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粗叙(四十二):对生命的热爱与执著

陆章

【正见网2017年01月03日】

(六十一)对生命的热爱与执著

纳西索斯是全希腊最俊美的男子,纳西索斯俊美到把自己迷住了,他偶然在水中看到了自己俊美非凡的样子,从此深深地爱上自已无法自拔,最终投水而亡化为水仙花。

一朵开放在公园水池里的莲花,一棵长在古寺后院的大榕树,一只午睡在窗台前的猫儿……,每个生命都会感受到自我意识带来的独立的存在感,都会感受色身给带来的生命之美好。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自己和如何看待生命呢?当然珍惜生命没错,只有热爱生命的人才有可能让人生充满阳光,才有可能活的丰富多彩,才有可能去关爱他人;如果自暴自弃,那么容易变得消极和颓废;如果憎恨的生命那就可能会去自杀。

从古到今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渴望长生不老啊?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自杀而亡?这就是对生命的态度不同所带来的不同的人生结果。

如何看对自己比对待别人还难以把握,因为我们都有私心。我们一旦意识自己的丑恶或者不好时就往往会陷入自卑,一旦发现自己的美好和长处又往往变得自大。

释迦牟尼为什么要讲涅槃?就是他也看到我们人很容易被我们的肉身所迷惑,他就是干脆让他的弟子们扔掉肉身,走了涅槃之路,就是最后圆满时是不要肉身的,一把火烧掉,目的也是为了他的弟子中在修炼过程中放弃对肉身的执著。

我们今天的人把这具肉身侍候得了不得,有人完全为了肉身的欲望活着。为了肉身的欲望,吃山珍海味;为了肉身的欲望,穿奇装异服;为了肉身的欲望,住豪宅大屋;为了肉身的欲望,开豪车……

人活着,一生就是为了自己的肉身的各种欲望去争去斗。  

我们既不能迷恋生命,不能执著肉身,但也不能厌恶生命或者自暴自弃,要纯净的热爱生命而不执著生命,纯净的珍惜自己而不与执著自己,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关键在于能不能放下自我和放下私心。

(六十二)“我”被观念囚困了

我究竟是谁呢?

用一生塑造了一个“我”,有名有姓,或男或女,毕生为“我”而乐而忧,苦苦相争。

自我意识系统没有形成前婴儿用本性在主宰自己,虽然没有任何的人生经验和科学文化知识,却纯真快乐。人成长的过程中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观念与执著,原始的本性必将被压抑,人体里的精华之气也将渐渐地耗散,取而代之的是病气与业力,生命就被污染了。

过去私塾教育或门派教育属于小众教育,小众教育非常注重教育内在品质,他们都会注重道与德的教育,比如练武的要讲武德,学医的要讲医德,当老师的要讲师德等等,因为师长或者掌门人也要面对竞争。但现代教育完全是强制洗脑,强制灌输无神论教育,强调学习法律、政治原理与社会规则,不注重内在道德修行,现代教育还特别鼓吹人性解放和个性逆反,又加上隐蔽的奴化教育,结果把人搞得非常神经质,出现了许多的心理问题,人性完全变异扭曲了,完全就是制造内心混乱的教育制度。

孩子们最早学会假话往往是为了逃避打骂和处罚,但现代的教育并没有告诉他们这将是走向虚伪的开始。当孩子们从排泄器官了解到男女有别的性别观念后,自我意识就将渐渐成熟起来了,紧接着现代教育将把越来越多的角色观念赋予每一个社会成员。

信息社会的竞争程度也比田园时代惨烈得多,当我们离开学校进入社会,复杂尖锐的社会交往与惨烈的竞争会使我们的自我观念变得更复杂,欲望也会膨胀。大行其道的虚伪生活方式会使人人都变得虚荣,名利之心也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信息社会制造出来的理论与观念象海洋般将一层层地把人封闭起来,人都被繁复的规则、规范、观念、法律、政治等观念制约湮没了,这样的社会这样的时代里建立起来的自我是非常可怕,会非常自私、狂妄、虚伪和贪婪。

当我们还是一个纯真、快乐、自由自在的孩子时并没有太多的观念与执著,可是等我们从学校里出来,进入社会一段时间后便很快变成一个成熟复杂的末世常人了,充满欲望、野心、执著、痛苦、孤独和无数的观念,焦虑的在十恶毒世里随波逐流着。

田园时代的人生活比较诗情画意,容易实现心静福寿齐的幸福人生。现代人内心缺少宁静与和谐,外部的环境也紧张严峻得多,越来越多法律、规定、规则把人管得象囚人。比如有的国家过了九点看电视声音大点都是违反社区规则的。

田园时代不可能有今天这么多精神病,也没有这么多可怕的社会规则。如果把一个原始人直接扔到现代超级大城市里可能没几天就会变疯了。几十年前,那些老人们都没法适应快速发展中的现代城市生活,他们发现湖水不能游泳了,不能钓鱼了。花坛上不能走路了,路边的树也不能爬了。在公众场合不能大声说话了。也不可以躺在草坪上仰望蓝天了……在田园时代里长大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会给憋死的,无数的现代的社会规则完全把人囚困了。

“我”到底是谁?这是一个千古难题。在今天这样的时代自我意识已经变得极其复杂,对自我意识的执著非常强大。

在三界轮回可以转生成天神、天人、男人、女人、动物、植物、石头、鬼、阿修罗、妖魔等等。我们每一世转生后形成的自我观念却只是围绕即世肉身化建立起来的定义观念。如果转生得到了男子肉身就会认以为自己是男人,如果转生得到了女子肉身就会以为自己是女人,如果转生得到妖魔的肉身就会认为自己是妖魔,如果转生成草的色身就会认为自己是草,围绕肉身建立的自我意识迷惑了我们,只有真正看透自我的实质,才能使放下自我观念。

当我们打破了“我”这个观念的肥皂泡之后,就会发现自我观念对自己的定义,认为自己一个女人或者一个男人,或者是一个科学家,或者是一个诗人,或者是一个总经理,或者是一个法官……以及所有的定义与观念都是虚幻的,这些只是一个角色,我只是担当这个角色的临时演员。又如名字、母父、兄弟或儿女等等这些观念也是虚幻观念,想要破除这些观念是很艰辛的,虽然道理讲起来我们都能够理解这些观念是虚幻的,但我们容易把这些观念定义的“我”当成是自己。对自我的定义是在成长过程中一点点塑造起来的,都是从自己思考出来的,所以很能迷惑自己。

只有我们在修炼中向内找先天时才能慢慢的分辨出这一切虚幻的观念并不是自己,却也同时会发现先天的自己也没有任何可寻的踪迹,真我是一个似乎更加虚不可琢磨的存在,我们才会忽然意识到先天的自己被我们丢失了。

原来我们都曾经理所当然的以为自己是谁,当我们看穿一切观念,知道“我”并不是自己的时候,又会发现自己即使知道自我不是我,但依然没有办法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后天自我带给我们一个难题,但先天的自己同样带给我们一个更难解决的难题。自我带给我们诸多关于自己今世是谁的定义,这些观念曾经深深的迷障了我们,但先天的自己却干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我们想要寻找先天的自己时,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观念、一切经验和一切知识都没有任何用处了,我们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来到了一个空无的境地。

在我们想往更微观去探索,進一步深入自己生命更深层次中寻找原始的本性前,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不是我,我们曾经破除各种各样的自我观念,从自我的迷梦中醒来,可是先天的本性仍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踪迹。

(六十三)观念归零

在漫长的生命旅程中我们靠世间学习来的各种观念来认识世界与万物,靠观念行走在人世间,所以我们的一生都是被观念控制、绑架和左右的。

我们如果不再依赖观念来进行思维时就很容易入静,一旦经常能进入禅定状态,那么我们就是在摆脱观念走向纯净了,纯净的心是向深层洞察真我的基础,而任何观念都是认识本性的障碍,因为观念不是本性而是后天形成的意识程序。

数千年中佛道两家的门派中许多修炼人在经历无数生死魔炼后的确实现了返本归真,他们冲破了三界中一切粒子的制约牵扯力,从后天观念的海洋里超脱出去了。现代人修炼就难得多了,电子产品离不了手,爆炸式的信息把人埋没了,自我意识完全被信息与观念绑架了,即使走入修炼也难以深入生命的微观,难以向往意识深处探索,更多修炼者整天都忙于做各种功德之事,因为谁也静不下来,谁也摆脱不了观念对大脑思想活动的绑架。

大脑是由观念运行与活动的设备,如果谁能在修炼中将一切观念都舍尽了,那他的思维就会坍塌成一片废墟,这远比武林界说的自废武功更为可怕,放下一切观念大脑就像是“白痴”,但这是几乎不可能达到的生命境界,而且是极为殊胜的。

如果只是往下一部分观念还是可能的,比如许多修炼人都能够摧毁大脑中强制灌输的无神论观念,但放下部分观念并不可怕。因为我们还保留许许多多的观念,比如角色观念。

我们仍是男人或者女人,或者是个艺术家,或者是商人什么的,人生角色的观念多的去了。好“我”还在,自我依然津津有味的追逐着名利,得不到时还痛苦难耐。

放下思想中所有的观念甚至包括自我观念,彻底尽绝的转变大脑思维,那就会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我们对自己是谁会产生深深的疑问。我们原来对自己的什么样一个人的定义全都没有用了。我们的身分、性别、地位、年龄、善恶等方方方面的定义都不存在了,我们再也不能依靠任何清晰的定义来理解自己了。完全放下一切虚幻的世俗的观念,我们发现对自己全然不了解,观念归零了,我们在漫长岁月中对自我的认识也归零了。我们大脑的全部智慧能力和思维能力并没有消失,但是我们赖以思考的观念全都没用了。

我们活了那么多年才知道以前一直活在由自我建构的虚幻感受认识里,才彻底看透一切观念、执著、欲望都是扎根于自我意识系统。

从纯真的孩子开始渐渐地认识了和塑造了今生的“我”,建立了以自我意识为中心的大脑思维模式,慢慢地以自我意识系统为根滋生出来各种欲望、执著和观念越来越多,仿佛形成了一棵巨大的意识执著观念之树,成了修炼最大的障碍。谁能把这棵树连根拔了,大脑里的观念执著就树倒猢狲散了,就将烟消云散了。如果修炼还能往生命深处走,那么先天本性展现出来就不远了。

观念归零会把我们带到近乎茫然的纯净,生命从此归向纯真了,这是真正在返本归真。

如果能够把禅定状态长久的稳定下来,保持一颗简单、快乐、慈悲、祥和的心態,我们的心態会变得越来越美好和纯净,甚至進入超稳定的空静,不再执迷自我意识。在这种状态下虽然依然不知道先天的自己是谁,不知道生命来自何方,甚至无法知晓自己原始的生命形态,那也没有关系,我们的脱离观念的大脑会变得极其智慧。

现代社会历过复杂现实人生,受过严格教育的人鲜有能够放下一切观念达到这么纯净的境界。我们刚刚达到这种状态时,还会产生惊慌的情绪,因为此时已没有任何观念可以支撑我们生命的存在意义了,我们甚至会害怕自己真的从此消失了。

谁还想深一步走下,还想要超越这纯净的生命境界,那么更不可思议的境界将展现在我们面前。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