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见证师父法理奥妙的几个实例

轻舟

【正见网2017年11月14日】

本人从修炼日记中摘选几篇,用自己的修炼经历,见证师父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是“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的,师父所讲的法是真实不虚的,绝无谎言,只要修炼者细心体悟,大法奥妙尽在其中。

见证一:“师父找徒弟”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觉得很幸运,也深感师父用心良苦,茫茫之中找“弟子”。那是1983年,那时自己刚刚考上大学却因体检不合格休学一年,回家疗养。在这一年中,我有三四次做同一个梦,就是自己去一个军营看一本杂志,或一本书,但不知道是什么杂志什么书,大家知道,那时师父还没传法,《转法轮》也没发表。我觉得很奇怪,但又不敢跟家里人讲,我们家是基督徒。我也没当回事。

1988年我到一个城市工作,与我哥骑车翻山越岭去报告时,在山坡见到了那个军营,跟梦境一样。当时我们累了休息一下看到了这个军营的大门,我真想过去看看书架里有没有那本杂志和书。但我还是没跟我哥说,把这迷埋进心底。

到199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亲戚告诉我他炼法轮功了,有一本书叫《转法轮》,我心头一振,马上叫他将这本书借我看看。由于他知道我是虔诚基督徒,没拿过来,三天后我就去拿。从此开启了修炼之路。后期才知道那本杂志是气功杂志,封面是师父打坐炼功的照片,而那本书就是《转法轮》。

见证二:《转法轮》名句真话,真法绝无谎言

1998年4月12日,开始看《转法轮》,一开始自己也没当回事,因为自己年轻力壮,身体没病,主要想看看里面的理论,讲些什么道理。所以也就象看小说一样,在陪孩子做功课的时候在他旁边看。一看,里面讲的道理都是以前所未闻,而且老师讲的内容逻辑很好,理论和逻辑无懈可击。我头脑里出现问号或问题的时候,下一句就在解释。我当时觉得很奇怪,这本书似乎是为我而写,又似乎是老师当面在讲并解答我的疑问。我那时很高兴。看到第三讲,讲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学会”。还有动作?我立马要求亲戚教我炼功,那是4月15日,也是看书第三天。

见证三:师父法身就是师父是活生生的

在《正性注解》中师父告诉弟子“当人们看法身时,又是一个完整的独立的实实在在的个体的生命,其实说白了我的法身就是我”。

1998年4月20日,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梦,那时书还没看完。功只学几个动作,炼了几天。

这一天的晚上,我做一个梦,我到菜市场买一只鸟,店主不给我脱毛,别人都给脱毛,就不给我去,我问为什么?他态度更不好,说要拿去不要就拉倒,我听了真生气,心想你真不讲理我找人把你治治。心这么一想,他更加变本加厉,用手来推我,差点把我推倒在地。这时我心里突然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我应该谢谢他。就这么一念闪出。就出现师父法身,在一个金光闪闪的象太阳似的大圆圈中显示出师父的法身,师父穿着袈裟,盘腿坐在莲花盘上,双手合十,对我微微一笑。待续五六秒长,然后就象彩色玻璃破碎一样消失。就是师父这几秒的微笑,深深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也让我清晰明白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理,师父的法身是活的,看到的不是师父的相片,而是真实不虚的法身。后来看到经文才知道师父的法身也就是师父本人。真是玄妙又奥秘又殊胜庄严。

见证四,开天目见证书中整个过程,另外空间景象更清更亮

1998年4月21日,天下着毛毛小雨,我五点半准时到达炼功点,可是没见到人来,我想可能下小雨大家没来,因为自己是刚刚参加集体炼功,互不相识,也不知道他们其实去别的地方炼了。我就只好一个人在树下炼第二套功法。当我炼腹下抱轮时,我的两眉之间的肉被紧紧地抓住往里面钻,力量很大,开始有点害怕,但第二讲我看过,知道师父在给我开天目了,自己按书中要求,保持不动,只是默默谢师父,也倍感大法的不可思议的超常力量。在看第一讲中说到法轮时,还打电话问亲戚,法轮谁能给我下,老师没在本地,怎么办?亲戚只对我说,你不要问看下去就知道了。

肉往里钻后,就看到象过年放烟炮一样,一束强光向天空发射,速度很快,到顶的时候就开花了,放出的彩色光束跟漆黑的天空里放烟炮一样,耀眼夺目。

从这一天起,我的天目就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每天炼功就象书中讲的一样,有时骑马往外冲,有时坐在车里冲,但总是冲不到头,两边有山有水有马路两侧的电线杆。

到后来,有一天晚上,半夜起来上厕所,刚睁开眼睛,自己害怕把头钻进被子,我看到一只大眼睛,特别大特别大,几乎整个眼前就是这只眼睛,一眨一眨活灵活现地看我。尽管书中师父讲到这只眼睛,毕竟从未经历,所以特怕。后来法学多了,这眼睛也没显现出来,但每天起床或平时闭眼后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就能看到一个圆圆的光圈,亮亮的,自己也觉得挺好。

到后来,我的肉眼就可以看到一串串连在一起的法轮。这些法轮大约有小指肚大,透明的,无色,中间的万字符是空透的。就象洪吟书中师父画的大道手里的那串法轮一样。有时还可以见到几个底色是红色的、中间万字符是空心透明的法轮。

见证五,净化身体是真真切切的

1998年4月25日,晚上,突然间肚子阵痛,又不是那么痛,开始拉肚子,又吐又泻,十分难受。整夜几乎没有睡,爱人担心,问是不是到医院看一下。我说这是净化身体,没事。就在吐泻这一夜,自己以前做过的不好的事,比如收人红包,对谁说过谎啊,欺负过谁,包括孩提时候不成熟的事全都倒出来,一件件清晰摆在面前,我承认错误,知道这不仅是净化身体啊,而且还净化心灵。就象书中讲的“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转法轮》)

最猛烈的清理身体就这一晚上,后来陆续也是这种拉肚子的形式清理身体,有时在炼功点上,有时在集体学法点上,有时在家里。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