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曾德慈抚育千古忠臣

艾益民

【正见网2018年03月17日】

母尝教我忠,我不违母志。
及泉会相见,鬼神共欢喜。
    
翻开史卷,在南宋抗元英雄文天祥的遗诗中,人们熟知的《过零丁洋》《正气歌》,已成为千古流芳的旷世绝唱,而这首《邳州哭母 》,把对母亲的深情系于国运,同样表现了文天祥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和对母亲教诲的感激之情。在国难当头之际,文天祥的母亲曾德慈支持了儿子文天祥投身抗元事业。

南宋咸淳十年(1274年)九月,元军二十万,在丞相伯颜的统率下,兵分两路,向南宋大举进攻。同年十二月,在江西赣州任职的文天祥,接到太皇太后(南宋理宗之后)的《哀痛诏》,诏书中要求各地文经武略之臣,率勤王之师,奔赴临安(今浙江杭州),以救朝廷之危。次年正月十三日,文天祥又接到了太皇太后的诏旨,让他赴行在(皇帝所在地)、勤王护驾。文天祥捧诏书痛哭。三天后,他便传檄诸路,招兵屯粮。

然而,招兵之事,谈何容易?朝廷眼下自顾不暇,根本谈不上给招募的军士,发放粮饷。所需军费,都是各地自行解决。为了招兵抗元,文天祥决定舍家纾难,将自己的家产,全部捐献出来。可是,这一决定,能否得到家人的支持?

有一天,文天祥来到母亲的房间,便说: “母亲,眼下国家危难,孩儿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接太皇太后两道诏书。”

“哦,诏书上说的什么?”曾德慈关切地问。

“诏书要各地招勤王之师,赴京抵御元军入侵,而且近日就要启程。”文天祥答道。

“国难当头,理当为国效力,你放心去吧,家中之事,不必挂念!”曾德慈以为儿子文天祥要辞行,毫不犹豫地说。

“军兵招募齐了,儿肯定要与母亲分别一段时日,”文天祥欲言又止, “只是……眼下军费难筹,儿决定……”

曾德慈见儿子吞吞吐吐,想必是有难言之隐,于是她说: “孩子啊,有什么事,你就痛痛快快地讲吧!”

“母亲,孩儿不孝,请您老人家原谅!”说着,文天祥便跪在曾德慈面前。曾德慈见状,大吃一惊,她赶快起身,扶起文天祥:“孩子,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你就讲吧!”文天祥起身,边扶母亲坐下,边说: “母亲,由于军费不够,孩儿决定将家产和历年俸禄的积蓄,全部捐作义军费用。”

曾德慈一听是这事,顿时茫然,不知如何回答。文天祥见状忙说:“母亲,孩儿不孝,不仅不能好好侍奉您老人家,反而把仅有的家产,都要捐出去了。如果您不同意,孩儿再另想办法。”

“不,孩子!”曾德慈爱地望着文天祥,“你这是办正事,办大事,娘支持你!说实话,娘心里一下子,还真拐不过弯来。但娘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都没了,哪还有家?孩子,只要是为国效力,娘什么都舍得!”

说着,曾德慈起身,从箱中翻出一个首饰盒,她将盒子递给文天祥: “孩子,这是娘嫁给你父亲时的陪嫁首饰,你拿去当了,充当军费吧!”

“母亲,这怎么行?您还是留着吧!”文天祥连忙推辞。

“孩子,这就算娘献给义军的一份心意,你一定要收下!他们能为国流血捐躯,我这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收下吧!”曾德慈又将首饰盒递给文天祥。

望着深明大义的母亲,文天祥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他双手缓缓捧过首饰,哽咽道:“母亲,孩儿代表义军,谢谢您老人家!”

在文天祥的精心组织下,一支三万人的义军,在很短的时间内,组建起来。从此,文天祥驰骋在抗元的最前线。

残酷的战争环境,紧张的战斗生活,使得文天祥不仅无暇侍奉母亲,甚至连母亲及家人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景炎二年(1277年)八月十七日,文天祥的部队,在永丰空坑,被元军击败,当时曾德慈与孙子文道生,险遭元军俘虏。面对这纷扰的战争年代,曾德慈处之泰然,她以巨大的毅力,与广大百姓在一起,经受着战争带来的苦难。

为了使母亲少受颠沛流离之苦,文天祥让在惠州任职的弟弟,将母亲接去赡养。不久,文天祥的部队,也到处转战。祥兴元年(1278年)八月,朝廷加封文天祥为少保信国公,封曾德慈为齐魏国夫人。消息传来,已在病中的曾德慈,感到无比欣慰,她为儿子而高兴。

九月初七,曾德慈不幸病逝,享年六十五岁。当时,文天祥正处在抗元的紧急关头,无暇为母亲服丧,只能由弟弟文璧、文璋,奉送母亲灵柩,往惠州安葬。母亲去世,儿子却不能亲往料理丧事,这在中国古代,实属大不孝。然而,在民族存亡的时刻,文天祥只能舍小家顾大家,以抗元事业为重。为此,他在《哭母》这首诗中,写道:“古来全忠不全孝,世事至此甘滂沱。”同时他也相信母亲会理解他的选择,因为尽忠于国家,也是母亲对他的一贯教诲。

“母尝教我忠,我不违母意。”文天祥壮烈的一生,确实是在履行着母亲对他的殷切期望和谆谆教诲。

曾德慈,平凡的女性,不凡的母亲!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人物

神传文化网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