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播(音频):玄木记 (3-02)

作者:话本先笙 播音:新宇音


【正见网2023年03月21日】

小说连播(音频):玄木记 (3-02)(MP3)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link As...)。

小说连播(音频):玄木记 (3-02)

作者:话本先笙
播音:新宇音

且说西洲有一山,名曰玉京山,此山与昆仑山不同。此山多松柏,多杉桦,多麋鹿,多玉兔,时而白鹤长鸣,时而沙鹭轻吟。

要说昆仑山神秘幽深,玉京山便是皓朗清畅。玉京山中亦多洞府,多修炼的仙人,山的外围东南西北四面各有一棵帝屋树镇守仙山。山腹正中有一道台,名唤“正本澄元台”,这便是元始天尊的道场。

且说那日元始天尊的弟子们正在洞外练习剑术,只见师父带着一个黄衫小妮子从山外乘云而来,缓缓落地。

“这妮子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师妹了,去吧。”说罢,拂尘一扫,又腾云而去。

众修炼弟子看着这小师妹,一身鹅黄裙袄,扎着双髻,目光灵动,小脸润圆,两腮微粉,笑起来还有颗小虎牙,可爱极了,所以瑶真很受众师兄师姐们的喜欢。

瑶真来到玉京山的前三天还有些矜持,可能是和大家不太熟悉,三天之后,便显露出活泼本性。

闲暇时,师兄师姐们会带着瑶真四处走走,边走边聊天。

师姐们会问瑶真昆仑山有何山川美景,瑶真会说,昆仑山有晶溪剔透晶莹,有伦河湾流回旋,有弱水粉色梦幻,有晴川苍翠俊朗,有郁丘矮丛茂密,有小峰千座,有山谷无数,可以在山顶看朝阳徐徐升起,在湖边赏落日流霞万千,她自己也不知在昆仑山上度过多少岁月了......

师兄们会问她昆仑山上有何珍奇神兽,瑶真会说,麒麟常与她赛跑,鸿鹄常和她比飞,时而跳进湖内捉弄老龟,时而飞落树梢欣赏霓雀漫舞,异类侵犯时重明鸟会叫,猛虎会去作战,獬豸会给我们出主意,青鸾会带我逃跑......

芃菀师姐问她:“瑶真,你来玉京山也挺久了,你不想家吗?” 

瑶真:“我本就无父无母,也无兄弟姐妹,向来无牵无挂,要说想念嘛,着实有些想念我的好友青鸾。”

川悠师兄问她:“小瑶,你志在修行到何种地步啊?” 

瑶真:“我嘛,当然要修到很厉害很厉害,足以保护善良的生命不受邪魔欺负才行!。”

师兄们都笑了,感觉这小妮子还挺能吹牛的。

除了聊天闲扯,他们还会谈谈书画,猜猜字谜,对对对联,比比棋艺,剩下的时光不是听元始天尊讲道,就是练习仙法道术。

“师弟,你又输啦!你这次还有什么可以给我哒?”

“这是风潜的笛子,他昨儿个刚削完,被我偷来,这个给你,我们再奕一局!”

“厚敦儿!你偷我笛子还给输了!看我怎么揪你耳朵!”

“啊...不要...瑶真!快救命啊.....”

“厚敦儿师兄!风潜师兄撵着你恐怕不飞个三五百里不算完哦!哈哈,你今天估计能多吃十碗饭!”
.......

对于修行人来说,能得师父亲授道法,能与同门师兄弟们在一起,真是一段美好而又珍贵的时光。那种纯粹而又快乐的自在心境,在肩头有了责任,心中有了使命的时候,便只能把其当成藏在心底的珍宝,倚栏凭轩时,午夜梦回时,偶尔会拿出来欣赏一番,那段青葱岁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瑶真虽说算不上众弟子中最勤勉的,但悟性也还不错。

虽说道法修为中有心道和形道两类,可是 元始天尊并不常常讲授心道,有时很久才讲一次,也并不是所有弟子都能领会其深意的,但形道中的神通术类等功夫,却时常督促弟子们精进练习。

在道法的修为上,很多弟子都觉得“心道”最为无聊,有的边听边打瞌睡,有的甚至鼾声如雷。天尊也不管不理,只闭眼讲道,任由弟子们身在神离。

瑶真很不一样,她平时颇为好动,但她最喜欢师父讲授“心道课”,每每听的用心又入神,坐在那里如磐石般岿然不动。

师兄弟们不解,便问道:“小瑶!你为什么每次心道课都听的那么认真?这门课师父不会考核的!”

瑶真:“我只是喜欢而已。”

师兄:“哈哈,这有什么好喜欢的?多无聊!哪有舞枪弄棒耍的痛快?”

瑶真:“无聊?怎会无聊?舞枪弄棒倒是痛快,但没有了心道指引,能舞出个什么来?”

师兄:“那你说说,这心道是怎么个指引法?”

瑶真:“师兄,就好比师父讲过,在与赤烈魔作战之时,不可用‘物换星移’这招神通,要用‘游龙引凤’,你可知为何?”

师兄:“物换星移这招是可将身体变换出若干,用这若干身体将这邪魔团团围在中央,再一举歼之。而游龙引凤却要将身体腾空而起,倒悬至邪魔头顶正上方,趁其不备,剑穿其头,方可使其毙命。其实我觉得这招儿游龙引凤不如那物换星移厉害,我只知师父让用游龙引凤就用,不让用物换星移就不用,可不知师父为何让我们这样做,那你说说吧!”

瑶真:“嘿嘿,不瞒师兄,我原来也是这么觉得。直到我听了师父在讲心道时说过‘若遇刚,则用柔,性若强,愈刚则烈’。我就突然想到那赤烈魔乃是刚烈属性,越是将它包围,越是相当于激起它强的一面,所以如果用物换星移这招,看似可将其一举歼灭,实则当赤烈魔被包围之际,心中定想与我等拼个你死我活,反而激起了它强势的一面,不好对付。但游龙引凤这招轻盈而又出其不意,性烈者,心不细,不等它发挥优势,已将其灭于无形。”

师兄:“诶呀呀,我小师妹行啊,再给师兄讲讲那个‘平沙落雁’和‘冯虚御风......”

瑶真:“这个平沙落雁啊,师父告诉我们要用在与邪魔相抗的头三招中。此招三推三回,三起三伏,如意随风。我们只知此招结合了大雁捕食飞翔的动作,但我悟到这其中还要有我道家逍遥无为的真意作为心法,才能将此招运用自如。这平沙落雁也很可能是其它招式的辅式。”

师兄:“师妹,你怎见得此招为辅呢?”

瑶真:“那日,师父在湖边弹琴,正好想考考我‘心道茶篇’一课听的如何,便让我为他泡茶。因我在泡茶之前疏忽了‘温壶’这个步骤,沏出的茶水虽入口清香,但却不会回甘,而是越喝越苦涩。”

师兄:“泡个茶,那茶壶温不温的,竟还有这么多事?”

瑶真:“是啊,我原来也觉得温不温壶无所谓的,但若轻视了温壶这个辅助步骤,或许泡茶就失去了意义。后来师父告诉我‘涤瑕荡秽,温壶清静,万事不急先理心’。我才恍然大悟!此时伴着师父悠扬的琴音,湖边沙滩上的大雁时来时往,此情此景,自在逍遥。所以我就突然想到了平沙落雁这神通仙法的精髓在于‘万事不急先理心’.......”

瑶真说着说着,欢喜心上了头,便为师兄耍了几招。

 “休要卖弄!” 突然,一声斥喝,一看,是元始天尊来了,瑶真赶紧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

元始天尊走过来,用手指弹了瑶真一个响亮的脑瓜嘣。

“诶呀,师父,好疼!”  

众师兄弟都笑了,元始天尊也暗暗笑了一声,走上道台,众弟子作揖向师尊行礼,礼闭之后都盘腿坐到了自己的蒲团上,开始听师尊讲道.......

元始天尊问道:“你们在玉京山修行这么久了,可立了什么志向?” 
大家议论纷纷。

厚敦说:“师父,你这么一问,我们还真...有点懵,我能想到的就是在玉京山继续修行。”

风潜说:“修行道法,要么为自身逍遥,要么为众生解脱。”

芃菀又问:“那师兄你是为自身逍遥,还是为众生解脱呢?”

风潜:“倒是有心为众生,却不知如何做。”

瑶真说:“铲邪除恶,保护善良的生命,不就是为众生吗?”

风潜点了点,又蹙了眉:“可是瑶儿,这四洲向来善恶同存,相生相克,邪恶是铲除不尽的。”

瑶真也皱了皱眉:“恶不能灭尽,三界怎会太平?众生还是不能永得喜乐。”

慈航说道:“小瑶,你是不知道现在玉京山外的西洲和南洲有多乱!想让现在的众生永得喜乐有多难!听闻上古时,西王母掌管善恶刑罚时,西洲还真有过一派祥和的景象。”

瑶真想了想,说道:“掌管善恶刑罚,这是司法天神之职……”

大家议论纷纷,瑶真在那里自己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元始天尊闭上了眼睛,静静听着徒弟们议论。

突然,瑶真举手喊道:“师父!我有明确的志向了!”

元始天尊也没睁眼:“呵呵,好,那你说说吧。”

瑶真说:“师父,我要做司法天神,掌管善恶刑罚!”

众弟子哈哈大笑起来,川悠开玩笑的说道:“哈哈,小瑶,三界的司法天神一职正好空缺,怕是正等着你去做呢!”

刚刚和瑶真论神通术法的捷骁师兄说道:“你们别笑,我看瑶真能行!”

元始天尊依旧闭着眼,却也抿起了嘴,想:这小妮子口气还不小,还想做司法天神...

突然一道强光晃了元始天尊的眼,元始天尊用眉心的天目定睛一看,竟是一朵梅花,大放异彩!

元始天尊好似想起了什么,猛的一睁眼,看见这朵梅花就在瑶真的人中闪着金光,而其余弟子们看不见,仍在嘻嘻哈哈。

元始天尊看着瑶真笑着点了点头。瑶真还不解,师父刚才明明还是一脸不屑的样子,怎么这会儿又对自己肯定的点了头。

元始天尊:“好啦,今天就先到这,你们且去吧。”元始天尊拂尘一扫,隐去了。放学了,大家也都散了。

瑶真也刚要走,元始天尊身边伺候的小童舒鹤挡住了瑶真:“瑶姐姐,天尊要你晚饭后为他泡茶。”

瑶真:“好,我知道了,舒鹤。”

晚饭过后,瑶真来到师父房中,见师父在茶桌旁看书。

瑶真向师父行过礼之后,问道:“师父,您想喝什么茶?”

天尊放下书,打了个哈欠:“诶呀,这玉京山的茶啊,都喝厌了。听闻南瞻部洲的望拓山产一茶,名叫兰脂凝芬,这茶叶嫩的像琼脂玉膏,香气若那空谷幽兰,凡人喝过之后百病消,神仙喝过之后气爽神清啊!”

瑶真:“师父想喝,我等弟子们去为师父采来便是。”

元始天尊:“不行不行,那望拓山多妖魔,为了一口茶,为师岂能让你们去冒险?”

瑶真一听到妖魔二字,就气不打一处来,立刻说道:“多妖魔?师父您每天让我们学习这些神通术法,岂是哄孩子玩的?不就是让我们斩妖除魔吗?!”

元始天尊看着瑶真那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又笑了,小声说道:“是块做司法天神的料。”

瑶真一听“司法天神”这四个字,心中惊喜,难不成这志向当真得到师父的认可啦?瑶真不语,但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师父。

元始天尊起身,背过身去,背着手意味深长的对瑶真说:“你来玉京山已经数年了,虽生得张娃娃脸,但也长大了,也在这里学的不错,也确实有一颗惩恶扬善的赤诚之心。但想做司法天神,还必须有赫赫战功才行。”

瑶真听师父这么说,知道这一志向是真的得到师父认可了,心里十分高兴,便跪下来,坚毅的说:“师父,弟子不怕苦,愿为天下良善而战!”

元始天尊慢慢转过身来,说道:“好!好一个‘愿为天下良善而战’!”说完便扶起了瑶真:“儿啊,南洲如今妖魔横行,邪恶当道,民不聊生,众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啊!天帝年迈,想选一人替他斩妖除魔,救众生于水火。但其中艰难险阻可想而知,你可愿去?”

瑶真:“师父,我本昆仑山一白虎,何德何能得您亲授道法真经,正不知如何报答您与上天之恩。今苍生有难,我岂能在深山中独享安乐?”

元始天尊看瑶真那双炯灵的眼睛闪烁着真挚的光芒,此话确实发自肺腑,不禁心生感动,竟一时语塞:“好徒儿,好徒儿.......”

自那日之后,元始天尊便乘舟上了无极大罗天,去见鸿钧老祖。

“师尊,您让我找的‘人中梅花印’已找到。”

鸿钧端坐在神榻上,缓缓睁开眼:“在何处啊?”

元始:“那梅花印就在我小徒瑶真的人中上。”

鸿钧老祖:“嗯,青玄啊,回去等天帝的圣旨吧!”

元始叩拜:“弟子遵命。”

元始天尊回了玉京山,刚下云端,天帝的圣旨便到了。

一位拿着圣旨的神官,先向元始天尊做了个揖,元始天尊坐在台上没下来,向那神官点了个头。

只见那神官展开圣旨,道:“玉京山众弟子接旨!”

玉京山的所有弟子纷纷跪下接旨。

“天命召曰:南瞻部洲妖魔横行,民不聊生,今特命元始天尊座下弟子瑶真,率川悠、芃菀、风潜、捷骁、玉鼎、慈航、赤精、麻姑、厚敦等神将一同斩妖除魔,派天兵十万助尔等平南洲妖邪,还穹宇清平。钦此。”

瑶真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只见那神官微笑着向她走来:“瑶真上仙,上仙!接旨啊。”

瑶真半信半疑的接了旨意。

大家齐声说道:“玉京山众弟子谨遵天帝意旨。” 

神官腾云归去。

众弟子都大为不解,怎竟让小师妹瑶真率领大家平息南洲妖邪?瑶真也懵懵的,怀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元始天尊知道大家的疑惑,便说:“你们定是不解,天帝为何选了瑶真去平息南瞻部洲。天帝的意旨不会有误,那是因为瑶真发了这样的愿。”

众弟子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元始天尊:“你们要一心除恶,以拯救苍生为念,辅助瑶真,不可二心。”

众弟子:“谨遵师命!”

元始天尊:“瑶真,此次诸多凶险,不可大意,照顾好你的兄弟姐妹。” 

瑶真跪地作揖,坚毅的说道:“谨遵师命!”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