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干扰 珍惜香港证实法的机缘

———纪念“四•二五”香港游行体会
海外青年弟子

【正见网2018年04月20日】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我和同修们抵达香港,在过海关的时候,以往我会不停地发正念,这次跟同修们聊天,过海关时受到海关人员的刁难,差点不能入境。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我的正念很强,马上发正念心里求师父。我义正严辞的拒绝海关人员的无理要求,告诉他我有合法的证件。最后,他同意我入境。记得有位同修告诉我,有一次她持有合法的证件过海关时,却被香港海关人员拒绝入境并带走,想到这件事有点后怕。正念否定这一切,清除操纵香港海关人员拒绝来参加游行学员入境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下午我来到景点附近的炼功点炼功,听当地同修讲,特务组织青关会,在香港多处摆设假灵堂,污蔑师父和大法,青关会花钱雇佣人员,穿着法轮功黄色洪法衣服,冒充法轮功学员坐在假灵堂前招摇撞骗。他们这种无耻的行为遭到附近商铺和市民的强烈不满。我想听到这件事情也不是偶然的,望同修为此事多发正念。

炼完功,回到酒店。住一起的同修早已到达,她讲,她一到香港就遇到病业假象干扰,身体不舒服。我想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为她发正念。

隔天早上四点,同修的闹钟响了,我听到了却不想起来,不久闹钟铃声再次响起,我想我应该起床炼功了。起床后喊同修起来炼功,她小声的回应我并没有起来。我就为她发正念,不久她就起床学法了。

早上搭巴士来到集合地点,参加集体炼功。然后是新闻发布会,乐团的同修集合进行表演前的练习。这时,天空下起了雨,伴随着阵阵冷风,我看到站在我前面的男生同修,身体已经在瑟瑟发抖,这时我也感到自己冷的已经没有力气,不停的发着正念。大雨并没有阻止我们的表演,在集会前,天国乐团同修進行了表演,没有一位大法弟子因为阴冷的天气而退却。

用完午餐,乐团的同修集合進行游行前的练习,音乐指导同修冒雨为乐团同修的吹奏做了现场指导。雨越下越大,看着雨顺着帽沿滴下来,我感到这是神佛的眼泪,邪恶旧势力肆无忌惮的对师父、对大法進行污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下午的游行开始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乐器肩带和乐器是拧着劲的,别说吹奏了,就是拿着乐器走都困难,一首曲子结束,我开始调整肩带,可是不行,怎么调整都没有用,心里开始着急,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我以为是肩带的问题,就和后面的同修换了肩带,可还是不能吹奏,我感到自己走在队伍里面滥竽充数,心里难过极了。中途休息时,我和左边的同修交换了肩带,他用的这种肩带款式和我以往参加游行时用的肩带样式差不多。我试了一下,不错,这下可以好好的吹奏了。到走的时候,发现同样的情形又出现了,连一首曲子都不能完整的吹完。我马上悟到不能再向外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了,要向内心去找自己的执着。

最后来到人潮最多的繁华商业区,道路两旁人山人海,当我看到这么多众生等待救度,再难也要尽力吹奏。心想等下定点表演的时候,一定好好吹奏。

当天国乐团的队伍来到以往定点表演的地方,我看到前面的同修并没有走过去列队,而是往存放行李的方向走,我不解的问为什么不去那里定点表演,那里有很多中国游客。指挥同修讲,这次好像没有申请到定点表演,所以游行提早结束。

听他这样讲我的心好痛,作为天国乐团的成员,我们千里迢迢赶来香港,为的是助师证法、救度众生。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每一位同修都应该向内找,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 ”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游行结束后,在等回酒店的巴士的时候,我不停地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心里向师父忏悔,想到这次游行整个行程自己做的很差,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我好想给师父跪下来,请求师父原谅。

回来的飞机上,在写稿之前,想到自己在这次游行中的表现,眼泪止不住的流。每次来香港参加活动,渗透着师父多少的心血,我却因为自己没做好而失去很多救人的机缘。

最近看了新唐人电视台传奇时代栏目组制作的《天国乐团》,我感到很震撼,有的时候因为时间很赶就不想来香港参加游行,错过了很多次来香港证实法的机会。看到节目中其他国家天国乐团的成员,很多同修是上班族,每次参加活动都要克服重重困难,下了班匆匆忙忙赶去机场,睡很少的觉,在飞机上学法,虽然很辛苦,但大家都很积极。

香港,是多少同修想来,却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来的地方,自己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今后一定珍惜。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