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学员难忘当年“四•二五”

净莲

【正见网2018年04月20日】

我是长春大法弟子,又到“四•二五”了,十九年来,每逢“四•二五”,情不自禁的令我回忆那段珍贵的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可堪回首!

记得一九九九年“四•二五”那天,长春风和日丽,恰逢是周日,白天我们到长春工农广场的三角广场(即:吉林省实验中学、长春市光机所、吉林工大三个单位的集中之处),按惯例,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弘法,晚上六点到辅导员家参加集体学法,刚到那儿,我发觉今天有点儿异常,辅导员夫妇表情严肃,没有把《转法轮》宝书拿出来,等到学员都到齐了,辅导员宣布了一个消息,就是:天津学员到青少年博览杂志社,如实反映炼功受益情况,该杂志社登载了何祚庥诽谤大法的不实报道,天津警方抓捕四十五名学员。辅导员说:现在情况非常紧急,长春火车站已经买不到上北京的火车票了,我们决定租旅游大巴去北京,有想去的学员请到长白山宾馆门前集合,之后,一位阿姨马上回家取了一万元钱,作为租大巴的车费,学员们就纷纷回家了,我当时还没打算去,忽然师尊的新经文《挖根》浮现到脑海里:“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我当时就悟到:要听师父的话,走出去向政府反映实际情况,于是,我快速到超市买了两袋面包片儿,准备在车上吃,到住处准备两瓶凉白开水,让同事帮我请个假,告诉她,我到北京去旅游,拿了《转法轮》和五十元钱,快步来到长白山宾馆门前,车里只剩下一个座位了,似乎是给我留的,大巴就出发了,辅导员严肃的告诉我们:下车后,可能有被捕的可能,情况很紧急。我那时很不以为然,也没害怕,告诉旁边的阿姨:如果有人问咱们,咱就说来旅游的。我们这车学员,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才七岁,有母女、有一家三口同行的,大巴一路顺风,八点半左右,大巴行驶到四平以北,郭家店位置的时候,司机突然刹车,让我们不要动,几位辅导员下车,说是时任长春市政法委书记杨多勤率领公安尾随我们而至,辅导员与他们谈判,不让我们随意走动,后来听我弟妹的老父亲(时任一位高校的保卫处处长)讲:那天他接到通知,长春市处级以上的公安干警全部出动,参与拦截我们了。这样,我们的大巴就被拦截了,僵持了将近两个小时,老学员让我们守住心性,司机后来让我们下车,他们把我们集中到一个地方,杨多勤开始讲话了:“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法轮功也很好,北京那边已经和平解决了!你们不要去了!回长春吧!”后来学员们拿出《转法轮》给他们看,他们并不反感,也接受了学员送给的宝书,我们就上车了,司机还很诧异:“这一车人怎么没有一个抽烟的?!”学员们就给他讲了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情况,大家其乐融融!同时主动给司机送饮料和吃的,我也把自己带的面包和水送给司机,折腾了大半宿,我们一点也不困,大概凌晨四点半左右,我们就近下车,到炼功点炼功,后来听说:有内线出卖了我们。

我回家简单吃点早饭,八点之前我第一个到单位,按部就班的打扫卫生、为同事打热水,一位同事阿姨刚進办公室,就嘟嘟囔囔的跟另一位阿姨说:“昨天法轮功到北京闹事儿了,我哥哥,省委老干部,今早八点到省委开紧急会议,讨论此事儿。”我方晓得,政府又要搞事儿了,我刚回来,闹什么事儿啊!尽扯谎,我没告诉任何人我去北京的情况,一切就像没发生一样。这就是我所亲历的“四•二五”。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