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龙啊,赤龙!我们为你送终!(二)

郑见仁


【正见网2005年01月18日】

一、“三面红旗”

(二) “全民大炼钢铁”

“超英赶美”是“大跃进”的马前炮,
激动了大陆天真的男女老少,
虽说也暗示英美比我们更好,
不然就用不着去把他们赶超!

超英赶美钢铁是头等的重要,
“钢铁元帅要升帐”上下齐声叫!
动员“全民大炼钢铁”“土洋结合”,
“两条腿走路”中央的政策高妙!

从市里区里一直到各条街道,
层层下达到街道办事处领导:
雷厉风行土高炉要突击建造,
压倒一切要为钢铁元帅开道!

居委会院坝里红砖灰石黄泥,
张铁匠不识字但很善于“设计”:
“我们没铁矿也没炼铁的家俱,
捡废铁烧红打成一坨送上去”。

街道领导是老头和家庭妇女,
一个个笑眯眯点头表示同意。
张铁匠领着小伙子修建高炉,
男女老小担箩筐把废铁寻觅。

小学生两根竹竿绑个破撮箕,
拖着走嗤嗤响画出两条轨迹。
找废铁自然是工厂里最容易,
小家伙们星期天偷偷钻进去。

从地下刨起生锈的铁丝铁皮,
车床边废钢屑闪着蓝光锋利。
两个小孩一争抢割破了指头,
举着小手大声哭泣鲜血直滴。

几天内院坝里高炉已经立起,
圆不圆方不方顶上能排烟气。
院坝一边摆着一大堆废钢铁,
另一边刚砍的树干长短不齐。

铁匠说柴湿火软烧不化钢铁,
街长说“湿柴架猛火谁都晓得”。
群情激昂铁匠咬咬牙点燃火,
浓烟滚滚全街进入炼钢行列!

上级领导、街长和居民干部,
一个个如释重负满意的退场。
钢铁元帅终于被扶上了战马,
千零七十万吨钢是中央希望!

当炉顶的浓烟变得淡蓝淡蓝,
当炉体的黄泥烧得崩干崩干,
张铁匠拿着手锤打开炉察看,
背后的帮手拿大锤两眼茫然。

生锈的铁丝被烧成了红丝线,
焊条头和其它钢件红色很淡。
张铁匠一瞬间浑身都冒虚汗:
这一堆滥东西怎能打成一团?

别无选择感情和经验对着干,
大小锤叮当伴着铁匠的呐喊。
红丝线最终被打成一团乱麻,
圆焊条头被打扁钢件被打弯。

直打到手锤反卷大锤似麻脸,
铁匠和助手才把它们扔一边。
围观的领导和群众如梦初醒,
一声声长叹涌出内心的遗憾。

“我早说烧钢铁柴太湿火太软…”
“那你就该想办法”街长忙发言,
“你该把你铁匠炉的风箱搬来,
或叫年轻人用扇子轮流打扇!”

铁匠一听无话可说愁眉苦脸,
群众个个摇头叹息纷纷走散。
“张铁匠辛苦了人人都能看见,
我先去汇报”上级领导有经验。

上级领导再没有到这里露面,
院坝里土高炉成了小孩玩伴。
两场大雨一过它蹲下了身子,
黄的是泥灰的是石红的是砖。

一阵风来一阵风去高炉万千,
神州大地曾经处处冒过浓烟。
四十七年回忆起来历历在目,
一场闹剧离奇荒诞不似人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