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皓月行

紫菂

【正见网2017年01月10日】

那一晚,月亮格外圆满,光芒四射,乍见她,竟全身为之一震,因为那晚是八月中秋,每一个中秋,我都是在对师父的思念和感恩中度过,我总是恭恭敬敬的摆好月饼和水果,遥望大洋彼岸。

可是今年却没能如此。只有在我开门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头顶圆圆的明月,对师父的思念,刹那间如潮水般涌在胸口,我忍住难受,虽然天已很晚,但我必须继续做未完成的工作。

冥冥中的安排都有深意。今年暑假和一位有缘人的相遇,一双无名之手瞬间改变按部就班的工作钟摆,这位有缘人老板对我和家人说:“好像这个工作就是给你们量身打造的。”这是一个目前国内很火的美术加盟学校,适合的专业和报酬,尤其还有宽松的工作时间及环境。

然后立即就去培训,然而,接下来我吃惊的了解到:原来我们加盟的这所美术学校,不仅颠覆传统、而且推崇的正是两个毁掉人类艺术的败类,甚至画集直接就有表现鬼怪魔兽,令人悲哀的是,这个垃圾学校收费奇高却能大行其道,在美术教育界发展奇快。

去还是不去?我本能的排斥介入其中,但心底里有这样一念:修正自己,并给众生开辟真正的艺术之路。我完全相信师父会帮我开创环境。第二天早晨启程前,我在师父法像前许愿:弟子不管走到哪里,定时刻牢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请师父加持弟子精進不怠。

走过戒备森严两面搜身仪器乱响的安检、走过随时监控安有摄像头的栖身酒店,我默默发着正念,戴上耳机聆听师父讲法;培训中要求参加培训的老师画夸张变异的丑恶形象,我却通过天使表现善和美,因为这是师父教给我的,我的这幅画作被来自全国各地、各美术大学毕业的老师们投票选为第一,培训老师却带着轻蔑的眼神要大家重选;为颁发证书的考试中我再次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表现怪兽,被监考老师严厉斥责“无法通过”,我坚持自己应该做的,结果是最后领取证书时,我们一行人给我颁发的竟然是“校长资格证”,其他人是“教师资格证”。

回到家已近中秋。总部要派人指导校区环境布置,然而总部的指导就是贩卖垃圾,据说八月中秋节一过就能来到。面对这个情况,我和家人同修商量:大法弟子不能给鬼怪容身之地。时间紧迫,但我们必须赶在总部来人之前就把学校内装修布置好,布一个散发着“真善忍”信息的能量场!

重重艰难,时间、精力、甚至专业都不足(我毕业后一直没画画),老板期待的又是总部老师的指导,似乎我们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然而我们知道我们能成,因为我们背后是无所不能慈悲伟大的师父。

马上开始行动。我们已有很好的布局方案,整面的立体浮雕和书法以及走廊作品,既呈现西方艺术殿堂般的庄严感,又有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兼容东西方正统艺术,大气又高端--老板被说服。

接下来不辞辛苦奋战,除了工人木匠偶尔干活,从策划到购买原料、每一幅作品的绘画制作,每一笔每一个细节,我们全部依靠修炼中师父赐予的智慧和体力来完成,楼上楼下所有的展架、长廊、墙面、甚至包括房顶,到处悬挂、张贴、摆设的都是大法弟子的作品。

总部老师飞来又飞走了,除了打手机几乎什么都没做,投资人一顿抱怨;总部的教材成千上万元,为了不让众生受污染,我们果断毁掉大部分,我们悟到这里必须大法弟子做主,紧接着投资人就任命我们当校长;总部发动各校区参加全国大赛,大法弟子不给不正的因素补充能量,获奖者会出国旅游,我们也没时间出国,因为从根本上说,众生需要大法弟子的救度,而不是浪费时间陪他们游玩,悟到这些,我们不组织学生报名,大赛广告不知何时从墙上飘落,被学生踩在了脚下,投资人从热衷到几乎忘记这件事。

我知道师父把这一方众生交给了大法弟子,这里的校区集中了大学高中和小学,我深深知道:一个大法粒子只有放射出纯正的光芒,才是众生生命永远得救的唯一希望!在这样的信念下我改变着自己,也努力提高专业境界,只为不辜负众生的等待、师父的期盼。

我走至窗前,只见皓月长空,澄澈高远。竟有如此浩然明月!

月亮在高空云海间穿行,信步从容,从不停歇。也曾有惊涛骇浪,也曾有乌云滚滚,深不见底的黑暗、纷乱如麻的幻象,然而灼灼华光遍布宙宇黑夜,月亮洒下的,永远是一片明亮和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