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育人

给中文学校校长的一封公开信


【正见网2001年06月10日】

尊敬的校长,您好:

周六我们谈话后,我想了很多,想到我如何继续教好中文的问题。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都知道“教书育人”,也就是在教我们中华文化的同时,也要教学生如何做人。一位在此教广东话十四年的女士在纪念校刊上也提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所以为人之师,责任重大。

我在上第一堂课时,首先在黑板上写上truthfulness-benevolence-forbearance三个英文单词,让学生翻译成中文。然后我告诉学生真善忍是我做人的准则,这时课堂上有学生说“老师,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并说以后你们若看到我做得不符合真善忍时,都可以向我指出来。

尊敬的校长,和您相比,我还年轻,阅历也浅。我是98年初从网上看到法轮大法的。过去我先生和我是在这里教太极和气功的,也曾在中华文化中心举办的新年联欢会上表演,我们的太极剑和木兰扇很吸引人。但是我们发现法轮大法所讲的才是真正炼功人想要追求的,我俩炼功后也都感觉很好。中国政府的打压让我感到困惑,同时也促使我更加深入地了解法轮功。法轮功92年开始在中国传出,并在92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脱颖而出,被称为“明星功派”。到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时,李洪志先生的三场报告每次都爆满,并被授予大会最高奖励--“边缘科学進步奖”。可是到了99年7月却被中国政府通辑。

有人说都是因为法轮功的人包围了中南海。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录像: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北京中南海,从信访办(专门接待上访者的国家机关)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数静静地站着,有的人在看书,也有的人坐着,中老年妇女占多数。他们站在人行道旁,也没阻碍交通。他们来的目的只是要求政府释放在天津被打、被抓的45名法轮功学员。后来国家总理朱熔基与法轮功代表谈话后立即释放天津的学员,并重申中央对气功的“三不政策”(对气功不作宣传、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上万人秩序井然地散去。然而,到99年七月,中国政府开始了对法轮功進行大搜捕,资料被烧毁,学员被抓、被判刑,接着便是没完没了不断升级地迫害。可是法轮功学员却是那样信任国家领导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着生命危险到北京上访,去履行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中国政府说明真实情况,不愿看到国家领导人再次做出错误的决定。

校长,您说我们是语言学校,只教语言,也就是教学生一种技能。中国自古以来,教武功的师父都非常注重培养徒弟的武德,否则武功长不高。同样,纵观中国文化,从启蒙的《三字经》到老子的《道德经》,处处包含着如何做人的道理。前中文学校老师编的《龙的思想》一书中,通篇都在谈如何做人。如“面不修洗,尘垢秽之,心不思善,邪恶入之。”可见培养学生的善心很重要。

我移民加拿大已六年,为何去年才开始申请到中文学校任教?尽管我在中国大陆有五年的教龄,不想申请教中文的原因主要是我感到做人难,教别人做人更难。现在道德标准下滑得很厉害,过去说“做好事是好人”,后来是“不做坏事就是好人”,再后来“做坏事也正常”。学生中就有人认为“做点小坏事不算错”。作为一个中文教师,自己都没有一个正确的做人准则,只是所谓的“识时务者为俊杰”,随波逐流,如何去教学生,说不定培养出的学生将来成为“恶虎毒龙”,那岂不是误人子弟吗?现在有了真善忍这个标准,我就能信心百倍地去教书育人了。

有一次,课堂上有学生在下面讲话,干扰了别的学生听讲,当我第二次提醒一个学生时,她却不高兴地说“其他人也讲话,你为什么不管他们,只管我?”好象她扰乱课堂秩序是正常的。这让我联想到有人说,你们法轮功为什么不去管非洲的饥民、中东的战争……,偏偏要说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打死了两百多人。炼法轮功的人当然对法轮功最了解,而且这件事又发生在自己热爱的祖国;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家乡;甚至就发生在自己的亲朋好友身上。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我严肃地对那个讲话的学生说,“在课堂上随便讲话是不对的,每个人都要首先管好自己。”这时大家都安静下来了。严师出高徒,老师指出学生的错误是真正对学生负责和爱护。当看到百姓被愚弄,人民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证,我们就象看到祖国母亲身上长了毒瘤,我们应该指出来并帮她去医治。可有人硬是用遮羞布把毒瘤掩盖起来,让那毒瘤在母亲身上蔓延,这是真的爱自己的祖国母亲吗?这是做儿女的行为吗?

自古就有“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大法弟子对师父传法的感激之情应该可以理解,特别是那些得了绝症而炼功后康复的弟子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更是无以言表,又有谁能眼看自己的父亲被污蔑、自己的兄弟被毒打、自己的姐妹被躏辱而袖手旁观呢?我的前任教师就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支持法轮功,中国就是没有信仰自由。”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对自己教中文信心不足。如今,有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作指导,我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不再困惑。在讲课中,我发现不管是古典名著《西游记》、《红楼梦》,还是让中国人自豪、西方人赞叹的中医,我讲起来感到游刃有余。

我已有六年没回大陆了,也想亲自看到、听到有关大陆法轮大法的情况,所以常常去问刚从大陆出来的人。一位家住Kitchener的G女士说她母亲辛劳一生,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发作起来生不如死,G女士她本人是医生也爱莫能助。然而,她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病都没有了,就鼓励G女士也炼,她第一次炼功就感到强烈的能量流动,她先生回国探亲,见他岳母整个就象变了一个人,老人家原来双脚皮肤龟裂疼痛难忍,用什么药都无济于事,可炼功后两脚皮肤变得光滑柔嫩,就象小孩的脚。就因为看到岳母的变化,他也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就是这样,法轮大法开传九年已赢得了上亿人的心。当G女士的母亲得知国家要取缔法轮功时,曾经同功友们一起联名给党中央写信,签名时连自己的身份证号码都写上,打压升级后,老人家虽然没有去过天安门,只是在家炼,但单位领导为了迎合上面的指示,竟用G女士的弟妹的工作来威胁这位退休老人。

现在还有人说,你们法轮功的人给社会找麻烦,干嘛要去北京上访?干嘛要向周围的人讲你们的事?这就象抢人家东西的人还不允许被抢的人呼救。作为旁观者,自己没被抢,听到求救声却嫌被抢的人烦。我们应该一起赶快将那强盗抓起来,以免他再伤害别人。从大陆来探亲的张阿姨说,她去了两次天安门。第一次去天安门转了一圈,心里害怕,就回去了;第二次又从深圳去天安门,想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想到自己快要瞎的眼睛又可以看书了;想到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就径直走進中央信访办。张阿姨刚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被带走押送回深圳公安局拘留起来。她女儿花了两千块钱才将她母亲保了出来。我问张阿姨,给你定的什么罪?她说是扰乱社会治安。我真难以想象这位60岁的普普通通的老妈妈怎么去扰乱社会治安,她还说女儿从国内传话来,公安讲,“叫你妈不要回来,就呆在加拿大,回来就抓起来。”

我听后非常难受,我在加拿大可以自由地修炼法轮大法,可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却遭受如此不公的对待。我的沉默就等于在教学生“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明哲保身,自私自利。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符合真、善、忍的好人。可是到今天为止我也不敢在课堂上向我的学生讲一句:李洪志先生是清白的,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邪恶而丧失人性的。我很惭愧,我怕别人说我,怕给自己平静的生活带来麻烦。我这样怎么教学生要敢于讲真话,不要做违心的事呢?在我对学生说,做人要正直,要对公众有益时,我的声音不亮,底气不足,我因怕受损失而不敢说句公道话,而让谎言迷惑了那么多善良的人。您作为校长还会要我这样不凭良心讲话的教师吗?这样的教师还能以身作则教育出优秀的学生吗?

以上是我个人的想法,不很成熟,还望校长和各位老师不吝指教。

华伟
2001年5月28日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明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