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媒体系统专案拨打体会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1月10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虽然是新学员,也想交流一下这次全球电话组针对大陆媒体系统专案的拨打情况。记者,电视台,宣传部,教育局,新闻出版局这几个单位的号码我都遇到了。

1、先说记者,是一包北京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心的,我的切入是记者报道如果失真会伤害到当事人,看了报道的人也会受到伤害。最长的听了2分23秒,告诉他自焚是造假,他说不知道,要是法轮功就免谈,我又打过去他又听47秒,告诉他我就是在这些负面报道中走进法轮功的。同样是中国人呆的地方,台湾有几十万人炼。他又说有多数少数的问题,他就是党员,说我反党就挂断。再打正在通话中。有听26秒就不敢听的;还有说不报道法轮功,跟他没关系的;还有要报警的;还有一个用英文骂人的。

2、宣传部门是挂电话最快的,再打不接。我的切入是先讲宣传部讲的事情老百姓会相信,而且带有很强的目的性,会起诱导作用。如果失真的话,那就会伤害到某些人,再讲自焚。有一通四川的接听1分53秒,她明确表态法轮功是负面的,还是要报道。再打正在通话中,我就感觉好像是座机呼叫转移到手机上了,试着发了翻墙网址,结果真的发送成功。只有一通听了5分34秒,他一直在听,还问我讲完没有,他能不能挂电话,我说没说完就继续讲,他问我炼法轮功多长时间了,我告诉他就是在中共负面宣传中我走进法轮功的。展开讲了自焚真相,610非法,活摘罪恶等,中途没回应,但翻墙网址念完后他挂电话了。还有一通他说如果是法轮功就不听了,这时我想起给记者打时也有这么说的,这一次我没正面回答他,接着讲了自焚造假在联合国备案,之后他没再听。至少我把这个没人告诉他的信息告诉给了他,对他会是一个触动,也许他会去找自焚真相。

3、教育局和新闻出版局还有广电局基本都听几分钟,一通四川教育局的态度很不好,还有一通湖北广电局的我打了4通,我讲的他都不相信,态度很不好。这些案子打下来,只有福建电视宣传中心的一通,说知道我讲的这些,造假的不会宣传,但三退她不知道,给了她翻墙网址。

专案第一天开始时没说自己是谁,而且看着案中的号码,就总是在如何开头上费了时间,还自己给自己制造紧张,打电话犯憷,致使前两天状态没能调整好。还正赶上家里的小弟子消业,咳得很厉害,半夜也一直咳,我也没能休息好。心里想不管是不是干扰,都不被带动,就是要调整好状态打好专案。后两天先告诉对方自己姓什么,不是单位是个人,但有事情要问一下,对方一般都会降低防备。案中是三类号码穿插编排的,把案中的教育局、广电局、宣传部分类拨打,切入语就不用再在头脑中总想了。打电话过程中小弟子在旁边会时不时的咳嗽,要是以前会埋怨小弟子吵到我了,通过修心性,现在能守住心性不被带动。我就想小弟子咳的声音也是能量,也能清除众生背后的邪恶,我就继续打。特别是最后一天状态最好,心里想着大法弟子是主角,还看到同修发的信息:“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正念更强了。先领了2包,结果一打连续几个都接不通,又去问同修,同修说也遇到这样的号码,也许是阻挡,不要管它。我给同修回复说,越是阻挡越是要打。还加了一个大大的【正】字,我是想说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同修也给我回复了一个大大的【正】字。

打完专案,回想这几天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比如说:发现案中号码都打不通就马上去问发案同修,同修很忙还要回应我的问题,其实想一想也不是很着急的案子,在大组交流时再提出来也不晚,自己影响到同修发案真是不应该。还有,在写这篇交流稿时还发现自己最后一天领的案例复制时没看好日期,毛毛躁躁的错领了前一天的,这都是自己要修的。

我想起了师父《精進要旨》<警言>的一段法:“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个人体悟:只有修好了自己,才能更好的证实法。

最后恭祝师父新年好!
同修们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