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越高明 治病越省钱

现代西医的设备越来越发达,药物越来越昂贵,对很多疑难杂症却依然一筹莫展;而高明的中医师也许几根银针、几贴天然草药即可去病;找到真正的气功大师,对著病灶部位挥手一抓,手到病除;最幸运的是遇到正法修炼,无需求医求药,重病顽疾不翼而飞……

精密仪器 解决不了现代医学瓶颈

台北上海同德堂国葯号名医胡乃文,驰名美国、加拿大、港台,在新唐人电视台做的节目“认识中医”,已播出300集,收视率居高不下。胡乃文医师早年在西方顶尖医学研究十多年,后全心投入中医领域,最后走进正法大道修炼,对不同层次的治病方法,有了更加深刻精妙的体会。

他认为现代医学有许多瓶颈:血压、血糖只能被控制,感冒连被控制的可能性都没有,爱滋病也是;肿瘤除了开刀手术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了。神经的病变,除了机械式的损伤外,根本不知何时、何因而发;内分泌、精神疾病都不是量子医学或量子生物学能解决得了的……仪器愈来愈先进,新药日新月异的开发,统计数字愈来愈精细,病人却愈来愈多。

西医看病,离不开细菌、霉菌、病毒、营养或矿物质的缺乏与过剩等等原因,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是处于浅层次的理。

中医治病气功治病 更高层次的医疗道路

胡乃文认為:中医古时从来没有什么是细菌、病毒的想法,他只是用风、火、热……的概念来形容这个病的起因,结果就能把流行性感冒——古时叫“伤寒”、“温病”、“热病”等医治好,而且不到一周就好了。现代人因为检查仪器的进步,什么病都能追查到似乎是本源了,可就不能有效地治疗,更别提预防了。例如曾经在台湾肆虐的“肠病毒”,查是查出病来了,可就是没有一点办法对治。找中医看,同样的病,只要确定它是胃火,就清胃火;确定是肝火,就泻肝火;确定什么火,就清什么火,药到病除。

胡医生就遇到多起这类病情,它发病的部位千变万化,有的人听神经受伤,连走路都不平衡了,最后听力也没了;有的人顏面神经受伤了、有的人目瞼生皰疹、有的人耳朵生皰疹、也有的皰疹生在口腔里、手指上,西医看到都头大了的问题,中医只是一个“火”就把病因交代了。再用一些清不同经络臟腑之火的药物,几天就能治癒了,看哪个的效果好?

中医的诊病与治病,从阴阳、五行的概念著手,把医学上的所有事物都简约到这个方向去思考。像五臟、五腑、五味、五色、五脉都有五行属性;纪年、月、日用的天干、地支也有五行属性;季节、时辰、每日、每月、每年都有它的五行属性。不但如此,它们同时还有阴阳的属性。它们与整个大宇宙有相关联之处,那么药物的五色、五味就与我们身体的臟腑形成了一定的联系。大道至简至易,针灸处方、拉住了一条相同的管道,大宇宙的气与身体这个小宇宙的气息相通了,病也就淡化了。

中医在诊病之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更有“望而知之谓之神”的说法。一般中医师的望诊,是对病人的神、色、形、态、舌象等进行有目的的观察,以测知内脏病变。对於具有特异功能的古代大医学家来说,他们的“望”是可以透视人体,直接看到病人身体的病变情况。如华佗可以看到曹操脑袋里有瘤;扁鹊看到病从齐桓公的皮肤,发展到肌肉、肠胃,最后到骨髓的过程。

对于真正的出了功能的气功师,他们修炼打开的“天目”,不仅能透视人身体看到黑乎乎的病气,还能看到更微观空间产生黑气的灵体,运用功能把灵体拿掉,让病好的更彻底。

修炼法轮功的胡乃文医师,认為《转法轮》第七讲中的“治病问题”、“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把中西医治病的原理和方法说的非常透彻明了:“据特异功能看,哪个地方有黑气,认为是病气;中医看就是那个地方脉不通,气血不通,脉淤塞;西医看呢,就是那地方溃疡、长瘤、骨质增生或者是发炎等一些现象,它反映到这个空间就是这个形式的。你把它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什么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当你把那个东西拿掉之后,把那个场打出去之后,你发现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什么骨质增生也没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个东西在起作用。”

“他看到了嘛,这是我们人的特异功能,过去的大医学家都具备这个本事。天目开了以后,在一个面上可以同时看到人身体的四个面,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一层一层切片去看;还可以透过这个空间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现在医疗手段能达到吗?差远去了,再过一千年吧!”

“中国古代的科学和我们现代从西方学的科学不一样,它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能带来另外一种状态。所以不能用我们现在这种认识方法去认识中国古代的科技,因为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针对着人体、生命、宇宙,直接奔这个东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

返本归真 身体好坏取决于自己

胡医师以前按照科学营养方法,摄取大量的富含钙、磷等矿物质和蛋白质,来促使自己的体质、精力更好。 但效果并不理想,还是经常感冒,失眠。修炼法轮功以后,他明显感到原来身体各种不适症状都不药而愈,连感冒也很少有了。 自然而然地,睡眠好了,记忆力增强了,思维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好像智慧都被打开了似的,对一些艰深医学古籍著作也有更深的理解了。

更重要的是,修炼给他打开了一扇认知和体悟生命奥秘的视窗,他认识到人的健康与道德有直接的关係。 我们的祖先通过修行领悟到,修炼身心可使人达到贤人、圣人以至真人,而真人则能与天地同寿。 现代科学也发现善念可説明身体处於健康状态;动恶念时,身体会產生毒素伤害自己。 所以,身体好坏完全取决於自己。 当代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实践——通过修心做好人而达到了身体的健康,是最广泛的实例与佐证。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曾被评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1983年,39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达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未见好转。1996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经过一年左右,身体痊癒了。而今,年逾七十的关贵敏,每年跟随神韵艺术团在全球奔波巡迴演唱,越唱越精神。

曾在美国哈佛医学院工作过的汪志远先生,身患世界五大绝症之一的“渐冻人”病,无药可医。他参加法轮大法学习班的第一天时就全身舒畅,发生了一系列神奇的现象,如体内滚滚热流涌动,莫名的持续流泪,一路上多次找厕所大量小便等;修炼三个月的时间,身体状况完全恢復正常了,一度6克的血色素(不到正常男子的一半)也都正常了,体重也从110多斤恢復到了150多斤。《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听说此事来採访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汪志远正在跑步。

像这样身患不治之症的病人,不花费一分钱,经过修炼后完全康復的案例,在全球一亿法轮功学员中,不过是沧海一粟。早在1998年9月,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抽样调查法轮功修炼人12553人,疾病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有效率总数高达97.9%。

朋友,如果您想更多了解法轮功的神奇祛病案例,请登录法轮大法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