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智慧

大法弟子 1999年6月29日


【正见网2001年04月17日】

我是一名大学生。在修炼的两年多时间内,我深深地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大法使我开智开慧,明白了超越常人知识的宇宙真理,真正认识到了人生的目的,彻底改变了一个全新的自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道路。

修炼大法以前,我一直沉迷于名利的追逐当中。作为年轻人,总想在常人中奋斗一番,有所造就,达到什么目标。所以,一直在苦苦追求,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我虽然在大学读书,但由于被高中同学取笑过学的专业是冷门而耿耿于怀,发誓一定要考取好的功名,读双学位或研究生,将来出人头地,让他们走着瞧。好胜心、争斗心、妒嫉心促使我整天泡在书堆里,埋头苦学。可是,即使天天泡在图书馆,晚上读到深夜,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复习功课,考试成绩仍不如所愿,心里很不平衡。每当看到别人超过自己,心里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妒嫉得不行,忿忿不平,恨不得把他拉下来。考试前,每逢有人问我功课问题时,尽管我会做,也假说不知道,怕别人知道了,考试成绩超过自己,就连笔记本也不愿借给人家抄。自私和妒嫉心渐渐在我和同学之间筑起了一堵无形的围墙,令我无法超越和解脱。强烈的执着把我的身体弄得一团糟,精神紧张导致晚上失眠,由于长期坐着复习功课而引起的痔疮、鼻炎等慢性病不断地折磨着我。

九六年一月底,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很大改变。随着修炼,我逐渐抛弃了以前那个为私为已的我,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提高自己。我首先端正了学习目的,扭转了只为个人奋斗的自私心理。我悟到,作为一名学生,就应该把学习搞好,因为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问题:家长抚养我长大,供我上学;学校老师传授我知识,备课讲课辛辛苦苦;社会给我提供了一个安定舒适的读书环境。如果不好好学习,就不是一个好学生,对不起家长、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学校和社会,更谈不上是一个好的修炼者。

修炼后,我认识到应该把大量课余时间用于学法炼功,但心中有所顾虑:学法时间多了,会不会影响学习呢?实践证明:只要把心摆正,处理好学法与学习的关系,学法不但不会影响学习,相反还会促进学习。比如,以前复习考试时,执著心很多,心乱如麻,脑袋中经常冒出各种不相干的念头:考完后到哪去旅行或约谁谁逛街看电影;上次考试就差零点几分落后于某某,不行,这次一定要超过他心情特别容易烦燥、紧张。炼功后,随着执著心的看淡、舍弃,心胸越来越宽广,杂七杂八的念头也随之销声匿迹。我带着一颗平静、祥和的心态学习,所以精力更加集中,记忆力也增强了,成绩不但没下降,反而提高了。现在,我学习起来觉得很轻松。上课认真听课,做好笔记。考试时,用最后两个星期将整个学期的功课进行系统复习,时间虽短,但效率很高。厚厚的七八门课笔记,几乎都能记住。以前要背几遍才能背下来的内容,现在只要抄一遍、读一遍就能背下来,可以说事半功倍。成绩提高之快,效率之高,不但同学、亲友意想不到,连我自己也意想不到。其实,我心中明白,这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体现。修炼两年多来,我体会到,法学得越好,心态越祥和慈悲,做事就越顺利,成绩也越好。我深深认识到,是大法给了我智慧,给我开了最方便的修炼大门,使我有更多的时间投入修炼。

修炼大法后,由于我各方面表现突出,学校给予我不少荣誉:大学二年级时,考试成绩全班第一,获一等奖学金和“学习积极分子”奖金,被评为学校“优秀学生”大学三年级时,考试成绩全班第二,被选为班长,获一等奖学金,被评为学校“优秀干部”,获“优秀团员”称号。大学四年级时,被选为团支书,其中考试全班第一,被学校批准为学校免试推荐研究生,今年十二月份将作为学校“优秀学生”访问澳门。

修炼前,我对班里的事不甚关心、爱理不理的,对同学的事也不过问。一到周末就回家,集体外出活动也很少参加,与同学关系一般。修炼大法之后,我牢记老师的要求:“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转法轮》),所以下课后,我经常主动擦黑板;实验课后,有些同学忘记搞卫生,我默默地做了;同学有不懂的问题问我,我都会很耐心讲解,并很乐意地借笔记给他们看,毫无半点保留;同学遭受意外伤害,我更是主动关心、照顾。我被选为班长时,没有为此而沾沾自喜,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我虚心听取了多方面意见,对班内的活动进行了一些改进,收到了良好效果。原来班内组织松散,同学关系不融洽。现在同学之间增进了了解,集团凝聚力也增强了。今年的系际辩论赛和篮球赛中我们班都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期末考试时,几乎全班成群结队地到图书馆复习功课,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在我们班平均成绩是全系最高的。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