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从理上去执著

美东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08月18日】

执着心会在遇到的事情上表现出来,这个心那个心,所以在事上去执着,大家很熟悉,交流也多。但也可以从理上修去执着,这个比较抽象,一般交流很少。

打个比方,院子里有颗毒藤,沿着墙垣攀长很凶了,要除之,比较方便的是看到枝叶就剪,其整体势头被抑制,这就像在事中修,立竿见影。但也可以试着寻找其连接土壤的那一节径,这需要耐心的探寻,就是要理悟。最后,找到后,也就只狠狠的给上一剪,断开这段连接土壤的径,哪怕只分离稍稍一厘米。毒草表面看起来,没受影响。可是,十天半个月后,修剪枝叶和断其主根的方法不同就显露出来了,前者可能枝叶又长出来一些,院主又要有一番辛苦,之后又有一番感慨,而对于后者,表面上看,毒草看似还在老地方,枝还是枝,叶还是叶,但其整体上没有了营养供应,已开始枯萎。

因为就只一剪刀,所以也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从理上修往往就是简单到说不出什么来,很多过程都是大脑思维,好像在钻牛角尖,悟明白了,也就修去了,比较抽象,往往说不清楚,比较难被理解。

举个例子。比如从法中我们都知道修炼要去执着心。那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修炼一定要去执着心?为什么要修得无漏?执着心是什么构成的?高层生命为什么这么怕业力?我们肉身的空间到底是个什么空间?为什么人这样可以消业的生命形式,可以在底层空间创建却不能在高层空间立足?等等,这些问题看似好像有点幼稚,但如果悟明白一点,悟深入一点,其实也就找到了那个执着的总根径了,那时再看执着就是另一番面貌了。

从法中知道,三界过去是没有的,高层空间都是德(功)的空间分不同层次,但是生命体多了,社会关系交往多了,私心就产生了,也就是产生了业力。随着岁月的漫长,大量业力的积累,最后到了要污染整个宇宙的程度。就像人类的环境污染,工业高度发达后,污染严重到要破坏人的生存环境了,必须要建立统一的排污处理系统,全球还要搞二氧化碳排放控制。同样,宇宙要治理这个业力问题,而不是简单的炸毁,就要产生一套完整的消业机制,于是三界就建立了,可以消业的人的生命形式就产生了。

个人体悟,因为德与业可以相互转化,所以也可以说根本上是一类物质,德和业上下两个方向的表现,主宰着两大空间。三界外是德(功)的世界,三界内是业构成的空间。德的空间是没有系统的消业机制的,所以高层空间的生命的准则很简单,业大的就是坏人,大家都怕业力。业是德被私心污染后的表现形式,到了三界的核心--人的空间,那是专门为处理业力而设计的宇宙垃圾处理中心,这里一切都是以业力运化为基础,讲的是造业、还业、业力轮报。

业力产生了情这种物质,这个情不是高层德的空间的慈悲,但有着对应关系。个人体悟,情也可以看作是被业污染了慈悲,降低了层次,成为很狭隘的个人感受,情理所当然的控制着人体,各种情的浓缩凝聚,也就成了各种执着心,人依此演绎着为人设计的消业剧本。

寻着这样的理悟,我们看到,人的空间本质上就是业力空间,执着心也不过就是一个个业力团,把着执着心不去,等于就是把着业力不放,把着情不放,也等于张扬着业力,可是高层空间又没有消业的机制,业大的就是坏人,那能修成吗,能回得去吗?反过来看,去执着、看淡情,也就是在消业。

在人中修炼,久了觉得很辛苦,而且似乎矛盾还是不断的涌现没个头,这个难那个关,这没什么可奇怪的,这就是业力空间的特点。要知道这里是宇宙垃圾或污水处理厂,很多生命都可能永远的回不去了,就在这里当垃圾了被销毁了。可见,要在业力的空间,寻找你的满足,除了能满足那个业力构成的执着心之外,不会有另外的选项。这里生命的渴望就是能够消业,从根本上被救度,大法就是在给这里的生命这样的机会,谁悟谁得。

正因为这里是业力空间,除了被大法救度之外,都是业力的各种表象而已,包括人的情绪与矛盾,高兴也好,沮丧也罢,全来自于情,也就来自于业的各种运化。从法中知道,人的命运是根据业安排的。

因为这个环境就是为人量身定制的,人没有选择,只能这样生存轮转,而高层空间不可能让人这样负载业力的生命形式存在。所以,对真正修炼的人,人中面对的好坏,得失,好恶等等,有什么好入戏的呢,无非都是一堆业力的处理而已,对人的情都会看淡看淡再看淡。渐渐的,那种明理了悟后的看淡,实质上也就是从人的业根上剪了那决定性的一刀。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