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课记--从西洋文学谈起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1年12月28日】

由于一位任教于大学的弟子,想利用一段学期中的空档参加海外的洪法活动,但是期间有段课程实在无法提前、延后。正令她十分为难时,心念一正:如能找个弟子代课,自己既可出国洪法,又能让学生接触大法……结果这几堂“西洋文学”课程,奇妙地落到我们两位学自然科学的弟子身上。在大法中修炼,我们深知,同科学一般,文学也只是法在人类这层所开创的。站在大法基点上,大法弟子是可以谈论任何常人学问。当自己正念一出,接下课程时,脑中清楚地浮现“文学”的概念。常人的文学不就是藉文字,包含着思想、情感与想象来描述生命的作品。所以文学的核心就在“人”本身。历史上的文豪,实际上不就也只是面对梦幻、无奈与无常的人生,将感受述成文字罢了。像《红楼梦》、莎士比亚戏剧之所以脍炙人口,原因是因为他们赋予了文字背后的内涵,作者将自己对生命的认识,包藏在文字创作内。对于学文学的学生不就更该告诉他们:文学不是写作技巧,唯有更深地去感受生命的意义,才能写出动人的作品。

所以一切变得简单,不在于形式,只要将法的内涵注入在这课堂中,这本身就是伟大的文学作品。于是我们从正见网英文网页选了一篇弟子的文章当课前作业,课堂开始安排一小段电影“绿色奇迹”(The Green Miles)谈业力转换的情节。令我们意外的是,同学中竟有少数几位显露出对大法的深恶痛绝,平静的心告诉自己化解仇恶唯有用善的力量。在大学里只当过学生的我,上台前没有太多思考,很自然我从电影情节谈人体功能、谈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谈德与业、谈善恶有报。另位同修甚至现身说法,谈自己先天携带的功能。不知不觉中我们打开了生命中不被熟悉的另一面!

时间转眼过去了,原来凶恶不耐的脸孔,在我们谈宇宙真实的过程中,逐渐卸下自己观念,自然展开笑容,溶入在讨论中。那一瞬间,我对洪法讲真象又有了新的认识,当自己越纯净时,那股源自法的力量超出想象,推动着自己。那种智慧不源于思考,技巧应运而生随意所用。修炼如此,文学当然如此,同化宇宙特性展现的就是智慧。

记得在一次正见交流会上,有位同修说:“没有讲不清的真象,只有修不好的自己”,深深震撼着自己,所以更能认识到洪法讲清真象是正法弟子专有的修炼试金石。在这最邪恶的时代,愈显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伟大,大法弟子逐步同化法的过程,一次次的锤炼,也就造就了最伟大的觉者。

当下笔写这段经历时,突然发现这个弟子的一个正念,带动了一群生命走正了自己的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不都是一篇篇感动宇宙生命的伟大文学巨作吗?只是用人类的语言恐怕很难表达。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