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七年 处处神迹显

山东大法弟子 山野

【正见网2016年12月03日】

我住在三县交界的山区农村,是一个年过花甲的农民。一九九八年八月份,经同修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我走进大法的这一天起,神迹就不断出现。我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仅我们这个空间显现的神奇事,就叫人惊叹不已。

一、多年气管炎一夜根除

我患有慢性气管炎多年,中医、西医、各种气功都尝试过了,不能根除。特别是到了冬天,一犯病就喘不动气,真是受罪。刚开始修炼大法时,全村只有一本《中国法轮功》,没有书学,我就先跟着大家学炼动功。没想到晚上睡觉时,师父给净化身体,感到一股力量在胸部用力一抓,顿时感觉全身轻松、舒服。多年的气管炎令我呼吸不畅,没有力气干重体力活,没想到只学了法轮功动功,师父就把我的病治好了。至今,我没再吃过一次药。

二、将死的猪自己活过来了

我们这里主要经济收入是养猪,所以几乎每家都养猪。一九九九年年底,一个猪贩子拉来一车小猪,卖给我们村。没想到这一车小猪都染上了猪瘟,村民买家去的小猪几乎都死了,我买的小猪也躺在猪圈里,口吐白沫,奄奄一息了,我准备拖出去埋了算了。

我有一所老房子,父母住在那里。晚上,我和妻子去父母的住处打扫屋子。到偏房拉开灯一看,墙上挂着狐黄的牌位。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法:“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就跟妻子说:“这些低灵的东西不能供。”就动手去撕,妻子因为没学大法,就阻止我,不让我撕,我还是坚决的撕掉了。

不一会,就听到外面有动静,天黑看不清楚外面。只听响动的声音越来越近,有东西进屋里来了。我俩一看,是那头将死的小猪跑到这屋里来了!我俩吓了一跳,不由的同时“啊”了一声。只见小猪来到盆子里喝了几口水走了。一会儿又来喝水。妻子说:“太神奇了,这猪怎么自己好了呢?”我对妻子说:“这是我按照我师父的要求去做了,把那牌位撕了,清除了低灵的东西。小猪就自己好了。”

后来这小猪长成了一个大肥猪,而其他家买的小猪全都死了。

三、真相条幅神隐

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带一同修去挂真相条幅。山路崎岖,非常难骑。我们由师父加持,越过了山岭,来到岭下一个村庄。刚把一条条幅挂到电线上,突然警车过来了。同修一看警车来了,借着夜色隐藏起来,我因为有摩托车,走不开,只好站在那里。我对真相条幅发出强大正念:快藏起来,别让警察看见。警车里出来三个警察,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走错路了。随即问警察:去某某地怎么走?警察就告诉我怎么走,指的还很详细。我说:谢谢!那真相条幅就在三个警察头上飘荡着呢,他们真没看见。

这时已是晚上十一点了,警察走了,我却找不到同修了。在那附近找来找去,没找到。我着急了,心想:是被警察带走了?还是回家了?就赶快回家去找,一看没回家。又急忙返回原处。一看表已是深夜一点了。冬天的夜晚非常寒冷,山风吹在身上,打着寒颤。我骑在摩托车上,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找到同修。等我快到原处时,我看到那真相条幅还在夜里飘荡着,不一会我就找到了同修。

这一晚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在我的心里却是惊涛骇浪:遇到警察时的怕心、条幅神隐的惊喜、找不到同修时的着急、找到同修后对师父的感恩,这就是大法修炼啊。师父让我们救人,过程中让我们修去各种人心执着,成就着我们。

四、埋在地下的自来水管漏水之后

大概是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突然就在家里坐立不安,心里就想去老房子里看看。因父母不在了,老房子空着,通常十天半月的我也去不了一次。这次昨天刚去过,今天就在家里呆不住了。到了老家发现家里的自来水管没水。我昨天来的时候还有水,怎么今天没水了?就到邻居家问是不是停水了?邻居说没停水。我想肯定是埋在地下的自来水管漏水了,水压达不到,所以我家的水管里没水。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想来老房子看看的原因。随后我就去找人来帮我修水管。

人找来了,却无从下手。因为我们这里的土质属于沙漏型,水管里漏出多少水都会渗漏到地下去,地表面上看不到水。从邻居家到我家得有一百多米,水管全埋在地下,怎么找到漏水的地方呢?大家一筹莫展。

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我有师父,我肯定能找到。一边想着,一边拿镢头随意的扒开一个地方。几镢头下去,漏水的地方就出现在眼前。来帮我修水管的人吃惊的问我:怎么找到的?你怎么知道是这里漏了?我说:你们都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有师父帮我。因都是本村的,互相之间都了解,我们一起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五、师父给摩托车加油

二零一二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和一同修去另一山村挂条幅。那村离我村很远,往回走时已是深夜两点多,山路又难走,我看摩托车油表指针显示油也不多了,就把摩托车放在同修家里,打算第二天白天去骑回来。

第二天我去同修家骑上车,就直奔加油站去加油。加油站工作人员打开油箱盖一看,油箱里的油是满的。就问我:“你这油箱里的油满满的,还怎么加油?”我一看,油箱里确实是满的。就想:是不是车放在同修家里,同修给加的油?我得给同修油钱。就回去问同修。同修说:“我没给加油啊,我也不知道你车里没油了。”我一听,知道同修不会说假话,那这一定是师父给加的油啊!我和同修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六、馒头房的故事

十七年前,我家有七口人。上有八十多岁的父母双亲,下有三个上学的孩子。我患气管炎多年,干不了繁重的农活。为了养家糊口,我在乡政府驻地开了一家酒店,来酒店吃饭的多数是乡里当官的,吃饱喝足之后,多数不支现钱,只写一张欠帐的白条子。时间一长,白条子收不上钱来,资金就周转不动了,酒店就被中共官员吃死了,只好把酒店改为馒头房。

大法刚被迫害的时候,我们没有真相资料,我就用写对联的方式,写上“法轮大法好”等内容,往电线杆上贴。这样做毕竟数量有限。到了二零零一年,我们这里终于有了资料点,但量很小,仍然不够用。我就用蒸馒头挣的钱,去镇上的复印部大量复印资料,每页五角钱。我们这里是贫困山区农村,同修们经济上都不很宽裕。我的馒头房为那时的真相资料做出了贡献。

可是不久我被邪恶绑架了。在看守所里,恶警把我吊在铁门上,用电棍电,直到我休克昏过去。很多同修都顶不住酷刑的折磨,妥协了,转化了。我没有。但我在心里也在担心着一件事,就是我的馒头房。平时是我和妻子在经营,我被非法绑架后,妻子一个人怎么办呢?特别是机器维修这一项,妻子是从不插手的。想来想去没办法。最后把心一横,都交给师父吧,师父自有安排,我只按大法的标准去做就是。

后来因为我不写“三书”,不转化,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我从劳教所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的馒头房还在正常运转着,而且还经营的不错。原来是我被劳教后,我的二女儿就辍学了,回家帮着经营馒头房。期间,有好几家人看我的馒头房能挣钱,我又被劳教了,就趁机也上了馒头房与我们竞争。奇怪的是,新上的馒头房没多久都下马了,只有我们的馒头房在坚挺着。我听了妻子的讲述后,心里一直不停的谢谢师父,这绝对是师父给看护着。

我到馒头房后,先去查看机器。因妻子说这馒头机三年来就没坏过。我打开机器一看,真的惊呆了:那手腕粗的轴,只剩了拇指粗了!这一通电不就断了吗?!我问妻子:你就一直这样用着?妻子说:是呀,就这样用着。我再也忍不住,感恩的泪水肆意横流。“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师徒恩〉)。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负师父的精心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