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郭子仪功高不震主

安史之乱平定后很多年,天下安定了,但各地军阀藩镇,却强大起来,不时出现叛乱的事件。当年郭子仪的下属,有一名大将,名字叫仆固怀恩,此人在安史之乱中,立过战功。后来,因不满意唐王朝对他的待遇,而发动叛变,派人跟回纥和吐蕃联络,欺骗他们说:“郭子仪已经被宦官鱼朝恩杀害。”要他们联合起来,反对唐朝。

纪元765年,仆固怀恩带领回纥和吐蕃数十万大军,进攻长安。仆固怀恩到了半道上,得急病死了。回纥和吐蕃的大军,继续进攻,唐军抵抗不住,回纥、吐蕃联军,一直打到长安北边泾阳(今陕西泾阳),长安也受到了威胁。

唐代宗和朝廷上下都震动了。宦官鱼朝恩劝代宗再一次逃出长安。由于大臣们的反对,才没有逃走。大家都认为,要打退回纥、吐蕃,只有起用郭子仪。

那时候,郭子仪正在泾阳驻守,手下没有多少兵力(已被佞臣压抑),根据侦察到的情况,回纥和吐蕃两支大军,虽说是联军,但是也在闹不团结。他们本来是仆固怀恩引进来的,仆固怀恩一死,谁也不愿听谁的指挥,两股力量,捏不到一块儿去。

郭子仪知道了这个情况,决定采取分化敌人的办法。回纥的将领,过去跟郭子仪一起,打过安史叛军,有点老关系。郭子仪就决定先把回纥将领拉过来。

当天晚上,郭子仪派他的部将李光瓒,偷偷地到了回纥的大营,去见回纥都督药葛罗。李光瓒跟药葛罗说:“郭令公派我来问你,回纥本来和唐朝友好,为什么要听坏人的话,来进攻我们呢?”

药葛罗说:“郭令公还活着?听说郭令公早已被杀,你别骗人了。”

李光瓒回来报告郭子仪,说,回纥都督药葛罗声称,要是郭令公真在此地,那就请他亲自来见个面。郭子仪说:“既然这样,我就自己去走一趟,也许能够说服回纥退兵。”郭子仪带着几个随从兵士,骑马向回纥营的方向走去。兵士们一面走,一面叫喊:“郭令公来了!郭令公来了!”药葛罗和将领们,目不转睛望着来人,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啊,真是令公他老人家!”说着,大伙一起翻身下马,围住郭子仪下拜行礼。药葛罗很抱歉地说:“我们受了仆固怀恩的骗,以为皇帝和令公都已经死去,中原没有主人,才跟着他上这里来。现在知道令公还在,哪会同您打仗呢?”郭子仪说:“吐蕃和唐朝是亲戚关系,现在也来侵犯我们,掠夺我们百姓的财物,实在太不应该啦!我们决心要回击他们。如果你们能帮我们打退吐蕃,对你们也有好处。”

药葛罗听了郭子仪的话,连连点头说:“我们一定替令公出力,将功补过。”

药葛罗跟郭子仪起了誓,祭了酒,双方订立了盟约。

郭子仪单骑访回纥大营的消息,传到吐蕃营里,吐蕃的将领们,害怕唐军和回纥,会联合起来袭击他们,就连夜带着大军撤走了。

这是郭子仪“武”的一面。下面说“文”的。

唐末藩镇割据,君臣互相猜忌,文臣武将皆感自危,甚至连私下的交往,都深觉恐惧。一些人怕引起别人的怀疑,恨不得躲入深宅,与世隔绝,和谁也不相往来。在众臣之中,唯有汾阳王郭子仪与众不同。郭府每天大门敞开,任人出入,他竟不闻不问。

有一次,他麾下一将军,离京赴职,前来告辞,看见他在夫人和孩子面前,有如仆人一样随便,甚感惊讶。郭子仪的儿子们,也觉得父亲做得太过分了,劝他说:“您功业显赫,但不尊重自己,不管尊卑贵贱,都随便进入你的卧室。古代的圣人和权臣,也不会这样做。”郭子仪笑着对儿子们说:“你们怎么知道我的用意?我有马五百匹,部属仆从千人。如果我修筑高墙,关闭门户,和朝廷内外不相往来,倘若与人结下私怨,再有嫉贤妒能之人挑唆,那我们全家的大祸,也就不远了。现在,我坦荡无邪,四门洞开,纵有人谗言污我,也找不到借口加害。”

郭子仪不但在家中如此,在朝中,也处处表现得坦荡无私。鱼朝恩曾请他同游,有人告诉郭子仪,说鱼朝恩准备害他。当时有将士三百,纷纷要求随同保护。但郭子仪临行时,却只带几名家童。鱼朝恩感到奇怪,郭子仪便以实言相告。鱼朝恩抚胸流涕,惶恐地说:“像郭公这样的长者,谁还能怀疑呢!”

另有一则故事,是在郭子仪的晚年,他退休家居,以纵情声色来排遣岁月。那个时候,后来在唐史《奸臣传》上出现的宰相卢杞,还未成名。有一天,卢杞来拜访他,他正被家里所养的一班歌伎们包围,正在得意地欣赏玩乐。一听到卢杞来了,他马上命令所有女眷,包括歌伎, 一律退到大厅会客室的屏风后面去,一个也不准出来见客。他单独和卢杞,谈了很久,等到客人走了,家眷们才出来,问他:“你平日接见客人,都不避讳我们在场,说说笑笑。为什么今天接见一个书生,却要这样的慎重?”郭子仪说:“你们不知道,卢杞这个人,很有才干,但他心胸狭窄,睚眦必报。长相又不好看,半边脸是青的,好像庙里的鬼怪。你们女人们最爱笑,没有事也笑一笑。如果看见卢杞的半边蓝脸,一定要笑,他就会记恨在心,一旦得志,你们和我的儿孙,就没有一个人活得成了!”

不久,卢杞果然做了宰相,凡是过去有人看不起他、得罪过他的,一律不能免掉杀身、抄家的冤报。只有对郭子仪的全家,即使稍稍有些不合心意的事情,他还是予以保全,认为郭令公非常重视他,大有知遇感恩之意。

郭子仪这个人很能干,他数次拯救李唐王朝于水火,但每次打完仗后,即离开军队,回到自己的家里“龟缩”,也不再与朝臣、部将们来往。所以李唐皇室,非常信任他。虽然他有韩信、文种一样的功劳,最后却得以善终,所以郭子仪绝非寻常的武夫,他在保护自己方面,很有张良一样的智慧。也就是说,他有将做官的文武张弛之道,运用自如的能力,他真正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进退自如。很多大人物不善于自卑居下,最后不但性命不保,还落个“逆贼”的骂名。古人云:“功大而心小,居安而念危。”像郭子仪这样,居功不伐,处事周密,不怨天、不尤人的例子,实在很少。郭子仪的作为,处处合乎老子的“谦卑不盈”的哲学,可谓精明的保身之道。

(事据《唐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