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最应该敬重谁(数文)

一、谁成了笑柄?

司城子罕(人名。以下简称子罕)出任宋国的国相,他对宋君说:“国家的安危,百姓的治乱,关键在于赏罚。赏赐得当,好人会得到鼓励;刑罚公允,恶人自然会绝迹。若赏罚不当,则恶人结党营私,蒙蔽君王,来争名夺利。但有一点很要紧,赏赐是人人喜爱的,这种受欢迎的事,由您亲自来做。至于刑罚是人人讨厌的,这个黑脸,就由我来扮演好了。”

宋君很高兴,说:“好极了,就照你说的。我当好人.你当坏人,这么一来,宋国的政事,一定能上轨道,绝不至于成为天下诸侯的笑柄。”

于是,宋君只管赏赐。国人则感觉道:刑罚生杀的大权,完全操在子罕手中,便只听从子罕的命令。

执政才一年,子罕便逐走了宋君,独揽了宋国的一切大权。

二、最应该敬重谁?

宋国的司城子罕,很敬重子韦,让他享用和自己一样的美食和衣服,并且出入相随,形影不离。子罕一度因罪,离开了宋国。子韦却不跟着逃亡。

奇怪的是:等子罕重新回国掌权,却毫无芥蒂的、像过往一样的敬重子韦。

子罕的一些亲信侍从,很有意见,向子罕抱怨道:“您对子韦实在敬重得太过份了!想想看:您逃亡时,他根本不当一回事,不像我们这些人抛家弃子,去跟随您。现在,您还这么厚待他,不觉得对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人,太不公平了吗?”

子罕说:“我所以会因罪逃亡,正是因为没听从子韦的话!现在能回国复位,还是靠着子韦过往的教诲。所以我当然要加倍敬重他。至于你们这些跟着我逃亡的人,我也感谢你们。但是,说穿了,你们对我有多少真正的帮助和教诲呢?”

三、事实没变,心情变了!

卫国的国君,很宠爱弥子瑕。依照卫国的律法,未经国君允许,擅自乘坐国君的车子,要处以斩脚的刑法。

有一回,弥子瑕的母亲,半夜犯了急病,弥子瑕擅自乘卫君的车子,赶回家去。卫君知道了这事,却赞美弥子瑕:“真是个孝子,为了救治母亲,宁可冒着被斩脚的重罪。”

又有一回,弥子瑕陪伴卫君,到林园里游玩,弥子暇摘了桃子,咬了一口,觉得味道很甜美,随手递给卫君吃,卫君却很高兴的说:“弥子瑕真的很爱我,吃到好桃子就想让给我,完全忘了这桃子他已咬了一口。”

后来,弥子瑕失宠了,因故得罪了卫君。卫君说:“弥子瑕太可恶了,曾经擅自乘坐我的车子,又把他自己吃剩的桃子给我。”

其实弥子瑕对卫君的行为,并没有改变。但以前被赞美,而后来被责罪,改变心情和态度的,其实是卫君。

(均据西汉刘向《说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