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群臣的错,该怪谁?(四文)

罗真

【正见网2017年01月05日】

一、误会人很容易,信任人很重要

鲁国发兵攻鄪,曾参对鄪国的国君说:“我要离开一阵子,等鲁国退兵后,我还会回来。请您派人替我看好家。”

鄪君听了很不高兴,说:“我平日怎么对待您,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如今鲁国的军队才在半途,您就第一个跑掉,还要我替您看家,这说得过去吗?”

结果,曾参去的就是鲁国,鲁国发兵攻打鄪国,列举鄪国的十大罪状,被曾参驳倒了九条。鲁国遂决定退兵。

鄪君听说了这件事,赶忙派人把曾子(即曾参)的房舍,整理妥当,并亲自出城,去迎接曾参回来。

二、隔一天才会发笑

赵简子发兵攻击齐国,怕手下的人啰嗦,于是下令:“有人敢来劝谏的,一律处死!”

有个战士名叫公庐,看着赵简子忽然爆笑起来,赵简子非常生气,问他:“你笑什么?”

公庐说:“我有个怪毛病,看到好笑的事,一定隔一天,才会发笑。我笑,是因为昨天发生了一件实在是太有趣的事。”

简子说:“昨天发生什么好笑的事?说得出来免你的罪,说不出来我就宰了你。”

公庐说:“昨天,我看到邻居一对夫妻,去采桑叶,丈夫发现桑林里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就跑过去追求她,却碰了一鼻子灰,这才回头来找自己妻子,没想到:他的妻子一气之下,已离他而去。我想到那个笨蛋两头落空的样子,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赵简子是聪明人,一听就懂了,说:“如今我率兵远征齐国,万一打败了,回头连晋国的大权都没有了,我岂不是也成了两头落空的大笨蛋!”

于是,赵简子下令退兵。

三、群臣的错,该怪谁?

齐景公射箭,一箭飞出靶外,群臣却仍一齐喝采。景公觉得实在太不像话了,当场变了脸色,拿着弓箭叹起气来。

正好,这时弦章走了过来,景公说:“晏子已经死了十七年,我就再没听人批评过我的不是。像刚才,我明明一箭射出靶外,居然还是一片喝采、叫好之声,整齐得像同一张嘴巴喊出来的一样。你说这像话吗?”

弦章说:“这当然是群臣的不是,他们既没有看到您过失的智慧,又缺乏敢冒犯您脸色的勇气。但还是有件事,您得自己留意!我听说:君王有什么样的行为,臣子会立刻跟着仿效,像尺蠖这种虫一样,吃了黄色的叶子,身体就变黄;吃了绿色的叶子,身体就变绿。这么说来,群臣都这么谄媚,您恐怕也脱不了责任!得好好反省反省您自己的作为,才是。”

景公说:“没错,说得真好!今天听你谈这段话,反倒你是国君我是臣子了。”

这时有个渔人送鱼进来,景公一高兴,就赏了弦章整整一车的鱼。

弦章却说什么也不接受,说:“想骗您这些鱼吃的,我看是刚刚那些齐声喝采的人吧!我可没有喝采,您千万别赏鱼给我。”

四、人生与学习

晋平公问师旷:“我已经七十岁了,想重新再来学新的事物,恐怕已经像日暮黄昏,来不及了。”

师旷说:“既然担心日暮黄昏,点根蜡烛来照亮,不就好了。”

晋平公听了生气起来:“我是真心的慨叹,你怎么跟我开玩笑呢?”

师旷说:“我哪里是跟您开玩笑的,我听说,年少时的学习,就像旭日刚刚东升一样;长大后的学习,就像日正当中一样;到了老年时的学习,则像蜡烛的照明一样。烛火燃烧的时间,虽然很有限,亮度也可能比较不够,但总比摸黑,什么都看不见要强多了。不是吗?”

晋平公说:“你这是讲:人生从小,一直要学到老!”

(均据西汉刘向《说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