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荡荡师恩(六)—— 忆瑞士法会

大法弟子 小叶


【正见网2019年05月24日】

(一)

一九九八年九月,瑞士的日内瓦要召开国际法会,大陆学员听到这个消息后,纷纷涌到瑞士驻北京大使馆办签证。使馆的工作人员惊呆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多的中国人要同时去瑞士。

那一次,大陆学员去了五、六十人,很多各地的重要负责人都去了。

我们一行很多学员同乘同一架飞机,兴高采烈。我的位子刚好紧靠窗户。隔窗眺望,天清体透,云海茫茫。忽然,我发现在云层的上面有七彩光晕熠熠生辉并缓缓移动;再仔细盯着看,发现整架飞机被七彩大光环托着,平稳前行。

刚到住地,一位西方学员就跑过来问我,说有一架从美国来的飞机失事,不知上面是否有我们的同修。我立刻紧张起来,只要见到后来的同修,我都会过去提心吊胆的询问:你是美国来的同修吗?乘的是哪个航班?

正在我东问西问的时候,我看到了我认识的美国同修吴影,我赶忙过去跟他打听:“吴影,听说有一架从美国来的飞机失事,不知上面有没有我们的同修?”  吴影说:“我原来就坐那架飞机,还有其他两名同修。但不知为什么,办蹬机手续的时候就是找我们的麻烦,左拖右拖就误点了,没赶上那架飞机。” 听了吴影的回答,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我们从心里都特别感激师父的保护。

(二)

九月四日,在联合国的万国宫召开了国际法会,师父莅临讲法。

李洪志师父在瑞士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讲法. 瑞士,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

其间师父停顿下来,从左至右环视全场;然后又从右至左环视回来,我们屏住呼吸,紧张的期待着------

只听师父一字一顿的说:你们在坐的每一个人!你们在坐的每一个人!我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多次找到你们,给你们授了记。

听到这里,我的眼泪“刷”的流了出来,其他同修也是热泪盈眶,不停的擦拭。我们使劲儿长时间的鼓掌,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就是集尽人类的所有也表达不了我们对师父的感恩之心。

师父还提到:没有那么大的魔难,那些高层次来的生命就回不去。

我当时听了非常震惊,我虽然理解不了他的深刻内含,但这句法我却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走过这二十年,我渐渐懂得了。)

这次讲法师父讲的非常高,也把我们的境界拔的很高,我们如饥似渴的听着。其间,师父几次问我们:听的懂听不懂?我们都很爽快的回答:听的懂,然后热烈鼓掌。我当时的感觉是:我所有空间的身体是贯通的,智慧是全开放的,师父讲什么我们都能接受。

正当法会顺利进行的时候,工作人员接到通知,要求联合国内的一切活动都暂停,因为失事的飞机上有三位联合国的官员遇难,联合国要降半旗致哀。

相生相克,旧势力又来干扰了。于是法会不得不暂停。

第二天,瑞士佛学会又租了另外的场地,法会照常举行。师父再次莅临讲法并回答了学员的提问。

其中有一个问题是

    "弟子:我们是中国的弟子,还有五人因各种原因没来。他们没来成的原因是魔干扰太大,还是师父安排的?

  师:就包括你们这五个我也不想让你们来。为什么呢?我刚才讲了,过去我传法是第一重要的,今天你们的修炼、提高是第一重要的。心都放在修炼上,踏踏实实的去修,这是第一重要的。人心浮动起来,想找我呀,想听法呀,到处追着……,对你的修炼毫无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在新加坡举行法会的时候,国内很多人要去。后来我跟总会讲,我说你们要通知下边,告诉各地辅导站通知下去,千万不要叫学员去乱走,没有好处。本来法身在这段时间给你们安排了有序的修炼,你们却把它打乱了。很可能通过这段时间修炼,你们的一些执著心能够放下,在这方面应该提高的都被打乱了,就是这个原因。不要把你们非要干什么而又干不成的执著都说成是魔的干扰。"

(见《瑞士法会讲法》)

听了师父这段讲法,我的心立刻紧张了起来: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属于师父说的不该来的。我很纠结,欢喜的心情一扫而光,沮丧和内疚缠绕着我。

(三)
 
当天晚上,有各国协调人的会议,我也有幸参加了。师父又赶过来看望大家。

师父似乎感知了我们的情绪,特别解释到:为什么不让学员追着听法,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师父非常担心我们的安全,尤其是坐飞机。师父强调现在邪恶很猖獗,会搞破坏,师父不希望我们有损失。还补充说:以前你们不知道,做就做了,不算你们的错。从现在开始就要注意啦。

听了师父的话,我沉重的心一下释然了,我非常感动师父对弟子的体贴入微,也明白了我们乘坐的飞机是被大法轮托着,保护着过来的。

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师父说,为了让大家安心修炼,以后师父会很少再出来,要见师父就不太容易了。

听了师父的话,我心里特别难过,沉甸甸的只想哭,就象孩子要被迫离开自己的父母一样,难分难舍。

师父就要离开会场了,师父在穿鞋,我远远的看着师父,心里默默的想:师父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您呀?!。师父突然抬起头,目光隔过排排学员,直视着看了我一眼,我怔住了,知道我的所思所想又被师父感觉到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来年的九九年五月,我又奔悉尼,再次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

花絮:

(一)

法会的头一天,当地协调人通知我们:要求大家明天把最漂亮的衣服都穿上。因为师父告诉他们,在天上召开法会是最隆重殊胜的事情,各位神仙都会打扮很讲究的参加。(在这之前,我们参加法会都穿的很随便,都不太修边幅。)

第二天一大早,在日内瓦的街头出现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一大群,一大群的男士和女士,他们穿着西装革履,穿着高雅的旗袍,穿着职业的套裙,穿着时尚的着装-----,喜气洋洋的向联合国会场走去。

(二)

原贵州站长也参加了这次法会。她给我们讲了一件很有趣儿的经历:

国际航班要在北京机场蹬机。在她搭乘飞机来北京的路上,她由于太疲劳了,呼呼大睡。不久她被乱糟糟的动静吵醒了,有的乘客甚至在哭泣。她一打听,说机上被传有液体炸弹,但没有找到。乘务员给乘客们发了笔和纸,要大家赶快写遗嘱。姜秀英听后哈哈大笑:搞什么搞,有炸弹也不会爆炸。然后继续呼呼大睡。周围的乘客惊呆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