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就是我要走的路(译文)

西雅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1年06月04日】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是如何得法及认识到大法就是我要走的路。

我是2010年8月得法的。那时我在Poulsbo一家很繁忙的针灸诊所工作,我3年的合同就快到期了。通常我每周工作50-60小时,治疗125-150个病人。那家诊所的管理风格以威胁、恐吓和负强化为主。我常说我的工作负荷太重,得到的报酬少而且被低估。现在看来许多时候这是更好的安排的一部分。

工作因为时间苛刻非常紧张,人员不断更替并且有来自经理和业主的骚扰和操纵。也有积极的方面,如我治疗的病人,但是我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极端的环境下。我挣扎着是否要做满我的合同,但我最终决定完成合同。我尽最大努力经历了这些挑战,觉的需要结束这一切。我经常告诉自己为了职业及历练我需要完成这3年。尽管看到9个针灸师在合同到期前就离职,我仍然固执的坚持我的计划。

因为诊所的成功,外地针灸师会来这里参观考察。我记的听说一个从荷兰来的针灸师将在我合同的最后2个月到来。我性格内敛,当时没有心情和新人打交道。除了工作上的困难,我刚结束了一段交往,并且和一个朋友的矛盾尚未解决。我精疲力尽并且很沮丧,于是我避免碰见来访的针灸师。我成功了几天,但是他很友善和外向。有几次我听到他向我的同事说他正在练习一种特别的气功。他总是乐意向他们展示。一次在我们的短暂交谈中,他给了我同样的机会。

十年前,我学习了各种气功,打坐和一些武术。我有兴趣试试这种气功。我们交谈的越多,我越感兴趣。下班后我们来到了公园,我开始学习。我想学习和修炼。下班后我们看了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像。我努力保持清醒,我们挺过来了。我打印了一本《法轮功》。很快我的朋友给了我一本我自己的《转法轮》。在治疗2个病人之间的空档,我就看书。我开始学习动作,这样当他离开后我可以自己练习。

在大法進入我的生活之前,我真的很低落。我很厌倦人们的精神卑劣,我的内心深处渴望善良。我记的曾和一个要好的朋友讨论这些。我对她说:我只想做好人并且和好人打交道。难道生活就不能让我喘口气吗?几周以后我得到了修炼的机会。现在看来,因为某些原因,我之前经受的磨难是安排中的一部分,以便我能得法。如果我放弃了,提前离职,我就不会有机会得法。学习《转法轮》让我明白了很多。以前我虽然听说过业力,但我从来没有通过这种方法了解它。我不明白业力和缘分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从《转法轮》中学到的东西帮我更好的理解我所面临的挑战。

当我是一个孩子时,我惊讶于生活并且想搞懂它。我在一个路德教派的家庭中长大,我们定期去教堂。对于我来说,基督教很难理解,我在其中找不到我的路。有时,我会简单的认为它不合理,于是我想出了我自己的理解。我没有说出这些事,因为我觉的他们有一些奇怪并且和我所学的不同。我把这些视为我自己的信仰。教堂说只有一个神,我却相信所有的神都是真实的,并且他们都有自己的天国。我明白地球是更大生命的一个粒子;我的细胞也是世界并且我的身体就象一个宇宙。我认为这可以一直推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明白,并且弄清楚现实。我想这一切也许会在我死亡之前的瞬间发生。我不熟悉开悟这个概念,所以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它。长大后,我把这些真理藏在心里,但也和世俗杂念混在一起。当我读《转法轮》并开始学法时,我看到这些概念在我面前展现出来。当然这比我孩提时的想法要精深复杂。回忆起这些,帮助我认识到我找到了我的路。

一开始我更注重炼功而不是学法。一天下午,我的朋友建议我们一起读书。我很累,于是拒绝了他并休息。当他在附近读《转法轮》时,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并立刻做了一个很难描述的梦。突然我被从梦中拉出,来到了另外的空间。很难形容。我的心脏和胸部亮了起来,发出并辐射光芒,这使我从梦中惊醒。尽管我闭着眼睛,我可以看到并感受到它。这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当一切停止后,我又睡着了。我明白这是另一个迹象表明我走在回归的路上,这也说明我有修炼的心。同时也点化给我学法的重要性。

我认识到有些执著和观念被去掉了,虽然看上去我没有试着去改变什么。还有一些执著我正在与之斗争。这种斗争使我内心矛盾。我们学习到,在矛盾中我们应该后退一步用慈悲和宽容对待。我开始认识到我不能在与自己的冲突中改变,这是我过去所做的。我必须对自己有慈悲心,这样我才能真正的慈悲对待他人。当我回头看看我的这些改变,我只能用我在学法和炼功这件事来解释。这鼓励我继续修炼并且更加坚定的炼功。

我感到很幸运并且谢谢师父给我这个机会。通过我有限的理解,我能看出一直以来我都被指引在这条路上。我感到很幸运能成为西北地区同修的一员,成为大法整体的一员。

(2011年西雅图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文章)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