们盘坐时要:“腰直颈正,下颏微收,舌抵上腭,牙齿微微离缝,嘴唇闭上。全身放松,松而不懈,双眼微闭,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大圆满法》)正确的炼功姿势使我在清醒状态下的炼功和发正念达到了最佳效果。如果我困,就去睡觉,绝不在迷糊状态下炼功。现在我炼功动作舒展大方,自己看着都觉着好,尤其静功,腰直颈正,感觉十分殊胜。也真切的感到炼功就是最好的休息。

平时总把以法为师挂在嘴头上,说师父怎么做就怎么做,当我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时候,困惑多年的问题一下子化解了。

同修A做事非常认真,做什么就把它做好,她刷的碗都和别人不一样。锅处理的锃亮,厨房经她手都变的倍加宽敞明亮。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糊弄事:学法不入心-糊弄事;炼功不到位,迷迷糊糊-糊弄事;发正念倒掌,起不到除恶的作用-糊弄事;打电话犯困,那种状态下能救的了人吗-糊弄事。表面看人还挺精進,二十四小时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着大法的事,实际哪样也没做好,都是在糊弄。唉,这叫什么修炼人哪,还在享受宇宙第一称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令人汗颜!

糊弄事是邪党文化的东西,看上去事情不大,却使自己的修炼大打折扣,使讲真相达不到救人的目地。师父在讲法时也提到了糊弄事的问题,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有时候媒体用你们,有的时候项目用你们,你们的想法,那种党文化的极端做法、说谎、糊弄事的工作作风,真的使他们受不了。”我们真得应该重视起来了。

修炼已经到最后了,什么人心都得去,自己修和师父给去是绝对不一样的。师父说:“大志者学正法,得正果,提高心性,去掉执著方为圆满。”(《大圆满法》)让我们拿出修炼如初的劲头儿,真修、实修,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感恩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