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音乐盒

彤心


【正见网2004年08月05日】

从前,有一座小村庄,叫作西村,而在西村的另一头则是东村。西村和东村仅隔一座山,但西村的人却从未到过东村,为什么呢?原来在西村中,流传着这么一则骇人听闻的传说:自从有一个老婆婆到过东村后,东村的人竟然在短短几天内不是急速的老死掉,不然就是发疯自杀死掉了!所以东村没有人留存下来,变成一座布满诡谲气氛的废墟了。西村的人都在猜测那位老婆婆一定是恶灵的化身,来吸取人的生命。也因此,西村的耆老们总是告诫着下一代千万不要跑去已荒废多年的东村去。

就这样,西村的人们从不敢越过山头到东村去,西村的人也吓唬调皮的孩子们,说如果不乖,就要把他们送到东村去,调皮的孩子马上就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变的比谁都还乖。东村的传说虽然也一直这么流传着,但是一代过一代,一代过一代,渐渐的,这个传说在人们心目中不再那么恐怖了,变成只是吓唬小孩的玩笑而已。

有一次西村的人聚在一起开村民大会,大家都觉得西村物资不足,应该出去扩展扩展。村子里面最勇敢的大毛马上提议说:“不如我们到东村吧!说不定东村的物资相当丰富,够让我们的子孙用好几辈子呢!”村子里较青壮的少年们也纷纷附议:“是呀!是呀!早就该去了!”“这样我们的土地就更多了!放在那边多浪费呀!”但村子里较年长的耆老们面有难色的说:“我们不能违背老祖宗的遗训呀!再找其它地方看看好了!”大毛却义正严词的说:“有谁真正到过东村,不一定老祖宗的观念是错的!只是道听涂说,难道我们要继续错下去吗?”老年人们根本压不住已经充满斗志与兴奋状态下的青年们,最后终于协议说:先派大毛、二毛、三毛三兄弟去探勘,再决定怎么样。

大毛、二毛、三毛三兄弟怀着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踏上了探访东村的路途,花了整个白天的时间越过了山坡,到了东村的时候,天色已暗。东村果然就像传说中的,一片漆黑死寂,偌大的空间中只留存三兄弟沙沙的走路声,三兄弟战战兢兢的观察着身边的任何风吹草动。“啊!”忽然听见三毛惊慌的大叫一声,“发生什么事?”大毛、二毛迅疾的回过头紧张的问道。三毛眼睛直直的盯着旁边的草丛说:“我刚刚好像看到一只狐狸一闪而过!”大毛、二毛松了口气说:“只是只狐狸,怕什么怕,早知道就不要带你出门!”说完自顾自的又往前走。不一会儿,又听到三毛的惨叫声,两兄弟回过头刚要笑三毛时,却看到三毛惨白的脸色指着地上一堆堆散乱的骨头,这下三兄弟果然都毛了起来,不知要不要往前走。

正当犹豫中,二毛示意两兄弟要他们看前方不远处一丛丛的亮光,透过皎洁的月光照射下,那个金光更显得诱人了。好奇心驱使着他们继续前进,当越走越近的时候,三兄弟忍不住兴奋的加快脚步,他们想要证实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终于他们已经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答案,原来那些亮光是月光照射黄金时反射所造成的,虽然多年的灰尘已经覆盖着黄金,但仍掩盖不住黄金的光芒,东村一幢幢的房子竟然都是黄金盖的。大毛、二毛高兴的手舞足蹈,喊着:“我们发财啦!”但只有三毛担忧的说:“我觉得有点怪怪的!为什么东村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这些到处都是黄金铸成的东西?”大毛、二毛不以为意的说:“管他这么多!说不定是强盗把东村的人杀死了,强盗又互相残杀,所以一个人都没有呀!反正现在这些全部都是我们的了,西村的人看到我们没回去,以为我们被鬼怪吃掉了,就更不敢来了!”

善良的三毛不禁提醒大毛:“是你建议全村的人来探索东村,现在又要独占这些宝物,这样不会很对不起村子里的人吗?”已被利欲薰心的大毛,根本听不進去三毛的话,加上二毛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说:“以前我们在西村贡献这么多,西村的人会感谢我们吗?只有这种危险的任务才叫我们来?你就是这么笨,难怪老是被人欺负!”大毛、二毛不理会三毛的话,决定巡视整个东村,看是否有更珍贵的宝贝,三毛在这阴森森的气氛环绕下,不禁也加快脚步跟着他们。

当他们走到村子的尾端时,听到一阵清脆亮耳的音乐声,原来这个音乐声是从一间毫不起眼的小木屋所传出来的,三兄弟纳闷的想:“为什么全村只有这间房子不是黄金铸成的呢?”三毛说:“大哥、二哥,我看我们还是别進去好了!你们看这个村子已经荒废这么久,为什么还会有音乐声呢?让我感觉非常诡异!”大毛、二毛嗤之以鼻的笑说:“你这只缩头乌龟,不進去,怎么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宝物?”说完大毛、二毛就迈着大脚步走進去了小木屋,三毛胆胆怯怯的走到木屋的门边,一点都不想踏進去。

原来那一阵悦耳的音乐声是从一个美丽的音乐盒传出来的,令人觉得诧异的是,周围所有的桌子、椅子、柜子都是灰尘,就唯独这个音乐盒一尘不染,迳自发出音乐声出来。大毛、二毛心想这个音乐盒一定是个宝贝,阵阵轻柔的音乐声似乎诱使着大毛、二毛说出自己的心愿,大毛心痒难耐的说:“我想要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剑!”说完,一阵光芒从大毛的头顶冒出,光芒跑到音乐盒里竟不见了,一把锋芒锐利的宝剑却出现在桌子上,大毛兴奋无比的拿着那把宝剑不断飞舞。二毛见状,也期待的向音乐盒说:“我想要一位全国最漂亮的妻子。”说完,二毛头上也出现一阵光芒,跑到音乐盒就不见了,马上眼前出现的是一位婀娜多姿,青春曼妙的女郎,二毛深情款款的拉着她的手,随着音乐高兴的跳起舞来。

三毛在门边看的也心痒痒的,原来音乐盒可以达成任何愿望呀!刚他想踏進屋子的时候,脑子却轰一响,猛然想起母亲去世前的叮咛:“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理智的阻止他進入屋子内。继续的,他看见两个哥哥不断的向音乐盒提出愿望,那种贪婪无度的狰狞,让他感到好害怕,而两位哥哥的头发好像一根根的变白了,三毛终于明白了:“原来音乐盒是抽取人的青春精华去换取愿望呀!”可惜两位哥哥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还不断的提出愿望。看到两位哥哥的头发已经变的半白了,三毛着急的不知怎么拯救他的哥哥,突然灵机一闪:“治标需治本!”马上冲進去抱起音乐盒就往屋外跑,大毛、二毛在后面着急的嘶喊着:“快把音乐盒还给我呀!”可惜他们已经青春不在,怎么追也追不到三毛。

一直听不到大毛、二毛的叫声后,三毛才停下来。音乐盒还是不断的传出诱人的音乐声,三毛努力克制自己不受它的影响,三毛将这个音乐盒重重摔在地上,想把它摔坏。但音乐盒刚一接触地面时,竟然变成了一只光滑亮丽的狐狸迅速窜逃。三毛大吃了一惊,回过神后马上拾起身边的石头用力不断往狐狸身上丢,终于丢到狐狸的头,狐狸昏死了过去。三毛把狐狸五花大绑后,将狐狸安置在地面上,并且到旁边的树林捡了许多树枝,准备把狐狸烧死。

当他回到原处时,却听到一位少女哭泣的声音,绳子绑着不是狐狸,却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少女哭泣的告诉三毛:“好心的先生呀!我因为来山边捡材,看到一只可爱的狐狸被绑在这里,好心的帮它解开绳子,哪知道它竟恩将仇报的把我绑在这里,求你救救我!”三毛看到少女楚楚可怜的模样,感到相当疼惜,马上要帮她松解绳子。当他要松解绳子时,却发现绳子跟他绑的方法一模一样,感到有点迟疑,又联想到东村以前就是因为一个老婆婆進来之后才变成这副模样,难道老婆婆就是那只狐狸,而这位少女也是那只狐狸?三毛马上停下了手,为了确认这位少女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决定测试一下少女。三毛大声的问少女:“你一定是狐狸变成的对不对?”少女惶恐的说:“不可能呀!狐狸有尾巴,我又没有!”三毛接着说:“还说没有!我都看到你的尾巴了!”说完少女马上紧张的转过去四处检查自己的尾巴。三毛哈哈大笑说:“你果然是狐狸!我们人类根本就不会长尾巴,也不会想到要检查自己的尾巴!”

突然,少女狰狞吼叫一声,又变回了狐狸,想要咬三毛,还好三毛反应快,马上闪旁边去。三毛指着狐狸说:“你作恶多端,害了那么多宝贵的生命!”狐狸马上狡辩说:“我从来都没有害他们,我只是满足他们的愿望,是人类自己太贪婪才会害自己的!”三毛生气的说:“你还不知道悔改!你让他们失去自己的青春,害一些已经无青春可换的生命因为欲望得不到满足而自杀,如果你不去引诱他们,现在这里可能还是个快乐的村庄!”狐狸惨笑了一声:“说这些都太晚了!你哥哥已经走过来了,只要我又变回音乐盒,我照样可以引诱他们!”说完狐狸马上又变回音乐盒,音乐的声音果然驱使着大毛二毛跑过来!

三毛着急的想要生着火,他一定要在两位哥哥未到之前毁掉它,两位哥哥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三毛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中把火生着了,他马上把音乐盒丢到火堆中,只听到他两位哥哥惊呼着:“不~不要毁掉它!”抢着要去拯救音乐盒,三毛用力拦阻着他们,好在哥哥们已经变老了,力量不那么大了,所以他还拦的住,三毛一边拦阻一边告诉大毛、二毛:“音乐盒是狐狸变成的!它要害你们呀!”火堆中传来零落的音乐声夹杂狐狸的惨叫声,果然让大毛、二毛镇定了一会!三兄弟静默的望着火堆,音乐盒已经完全不见了,却是一只狐狸痛苦扭动的哀嚎着。一直到火灭了,狐狸已经完全化为灰烬了,三毛才慢慢告诉大毛、二毛一切事情的发生源由。

月光依然照着东村,但黄金的光芒却不见了,一切都变回到原来的模样,一切一切他们所许的愿望也都凭空消失了,原来这些都是狐狸所制造出来的幻象。唯独东村的百姓也活不过来了,大毛、二毛的青春也消逝掉了,他们感到非常难过。大毛、二毛羞愧的对三毛说:“谢谢你没有让我们一错再错!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颜面回西村了,你拿着东村残余的一些物资回去吧!”三毛却鼓励两兄弟说:“大哥、二哥你们不要太难过,知错能改最重要,不如我们一起合力好好的整顿东村,让它重新变成一块肥沃的土地,再邀请西村的村民们过来吧!”

大毛、二毛接受了三毛的建议,他们着手整理东村,除了将过去东村百姓的尸骨好好安葬,还把一些屋舍补强整理,又开垦了许多田地及物资,经过他们的努力,东村变成了一块富庶的土地。他们三兄弟一起回去阔别已久的家乡,带着西村的村民们来到东村,大家都非常感谢这三兄弟用心的开垦,让西村的物资能够有所延续。从此以后,在东西村中,再也没有流传那一则恐怖的传说,而是三兄弟用心开垦的故事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