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法轮大法神奇故事》选编第5期:丈夫明真相后 五种癌症消失

原编者:莲子 选编:辰鸣 晨悟 配音:净妍 秋旭 音频:晨悟


【正见网2022年09月22日】

音频:《法轮大法神奇故事》选编第5期:丈夫明真相后  五种癌症消失

原编者:莲子   选编:辰鸣 晨悟  配音:净妍 秋旭  音频:晨悟

音频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link As...)。

观时花感叹春美,品佳茗欣赞茶香,赏圣乐心怡体健,听神迹福缘绵长。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现在听到的是《法轮大法神奇故事选编》第5期。

故事1:丈夫明真相后 五种癌症消失

我丈夫今年六十七岁,教育系统退休。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在体检时,确诊为肺癌,当时我们全家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年六月二日,丈夫到北京三零一医院就诊,经过各种检查,确诊为小细胞肺癌。医生告诉我说,这种类型的癌症发展非常快,生命很短,一年到一年半,让我有个思想准备。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感到好像天塌下来了,背着丈夫偷偷流眼泪。在北京三零一医院做了一个疗程的化疗,就回家了。

回家后,丈夫休息了二十一天(一个化疗后,要休息三周),紧接着开始往返省医院化疗,期间医生建议,由于小细胞肺癌可以直接转移到头部,医生说在头部做个加强维护治疗,再做一个月的头部放疗过后看这是多余,当时只能听医生的。在一年的治疗中,该去的医院都走到了,治疗的方法能用的,都用到了,比如,放疗、化疗、冷冻、介入疗法、生物疗法、服用中西药、偏方、营养品等,都没能把癌细胞控制住,一年内,癌细胞爆发式的转移,转移左肾、颈淋巴、头部、还有腮腺癌(是二零一五年得的),成为一个身患五种癌症的人。

二零一五年上半年,我丈夫的身体消瘦、虚弱、浑身没力气,脸的气色灰白色,出门不敢见人,戴帽子把脸遮住。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八十多斤,减了三十多斤。丈夫跟我说:“我可能要不行了,连洗脸的力气都没有了,”六个化疗疗程没能坚持完,身体就支持不住了,心脏病也犯了,就放弃了化疗。

我丈夫由于受中共党文化无神论毒害很深,根本不接受任何信仰和所有的气功。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时,他极力反对。当我遭受迫害时,给他打击很大,有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有时还打骂我,用尽了他所能用的办法来阻挡我修炼大法。还有一次,他把我娘家十几口人请到饭店吃饭,让我的娘家人来劝我放弃法轮功。我多次给他讲真相都不听,他瞪大眼睛,凶巴巴大喊大叫,根本就不听。

丈夫的病情就像医生说的,发展的非常快,越来越严重,眼看着一天不如一天,他自己也失去了生存的信心,脾气暴躁,自己认为生命就要到尽头了,钱也没用了,吃喝玩乐,享受一天是一天,破罐子破摔。

有一天,我看他情绪好一些,我就告诉他,你的病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他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静静的听我给他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然后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把你入过的党团队声明退出来,神佛保佑你平安,他听明白了,问我说:“那得怎么退呀?”我就告诉他,神佛慈悲于人,大法师父来世间是救度众生的,只要你同意表个态,我就帮你退了,不用你真名,用小名、化名、笔名都可以,神佛看人心,他听到这里,把右手举过头,嘴里喊着我同意!我同意退、退!

当时我很激动,眼含热泪,我又问他一遍,你是真心的同意退吗?他又把右手举过头,说我同意退,我说,那我就用你的小名给你退出党团队组织吧。他说行。这时我激动的心情无法控制,也无法表达,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喊他的名字,某某某,你有救了!你有救了!

从此以后,丈夫随身带的钱包里总放着真相护身符,走哪带哪,病情一天比一天好。曾在死亡线上的丈夫,现在七年过去了,他的体重已经二百零四斤了,红光满面,白里透红,谁看见他,都说你命真大,你家哪辈子积大德了,我妯娌都说,是大嫂修炼法轮功,大哥才有今天。

丈夫暂时还没能走入修炼,但是他在默默的支持我,在中共搞所谓的“清零”行动时,社区给丈夫打电话,让他到社区去免费检查身体,丈夫问我,你说我去不去?我就告诉他不能去,咱们不图那个便宜,也许是为我炼法轮功,要强制签字的事。丈夫反问我一句,那你为啥不签呢?我说,你知道签的是什么字吗?丈夫说:“不知道。”我说就是不让我修炼法轮功的“三书”,你说我能签吗?你也看到了,我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我无论在社会上或在家庭中,为人处世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凡是了解我的人,都说我是个大好人,难得的好媳妇。而且我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不吃药,不打针,没让你操过心,给咱家省了多少钱?!还有你得了大病,还健健康康的活着,这不是奇迹吗! 这不是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吗?我怎么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呢?后来社区再来骚扰电话,丈夫就不接了或关机。签字一事就不了了之了。

丈夫默默支持我、保护我,不跟邪党站队,得到了福报,是师父给了丈夫第二次生命,我们全家感恩师父的大恩大德!感谢大法师父!感谢大法!

故事2:父亲的转变

父亲慈祥和蔼,都说父爱如山,修炼后才知道,那是因缘所致。我们家族中男孩多、女孩少,我出生后父亲对我非常疼爱,仅举两个例子:我上面有两个哥哥,只要父亲听到我的哭声,两个哥哥就得挨训或挨打,是因为他俩没有照看好我;还有我都上高中了,回家之后父亲还亲自给我洗头、洗脚,还有衣服。这些本来都是母亲操心的事情,父亲偏偏要身体力行,因为我学习好又听话,说我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还真不为过。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知道《转法轮》是拯救生命,再造洪宇的一本天书,是叫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就在班上叫同事看大法书,跟他们说:“我现在学大法了,师父教导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刚得法的喜悦无以言表,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那时的修炼环境非常好,办公室的所有人都看过《转法轮》,有个大学生就爱看大法书封底的莲,还有同事拿起《卷二》看到《真修》这篇经文问我:“你还真修?”说实话,那时还真不会修,但内心明白这就是我要追寻的。随着不断的学法,渐渐的明白了许多法理,心里头无比的幸运、自豪,得了法的喜悦恐怕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体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之后一切全反过来了,父亲对我采取的是法西斯手段,用皮带子抽打我、用针头扎我、把我捆绑起来,用剪刀把我长长的头发剪得象刺猬,自己到派出所去声明自己不炼法轮功,并要强制我,要我写保证,笔和纸就放在我面前,“给我写,写,不写就断绝父女关系!”还警告兄弟姐妹都不准与我来往,天天骂着师父,我想父亲不是魔吧?邪党妖言惑众,看着父亲被魔操控的简直让我惊讶!我的心里头伤心极了,这哪是我的亲生父亲呀?我坚定的对父亲说:“别这样了!你再做下去要下地狱的。”父亲不听我的劝说,依旧是歇斯底里的凶恶。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因不转化,父亲去了一次劳教所看我,风尘仆仆的,我见了也是心生起了怜悯之心,父亲一直站在邪党的一边,旧势力的毁人真是一箭双雕,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定,任何邪恶手段也无法撼动我对大法的正信。

以后的十多年间,我就很少回家了,后来听母亲说,父亲家里收到一些大法小册子 ,他认定是我晚上发的,对我一直抱有敌意。我只能趁父亲不在家时偷偷的去一趟,后来父亲耳朵不好使了,想母亲时就打个电话,有时能听到他的声音,在那头问是谁打来的电话。我心想:父亲还有救吗?直到二零一六年底,父亲突发脑梗,我知道时他已经住在医院了,我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路上心想:父亲一直不明白真相,要是这次走了,这可真的没救了。

师父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1]。父亲既然曾经是师父的亲人,我就要去救度他,是旧势力安排了他扮演这个不情愿的角色,这不就是处在最危险境地上的人吗?到了医院,看到父亲已昏迷不醒,脸色苍白,哥哥和嫂子们都在,我上前握着父亲的手,父亲的手凉凉的 ,但那只凉凉的手却使劲的攥住了我的手,当时我真切的感觉到象个快没命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攥着、攥着,不撒开。我的心里头一动,马上对着父亲的主元神说:“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救你。”

父亲总算保住了性命,但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从医院回家后我们兄妹几个轮流照顾,一次轮到我时,我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父亲不打折扣的就念起来了,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定了定神说:“你以前说法轮大法不好。”父亲竟然很平和的说:“嗯,那时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我说:“那你要是早念大法好还用得这个病?”没想到父亲却有点生气的说:“我现在念也不晚!”声音提高了八度就接着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喊得声音很大,前后屋子都听到了,我说您小点声,当时我有些怕心,怕邻居听到。我愕然了……在这场对大法与世人的全方位迫害中,父亲被谎言和外在大形势带动,造了很多业,也不相信因果报应,可当灾祸降临到自己头上时,只要他对大法还有一点正念,还有一点人性和良知,他都会感受到大法的洪大慈悲与光明,会得到大法的救赎!

这次疫情突如其来,人们猝不及防,父亲也发起高烧来,父亲今年八十岁了,因为是轮到弟弟伺候,两个哥哥叫也叫不来,其实人人自危,谁都怕感染上,即使是发烧,谁都不敢近前。我得知后去了父亲那里,我叫他赶快念法轮大法好,他点点头,我也在他耳朵边一起念,象父亲这种高龄的危重病人,又持续发烧三十八点四度,仅吃几片退烧药是抗不过去的,到了第六天,弟弟急得不行,打电话给120,结果120不来,理由是:那段时间凡是发烧的病号120一律不出车!有什么办法呢?小区也封了。我对弟弟说:“就求大法师父吧!我们全家都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当天父亲的发烧再也没有上升,维持在三十八点四度,两天之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烧退下来了,父亲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正常。

这一次大法师父又救了父亲,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母亲更是见证人,她后来说了实话:“我胆小,心里知道大法好,就是不敢念出声音,我心里头害怕!”是啊!在中共二十多年的迫害中, 不修炼的家人也承受了许多的痛苦和压力,常为我担惊受怕……他们不光是我的亲人;也是大法师父的亲人;也是天国世界下来的生命;也是今天大法要救度的有缘人啊!

〈选自《法轮大法神奇故事四》(1)〉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见证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