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游侠的故事

——四元马鞍与三十万欠债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4年07月18日】

他的家在郊外。离喧嚣闹市很远的郊区,有一条蜿蜒的乡间小路。小路经过一个屯落,屯落中虽没有江南山水环绕的美景,可是这里却有着浑厚纯朴的传统风情。小路从屯中穿过,路两旁有着各式不同的农家小院,住着生长在这里的人们。这就是他的家乡。

在一个四合院中,住着曾经当过“游侠”的他。他是一个虽然六十多岁,但身材魁梧高大、一脸憨笑的老人,土生土长在这里的憨厚朴实的农民。年轻时的他生活困难,因为没钱顾不起工人盖房子,就自己贪黑起早和泥盖房子,还要去下地干农活挣分(工钱)养活这一家老小。这个四合院就是他不知用了多少日夜盖起的自己的家园。可是谁也想不到这个实在的、过日子的老实人却有着一段传奇的“游侠”经历。

改革开放后“伟大的党”号召,“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心眼的他想:工人农民是国家的主人,那我是主人我就想办法先富起来吧,否则这生活也太苦了。听说做买卖可以挣大钱,就与别人合伙做买卖。可是没有钱怎么办?那就借钱吧!因为他老实、人缘好,又听说现在政策好了老百姓能发大财了,就有许多人借给了他钱,这样他就借了三十多万元外债。可是真正下海经商的时候,他遇到的人并不是凭着真正的诚信做买卖。社会上遍地是欺骗、尔虞我诈、钱买官、官骗钱,就这样他的钱被骗走了。

他四处告状,公安局说不归他们管,法院说你证据不足,检查院说你不能隔着锅台上炕。不知多少个日夜他睡在了公、检、法、司的门前,最后是有理没钱莫進来。而他那用自己汗水盖起的四合院,也成了债主逼债长期蹲坑的地方。债主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汽油瓶要烧房子,家里长年住着要债的人。五尺高的汉子蹲在地上哭着说:“‘屋里的’我对不起你们呀,我不想活了。”(‘屋里的’是地方方言妻子的意思) 吓的心惊胆颤的‘屋里的’哭着求他说:“他爹呀,你不能死呀,我们这一家子咋办呢?”

他跑了,离开了他用汗水盖起来的四合院,为了躲债他从此恶梦般的过上了“游侠”的生活。留下‘屋里的’担起了屋里屋外的全部活计和责任。既要下地干活,又要照顾一家老小。等到挣来钱时,逼债的人早已坐了一炕,等着分钱。‘屋里的’陪着笑脸苦苦的求着各位债主给老小留个活命钱吧,受尽了欺负和辱骂。可是三十万哪,何时是个头啊?而他一去渺无音讯。

寒来暑往、秋去冬来,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终于找到了他,哭着求他:回来吧!我们挣钱还债。别人给咱们出了个办法,做马鞍子卖。(马鞍子是一种骑马用的,放在马背上的木制工具)他说:一个马鞍子连本带利才卖四元钱,这三十万的债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啊?而且现在马路上哪有骑马的人哪?‘屋里的’边哭边说:“你还有老人、孩子哪,他们盼着你回去呀!”

他回来了,高高的他低低的垂下了头,回到了阔别许久的四合院,结束了“游侠”的生活,又進入了“独处”的状态。从三十万元的大买卖到四元钱的马鞍子,一个满脸憨笑的他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沉重的压力在他的双眉间刻上了深深的划痕。四合院里拉锯、马鞍、干活、还钱,几乎成了他全部生活的交响曲。

太阳升起了又落下了、月亮圆了又缺了。不知何时憨厚善良的他变的性情暴躁起来,无端的发火、摔东西。他‘屋里的’吓的搂着孩子紧缩身子躲在墙角,流着无声的泪水看着这个自己托付终生的丈夫。这个辛酸的故事在这个四合院里,不知演绎了多久。‘屋里的’望着天盼哪,谁能打开老头子心锁呢?

那一年的一天,他‘屋里的’在村子中看到一群人在炼功,舒缓的乐曲让她长期压抑的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舒畅。繁重的压力使她已不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了,这群人告诉她这功法不但能使身体健康,更能使心灵净化,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她跑回了家,赶快告诉老头子这功法咋这么好哪,快去看一看吧!他缓缓的抬起了头,紧锁的双眉渐渐的松开,自言自语的说:真、善、忍?定了定神说,走,看看去。他走出了“独处”的四合院,走進了这些祥和的人群。他发现这群人里不但有只知道低头干活的农民,还有社会其他各个阶层的人,他静静的听着、看着......

一个中年女士讲诉着她的经历:她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为了能多赚钱,她就加班加点的多干活。每日早出晚归,渐渐的和丈夫相处的时间少了。没想到的是丈夫有外遇的消息传到了耳朵里来,她很难过。但她想到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要善待、感化他们。可是丈夫又把情妇领到家里来住,她更难过了。可是她仍然记住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要善待、感化他们。丈夫把钱都花在了情妇身上,她的工资钱不但要供养孩子,还要供养丈夫和他情妇的吃喝。她难过到了极点,可是她绐终记住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要善待、感化他们。渐渐的她变了,她从强忍到能忍再到无怨,最后到能理解他们是因为社会道德的下滑,才使他们变成了这样。她象对待自己亲人一样对待他们,把给孩子做的好吃的东西送给丈夫和他情妇,把自己省吃俭用剩下的钱给丈夫的情妇买衣服。真诚感化了他们,最后丈夫的情妇双膝跪倒在地上哭着对她说:你是我的亲姐姐,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走了永远不再回来了,我对不起你。丈夫的情妇走了,这个女士用自己家仅有的一千元钱,给她买了一张车票,又买了一件羊毛衫,余下的钱都给她带走了。丈夫惭愧的低下了头......

还有一位男士讲了一个他的经历。他是一位职业拳击手,在一次比赛中由于没有给裁判送礼,本应是冠军的他,变成了名落孙山。一气之下放弃了拳击职业,成了黑社会的打手,整天喝酒打仗,在社会上闹事。因为有两下子,没人敢惹,黑白两道吃个通透。一个偶然的机会学了法轮功,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从此后他弃恶扬善。成为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

还有一个看守所的管教,在一个保外就医又回来坐牢的犯人身上,看到了他判若两人的变化。原来他出去后学了法轮功,知道了做人的道理。由于这个犯人前后巨大的转变,使这个管教也敬仰大法,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他听到、看到这些真人真事开始纳闷了?还有这样的事?这真、善、忍这么厉害,能把人变了?满脑袋‘马鞍子和三十万’的他,开始研究了新的课题:这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彻夜通读《转法轮》。他看着看着突然一拍大腿:“太好了!”把已熟睡的‘屋里的’吓了一跳,愣愣的说:“老头子你又闹啥呀?”他笑着说:“‘屋里的’咱不闹了,咱看书吧,太好了!”灯下老俩口看了说、说了看,沉默多年的他开口了,紧锁的双眉展开了,四合院的大门打开了,他从独处中走出来了......

从此后他那憨笑的神态又回到了脸上。他不但自己学炼了法轮功,还把这个功法告诉给别人,经常干完活就出去传送福音。‘屋里的’说:“老头子你咋走起来还没完了呢?”他说:“‘屋里的’你想想,我们不应该忘了那些帮过我们的人哪!”

躲债那几年的一个冬天,我没处去偷偷的回来躲到咱们家的柴火垛。等到月亮升起的时候,我就眼巴巴的看着咱家的院门,盼着你能给我送来一个棉袄,可是你不知道我回来,我白盼了。我冻成了一个团,去了一个亲戚家,人家收留了我。你说咱们得了这个宝书,有这好事能忘了人家吗?那一年夏天我去城里打工,可是包工头欠农民工钱不给,我没有吃饭钱。我又去了另一个亲戚家,人家帮了我。你说咱们知道了法轮功这个好事,不告诉人家,那还是人吗?‘屋里的’说:“你去这说、去那说,你这不又成了‘游侠’了吗?”他答:“那时候的‘游侠’是为了躲债,今天的‘游侠’是为了送福,不一样啊!我要把这个好事告诉所有的人。”

他按照真、善、忍做事,处处想着别人。那一年他家的院子里、窗户上、葡萄上盛开了无数的佛家祥瑞之花——优昙婆罗花。四合院里也经常传出他和‘屋里的’幸福的笑声。

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阴风四起。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惨绝人寰的迫害法轮功事件,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憨笑的他也未能幸免。公安局派出所经常骚扰他家,他就善意的讲法轮功去病健身、教人向善的道理。他‘屋里的’一把拉住警察的手说:大兄弟我细细的告诉你这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啥样的人。我老头子因为欠债变的性情暴躁,都不接触人。看了法轮功的书后变了,变成了对谁都好的人。

那一年我那个已离婚的儿媳妇,家里没有烧的,老头子背了一麻袋椐沫子给了她。他说不管是不是咱儿媳妇,咱还拿好心眼当自己孩子对待,修炼人对谁都得好。

那一年邻居家要借电机用,老头子二话没说就借给了他。可是还回来的时候,却不是我家原来的电机,而是用不上的旧电机。这电机可是我们家做马鞍子离不了的工具呀!是我们指望它还债的宝贝呀!我一看急了,要找邻居算账。老头子一把把我拽住说:“‘屋里的’发那么大的火干啥,邻居没有难处能换咱们电机吗?你不是愿意让我学真、善、忍吗?真能帮助别人也是个好事呀!”

那一年由于长期劳累,他双腿得了静脉曲张,腿上到处是筋包,走路干活都很吃力。有一天他走在街上,突然被一辆急驶而来的汽车撞倒,双腿剧烈疼痛。司机吓坏了,要送他去医院。老头子忍着疼痛对吓懵的司机说:“你别害怕,我不会讹你的,你也不是故意的。你家也有老小,也得生活,你走吧我没事会好的。”司机说:“你都疼成这样了,咋还想着我的难处呢?”司机拍拍脑袋又说:“这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好人,我真幸运哪!”可是神奇的是,从那以后老头子的腿病好了。老头子逢人便说:“做人还得按真、善、忍做呀!老天保佑啊!”

那一年村上给符合条件的人办老保,那个当年要债拿刀、汽油要烧我家房子的人,在办老保的过程中需要我家帮助。我的眼前又想起来了那可怕的过去,实在不想帮他们。老头子笑嘻嘻的说:“‘屋里的’呀,那不都是我惹的祸欠人家的吗?这邻居从此处好了,乡里乡亲和和气气的。咱修炼人不是没有敌人吗?”我一听叹了一口气说:“老头子呀,这个理又是你说的对呀!”

那一年老头子去欠我家钱的人家去要债,到那一看那家人穷的墙都倒了,房子都要塌了。他一看啥也没说,拿起工具就干活,帮着把这家的墙立起来了,房子修好了。走时还留下一些钱给这家人度命花吧!回来后老头子把欠我家钱的所有欠条全都撕了,并说:“从此后欠我们的钱一概不要,我欠人家的一定还清。我要从心里做一个能理解别人的人。”

不知从啥时开始,我老头子干活越干越快,越有劲。别人干两天的活,他几个小时就干完了。不知啥时开始,我家的钱越赚越多,不知不觉我家的欠债都还上了。三十万哪,那是三十万。和四元钱的马鞍是多大的距离呀。马鞍是需要很费时间和力气才能做成一个,而连本带利才四元钱,这简直就是奇迹。这是托法轮功的福呀!善良人有好报呀!

他‘屋里的’说了哭、哭了笑,拉着警察的手问一声:“兄弟呀!那时我们家被人骗了,老头子四处告状没人理睬,我们多么盼着警察能把真正的骗子抓着,给我们家送回钱来呀!可是你们不来,我们去找你们,你们都躲着我们。老头子不敢回家,我领着一家老小,晚上哭成一团,望着窗外的月亮,多么盼着警察给我们作主,我们能一家团圆哪!可是你们没有来。今天你们来了,你们是因为我老头子不怨恨别人,善待别人,连伤害我家的人都宽容,比雷锋还雷锋的人来表扬他的吗?还是因为我老头子身体好了,性情和善,你们也想学炼法轮功的呢?不是,你们是来抓他的,是来抓一个连害我们家妻离子散的人都能宽容的好人。这是啥世道?那电视上不是总说党是母亲吗?可我们这些纯朴的老百姓咋就成了后娘养的了呢?”警察低下了头......

老头子还是被抓走了。青山低垂、绿水呻吟。无尽的忧伤笼罩在四合院、笼罩在乡间小路、笼罩在神州大地的万里河山。人们流着泪议论着:这也太不讲理了,世道也太黑了,不抓坏人抓好人......人群中有已离了婚的儿媳、有曾拿刀、烧房子的过去债主、有许许多多他曾帮助过的人,他们在为这个善良的好人流泪、不平......

他‘屋里的’说着哭、哭着说:“老头子自己得好了,就想把好事告诉别人,让别人也得好,这犯了啥法了,他为了啥呀?不就是为了别人好吗?......”

远处传来一阵天籁之音:

......天上的白云,你看得最清:
面对着邪恶,他们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
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
啊!为了讲明真相,
为了你,为了你,
他们承受折磨;

......微微的轻风,你听得最清:
法轮大法好!依然在空中回荡着。
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
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
啊!为了珍贵的中国人
为了你,为了你 ......

这歌声从远处飘来,飘过四合院,飘过乡间小路,飘过人们心中,飘向天际......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