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期间买票小记

粒子剑


【正见网2007年03月02日】

其实连“春运”这个名词的本身都是邪的,这里的“春”就是指为了毁掉中国人的传统而被中共扭曲词意的“春节”,这个名词其实应该叫“新年”。

新年期间中国这个交通运输简直遭透了。我去一个同学家,在山东的德州转一下火车。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火车都挤的满满的,可是所有的车票却几乎都很难买到。我出了站先找售票厅,远远的一看,呵家伙,这队伍,从售票厅门口开始算,足足有七、八百米长,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队伍的顶点,排吧!队伍旁边每隔几米就站着一名身穿军装的年轻人维持秩序。当今的中国人自觉遵守秩序的意识已经随着党文化的侵入而灰飞烟灭了。

这使我想起了一个当地人给我讲的故事,附近有个县城,头几年非常乱,打架、抢钱之事时有发生,为了杜绝这一现象,公安就派出了大量警察白天、黑夜的到处巡逻,遇见可疑人员就抓住审问,自此社会治安变的好多了!为了严打还闹了不少笑话,一次有个人晚上回单位误了时间、怕大门关了就快跑了几步,结果被经过的警车不由分说弄回了公安局。以史为镜,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社会治安到了非要靠暴力强制手段才能勉强维持的时候,那么这个政权离退出历史舞台也就不远了。

排了很久,终于能進到售票厅内了。可是尽管有大批的军警在维持秩序,我还是发现在我進入大厅的那一分钟前后有三个人没有排队就挤了進来。在售票大厅我眼看着前面马上就应该排到我了,可是怪事又发生了,一波波的身穿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不时的越过排队的人群出现在售票窗口,手中的钱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小叠火车票。不知这些人的票都去哪里了。等我们旅客再买的时候往往得到的答复是:票卖完了!尤其是一些客多的车次这种现象更是普遍。历尽两腿之劳和腹中之饥,终于到排我了,一问,我要的票三天前就没了,那我要三天后的吧,一问,也没了,我说不是今天刚开始卖的吗、这不是始发站吗?人家说,对,就是卖完了。真是百姓排队好辛苦,内部人员无需等。

没办法,看看能否上车补票吧?一進候车室,在必经的过道边上立着几张桌子,上面放着几台电脑,前面挂着几个大字:请出示有效证件。几个警察懒懒的坐在那里,看见谁不顺眼就叫过去盘查一番,据说这也是为了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所使用手段之一。

没票不让進站,而且不售站台票。上不了火车怎么办?先把肚子填饱吧,来到了站前的小饭馆。这里的胡同不大,但每家小饭馆门口都趴着条大狗,足有一个成年男子重,据说是晚上看门用的。我要了碗米饭,同小老板攀谈了起来,当问到可不可以搞到当天的车票,得到的答复令我很吃惊:票可以搞到,但是手续费是票价的2倍多!我此时恍然明白了为什么普通旅客买票如此费劲,而车站人员却能优先的、成批的买到任何车次的车票。原来看似服务于人民的“严厉打击倒卖火车票”有它的另一种解读方式啊!实际是等于说要把犯罪的机会只能留给中共自己人!真的是只有掌握了中共黑话解码方法才能读懂中共的黑社会式话语系统。

德州车站如此黑暗,中国的其它车站呢?中国的其它官方部门呢?看来中国再有钱,如果由中共来统治,百姓永远摆脱不了受穷、受苦、受害的命运。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