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 兑现神的誓约

美国青年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23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初跟随父母一起得法修炼,在大法洪传25周年之际,写下我这些年来修炼的点滴,以证实大法的伟大与殊胜,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生来本无望 大法赐新生

在得法前,我曾经是一个几乎无望的生命。母亲刚刚怀孕就有非常强烈的孕吐反应,半个月的时候去医院检查,由于医生的误诊而做了半个小时的钡餐,还吃了各种磺胺等孕妇绝对不能碰的药,可是之后症状并没消失或减轻,再去检查才知道是已经怀孕了,父母当时特别后悔,一直担心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结果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成了先天的唇腭裂,在我半岁去做缝合手术的时候也发生过血喷,差点没命。

由于先天不足,在得法前我根本就无法自己走路,脑袋似有千斤重,一走路就开始头朝下的摔跤,听妈妈说我摔过二百次都不止,还有一次从很高的沙发上头朝下的摔下来,摔成了大头娃娃,被带去医院从脑袋里往外抽血,差点做开颅手术,后来听学医的同修说我这种症状是脑瘫,根本活不了几年,之后又得了心肌炎,那时心脏就像豆腐一样一捏就碎,医生也一次次嘱咐家人说,这孩子不能生气,不能激动,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剧烈运动……就这样,在得法之前,我从来没有下地走过路,即便出门也是被家人背着、抱着……

一九九六年年初,缘分到了,妈妈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战友送给爷爷的《中国法轮功》,从此我们全家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沐浴在大法恩泽下的日子无比的幸福,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都不翼而飞,也像所有正常的孩子一样能跑能跳,甚至第一次上了幼稚园,大法开智开慧,刚得法不久的我就可以通读《转法轮》,《精進要旨》〈警言〉前面所有的经文都会背,每天跟着同修一起学法一起炼功,盘腿无论多久都不疼,遇到任何事情也都会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我深深的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无论是对于一个脑瘫的孩子、还是对于一个刚刚上幼稚园的孩子来说,无一不是大法修炼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如果没有师父,我也许早就离开这个世界,可是现在却拥有了全新的人生。谢谢慈悲的师父赐予新生,替我承受消去那巨大业债,谢谢慈悲的师父赐予大法带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弟子无以为报。

二、修炼懈怠遭大难 师父慈悲生命挽

2014年,我独自一人来到美国,一边适应着美国的环境,一边体验着这里的生活,由于本地同修彼此住的分散,而且我刚来,所以跟同修们还不熟,很少接触,加之之前在国内大部分时候都是被父母带着、催促着学法炼功,自己的那种自觉性并未养成,所以一个人的时候便渐渐开始变得懈怠,安逸心逐渐的膨胀却又是那样的不易察觉,后来又因为在学校的学习较好而开始执着起了成绩,每天都被各种考试分数弄得心里面七上八下的不得安宁,日子一天天过去,可是我的修炼反而退步了,渐渐混同于常人,终于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被旧势力下了狠手迫害,我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并撞断了我的脖子。

当时因为是跟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在一起,把他们吓得不轻,紧急叫了救护车把我送进了医院,那个时候我全身都无法动弹,但是经医生检查过后,发现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虽然我的脖子被撞断了,但是脖子上的神经却完好无损,所有骨骼错位的地方都像安排好了一样给神经留了一定的空隙,但是因为他们发现我的情况太过严重,本地医院根本无法治疗,便又连夜用直升飞机把我空运到了我们州的另一个城市。

在这段时间里我并未接受任何治疗,但是在第二天同修们来看我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有了力气可以握东西了,之后更让我惊喜的是,当我的寄宿家庭驱车赶来看我的时候,他们除了帮我带了几件衣服之外,手上唯一捧着的竟然是我的《转法轮》,那一幕这辈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安排让他们带来的,即便当时的弟子如此的差劲,可是慈悲的师父依旧不离不弃的守护着我,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我把《转法轮》放在哪里,他们也并不清楚这本书于我而言有多么重要,他们甚至不知道我在看这本书,但大法是我在难中唯一的希望与支柱,他们却那样“自然的”为我带来了《转法轮》。我紧紧怀抱着《转法轮》,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谢谢师父再一次挽救了弟子的生命,今后弟子一定好好修炼,再不懈怠,再不懈怠……

接下来我顺利做了手术,几个同修一直守护在手术室门外为我默默发着正念一直到手术结束,当我仍处于麻醉状态但已然能感知到疼痛的时候,同修们带着我的寄宿家庭一起为我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我安然入睡。我很感激同修们那个时候为我付出的一切,虽然大家那个时候正在忙着推广神韵,但是当知道我的事情之后一直都在为我不停的发正念,我在医院的时候也有同修每天都来看我,跟我交流,陪我学法,为我增添着正念。

从车祸发生入院到出院回家,整个过程仅历时6天,这在人中是根本不可能的神迹!术后第二天,我开始在床上炼第五套功法,第三天下地走路,第六天出院回家,而且从此伤口处再未感受到任何的疼痛,两周内拿下脖子上固定的支架,一个月后开始跟同修一起出去配合推广神韵,然而就在我回家后坚持每天学法炼功的同时,每天不时会感觉锁骨处偶尔像针刺一样,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在为我调整身体所以并未放在心上,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由于先天不足而造成的鸡胸没有了,高低不平的肩膀也恢复了,当时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跟父母视频的时候我让他们看,他们也都流着泪说:是的,一切都好了,都好了!

又一次的死里逃生,脆弱的生命在师父的守护下再一次延续与挽救,又一次生命在法中更新与从生,我真正的清醒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曾经的孩子该长大了,其实我早就该明白,在成为大法弟子的第一刻起,我的生命就已经不再属于凡尘,无论身在何方,无论周围的环境是松是紧,都应该牢记师父的教诲好好修炼,在勇猛精進的同时兑现曾在主佛前立下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愿,因为为众生,是我在这宇宙中存在的意义……

三、选择了救人 师父便给了我最好的一切

在来到美国第二年协助推广神韵期间,我当时正面临一场很重要的升等考试,正在犹豫不决有点不想去的时候,同修来了电话问我的意见,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决定跟同修一起去挂门把,虽然学业重要,但救人更重要,众生可都在那眼巴巴的盼着呢。就这样我们一起挂了一天的门把,晚上跟当地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和交流。

但是当到了考试那天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紧张,一直以来,我的英文都不是太好,而且前两次的模拟考试,我的成绩对于过线分数还有一定的差距,我就这样在没有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胆胆突突的参加了考试。但是整个过程却异常顺利,就好像有人在带着我写一样,甚至最后还破天荒的提前交了考卷。虽然在交卷的时候我仍旧很担心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但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还是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吧。

那天吃过午饭后我偶然遇到那个老师,刚开始她神情很严肃的叫我去办公室说有问题要问我,当时一看她的表情心里就凉了半截,心想这下完了,就冲教授这表情估计我八成是考砸了,可是当我在她办公室坐下后老师却问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咋学的?你去找人辅导了吗?还是花了很多很多时间学习?还是用了我给你们推荐的练习网站?”我先是一愣,然后结结巴巴的说:“我周末有事还没来得及复习,您给我们的网站我也只是做了一遍题,但是至于那些错了的题目暂时还没时间看……”

这个时候教授突然扑哧一声笑了,然后很开心的告诉我,说我考了我们学校有史以来最高分,甚至超过她教的所有的美国学生的成绩,整张试卷上我只错了四个小错,她兴奋的告诉我在她任教期间还从未见过考的这么好的,那天我的教授不但到处得意的跟别的老师讲这件事,甚至还告诉我她希望我下学期继续选她的课。

从教授的办公室出来后,我再也抑制不住眼里的泪水,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是师父在鼓励我,也仅仅是因为在大法需要我的时候我选择了救人,而今天师父却安排了这么好的结果。

四、在项目中救人与修心

由于专案的关系,之前从未碰过专业软体的我不得不开始边做边学PhotoshopIllustratorInDesignCorel VideoStudio 等一系列软体,虽然我完全属于纯菜鸟级别,但并没有多少畏难的心,因为我相信,大法无所不能,只要救度众生需要,再难我也一定可以学会,但其中最难的倒不是技术,而是做事过程中被千磨百炼才去掉的那一颗颗人心。

去掉不耐烦的心以及后天观念。在跟同修一起配合做真相图片的时候,每一张图在成为成品前几乎都会被专案负责人要求修改好几遍,有的时候五、六遍,有的时候十一遍、十二遍,刚开始的时候心里真的是极为不情愿的,就是觉得自己最开始做出来的东西最好,为什么要让我改?而且每改动一次都需要再自学新的技能,这太麻烦太难了。

但是我心里也知道,毕竟不符合要求的图片用不了,我也知道,带着强烈自我观念与人心做出的图也根本发挥不了救人的作用,所以刚开始只能是强忍着耐着性子一次又一次的讨论、修改,渐渐的,通过每天的学法以及一次次心性的磨练,不耐烦的心没有了,不服气的情绪也消失了,内心由开始的躁动不安变得宁静与祥和,我开始认真的考虑着同修中肯的建议,虚心完善着手中作品的每一处不足,甚至有的时候跟同修在电脑上远端配合可以保持五、六个小时不动地儿,在我们圆满完成任务之后,同修惊喜的告诉我,我说话的时候吐字发音变得清楚了。

去掉自满以及证实自我的心。一次被同修找去帮忙做网站logo,当我满心欢喜的拿着我做了好几天的东西交给同修的时候,却不幸传来了需要再次修改的消息,同修要求我把其中一部分的颜色换了。那种不满的、不服气的情绪又再次涌了上来,也许是因为做了一段时间的设计而有了自满的心,觉得要求修改的同修并不懂设计和配色,他又怎么知道换一种颜色就一定好看呢?当时原本是抱着要跟同修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心去按照同修的要求换了颜色,但是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好看,看着漂亮的logo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原本是因为正法需要才被师父赋予的能力却妄自尊大的想要贪天之功,我一定去掉想要证实自我的心,做一个真正纯净的法粒子。

这方面的例子还有许许多多,在经过了许多事情,偶尔回头看一看自己走过的路,看看那一张张被打磨、修改过后的图或视频,我发现,每一次,当我按照师父的要求纯净自己,当我按照法的要求去修自己,放下那许多的观念、放下那许多的抱怨与坚持的时候,都会收获意外的惊喜,整个画面变了,有时甚至是跟最初的设计完全不同的感觉,就好像亲眼看到了一个生命因自己的改变也同时帮助它们同化大法的更新的过程,在放下执着、丢弃自我以及后天观念的过程中,手中的作品也完成了它本身生命的更新与改变,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完整发挥着自己小小的力量。

五、了悟情 修炼如初

为了更好的向中国大陆的众生讲清真相,RTC平台新成立了写作组,有短信组、彩信组以及配图组。因为我曾在早前就一直在给彩信做配图,对这一块比较熟悉,所以协调人便让我做了配图组的组长。刚开始一直情况都很好,我也谨记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的一切,并不去限制组内同修作图的构思、内容以及形式,我相信每一个人看到同样的一封彩信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我也知道每个人只要做出自己的特点,也一定会有属于同修的众生因为看到图片而得救。

但是时间长了,被同修夸赞的多了,欢喜心和显示心也逐渐的冒了出来却没有察觉。有一天我忽然很得意的在想,看我组长做的多好,一直这么平稳的带着项目,从来没有什么矛盾。但便是因为这不正的一念而招来了磨难,也因为我一直用很重的人心和人情来处理和对待跟同修之间的关系而埋下诸多的隐患。忽然间就跟其中的一个同修发生了很大的矛盾,而我在这个时候也并没有找自己的问题,也忘记了要守心性了,一股无名火冲着同修便发了出去,结果也因此我跟这位同修从此断绝了联系,而他也从小组里退了出去。

但是当协调人告诉我同修退组了以后,我好像一下子醒了一样,我知道,无论从表面上看这件事情我有没有错,但是同修在这个时候决定退出专案便一定是我的问题,而且碰巧的是,在当天晚上学法的时候,正好是学师父的《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当读到师父说:“那些个你们互相之间被你们用人心排挤出去的学员,当然也是没做好了,愤愤不平的走了的,你不把他找回来你也是犯罪。你以为那象常人的事,过去就过去了?那么简单?”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那天晚上,我几乎是哭着读完整个讲法,那种心酸、绝望的情绪也一下子涌了上来,好像看不到希望一样,可是与此同时我却还是没有向内找,而是钻了牛角尖,我觉得如果我当初不当这个组长的话也许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这是多大的罪呀,我要怎么弥补呢?当时很极端的想着,不管这件事情将来我要承担怎样的后果,但至少我不能再让自己有犯错的机会,便很坚决的辞去了组长一职,也因此而删去了连络人中大部分同修。

正是因为并没有站在法上向内找,我内心的痛苦并没有减轻,反而却更加的封闭自己,哪怕在跟少数几个同修交流的时候,当他们指出我的问题所在的时候,我仍旧认为大家都在向着那位同修说话,却一点也不考虑我,我也带着情绪愤愤不平的乱喷一气。第二天,很久没有联系的父母同修来了电话,虽然相隔很远但他们感应到我最近似乎出了什么问题,我告诉了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说着,眼泪又出来了,觉得委屈的不行,与此同时,甚至连小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抛弃的片段也一股脑的涌了出来,我就在心里想啊,我对你们每个人都那么好,可是为什么到头来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结果,如果不是因为在乎你们我至于这样吗?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曾经紧紧束缚着我的身心的绳索似乎一下子被打开,啊~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情啊!因为我从小便是一个情很重的人,但也正是因为情重,所以才越来越封闭自己的内心,除了跟自己要好的朋友,旁边的人我谁也看不见,可以视而不见的任意伤害,就好像一张大网,把自己,也把自己周围的人紧紧的窒息,但是当所谓的自己在乎的人伤害了自己的情感的时候,为了自保,为了不被伤害,便会不顾一切的再去伤害那个曾经看似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但其实当自己陷在情中的时候,想到的也只有自己,只有私,却从未真正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从未考虑过是不是真的对别人好,是不是会伤害到对方,但慈悲却不同,那种包容万物的能够融化钢铁的神的慈悲原来竟是那样的美好,洪大……

此刻,一股热流通向全身,我终于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慈悲的感觉,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将坏事变成了好事,给了弟子提高的机会。从这一刻开始,我决定要彻彻底底的放下情,严格要求自己,无论面对任何人或事,一定不用人的情去衡量一切、判断一切。在感到被常人朋友伤害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是情;在感到被同修刺激到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是情; 在感到被忽视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是情,当很讨厌某个人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是情……渐渐的,情在我身上的表现渐渐减弱,虽然偶尔还是会不注意,但我已经基本可以做的在每一次情的物质涌上来的第一刻就抓住它并解体它。

从那之后,我似乎又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用心做好三件事,每天坚持炼功,不但在这过程中彻底去掉了曾经无论如何也戒不掉的看电视的执着,也学会了包容,学会了理解,学会了配合,我明白了当一个人能够容纳万物的时候,你就是他们的主,一个人相对应的心的容量有多少,与此相对应的宇宙就有多么的繁荣,同时这个生命能够忍受痛苦的承受能力也就越大,包容的生命就越多,这些原来都是相辅相成的存在,同时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也能够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不断的用法的标准衡量与归正着自己,体会着作为一个法粒子的殊胜与幸福。

六、结语

我的修炼历程已经走过了二十一个年头,我知道自己一直都修的很差劲很差劲,但慈悲的师父还是不离不弃的一次次点化、扶持着弟子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内心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任何一种语言去表达……在每一次过不好关的时候,在每一次因为自己的人心执着而创造出一堆麻烦的时候,我不知道师父又替我承受了多少,唯愿在今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可以更加的勇猛精進,永远不忘修炼如初,用在法中修出的神的慈悲,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圆满回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