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拨打营救电话中修心 走正走好修炼路

美国纽约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9月10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二零一六年十月来美国,一直在景点讲真相,之前也有上平台打电话的愿望,电脑买了快一年了, 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

我每天看明慧网,发现这段时间大陆综合消息里迫害案例明显增多。大陆家乡我熟悉的很精进的两位女同修分别在过年前后,乘火车出行时遭绑架,被非法批捕关押至今;还有一位认识的女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员警经常到她家里骚扰家人。

当初自己被迫害时,海外同修积极营救,减轻了被迫害。现在大陆同修被迫害,我今天来在海外,有条件打电话营救同修,义不容辞啊。

今年四月份全球电话组协调人在大组学法时动员说,电话组营救平台需要支援,希望同修积极参与,听到动员,我马上报名参加。

在这个过程中,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也很大,没有独立的房间;丈夫又是常人,担心他不理解。

我首先征得女儿同修的同意,女儿帮助我买了耳麦,还给下载了拨打工具并购买了资费。要拨打时,技术同修说这个不是我们所用的工具,在重新下载和资费转换过程中干扰很大,明明记得密码,就是登陆不上,同修又给我申请一个号,说已交完的资费只能作废。

我等女儿回来帮我缴费。那天是周六,女儿天国乐团排练。近午夜时女儿回来帮我登陆上去,不用重新缴费。一切准备就绪,开始拨打。

第二天早晨打开电脑,发现平台软件的快捷方式不见了,一下子就冒汗了,觉得是不是邪恶直接破坏,因为就在这前两天,有个骗子打电话说有我邮包,要我的真实姓名,我就不假加思索的报了自己姓名,说完后知道上当了,而且我的拨打工具的用户名是我的手机号,联系起来,负面思维出来了。我稳定一下心态,否定负面思维,我就在各个资料夹中寻找,在桌面的一个资料夹中找到了快捷方式。

第二天早晨发现电话平台软件的快捷方式又没有了。这次我不担心了,结果在回收站里找到了。

刚刚参加培训一次,就赶上打重点专案孙茜案,连续三天。当时我正在参加护理资格学习,考试及格就可以拿到资格证书。

那是学习的最后三天,护理学校老师告诉我们,无论怎么忙,复习这天是要参加的,因为考试内容都在这里。我想,大型专案同修付出这么多,前期大量的准备以及海内外全面清场,机会难得,我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我就在这几天的时间,上午参与拨打专案,下午上课。

复习这天上午十点多,一起学习护理的同修打来电话说:今天复习,你怎么没来?我让她好好记笔记,我看她的笔记。上午上课三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下午我去了。交考勤表时,老师觉得奇怪,这时候怎么能缺席呢?我想,你怎么知道我做的事有多么重要呢?即使考试不能通过,还有机会补考,救人的事可不能耽误了。我心想,一切都是师父掌控着,老师放心吧,我会通过的。结果我考过了。

有一次打大专案,美东时间晚上,我领两个案子,五十五和五十六案,晚上领案又是五十五和五十六案,我跟发案同修说,同修说案子是不一样的,如果是一样的,那可能就是你的众生。

领来一看,和上午的一模一样,没多想,就又打了一遍。晚上十一点半打完案子反馈时,发现别人反馈的是六月十四号的案子,我的是六月十三号,知道自己领错了。那么既然这两个案子分给我了,就是我的众生,我领了十四号的这两个案子,一直打到凌晨1点半。

就在电话快要打完时,拨打工具出现问题,打不出去了。我重启电脑,再打。关机时发现没有打开拨打工具的麦克风,对方根本听不见我说话。我想,反正这个电话别人也会打,就关闭电脑,上床睡觉。

躺下后觉得不对劲,这是我的众生,可能她生生世世就在等着接我的电话呢,我怎么这样不负责任呢?认识到后,马上起床,重新拨通了这个号码。

向内找,为什么出现这么多干扰,别人为什么没被干扰?师父说:“有时候媒体用你们,有的时候项目用你们,你们的想法,那种党文化的极端做法、说谎、糊弄事的工作作风,真的使他们受不了。” [1] 找到了自己有糊弄事的党文化,所以才会被干扰,做事马虎、粗枝大叶不认真的心,险些耽误了众生的被救度。
   
还有来自亲情方面的干扰。刚开始参与拨打营救电话,女儿莫名其妙的发烧,反反复复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我把她当作修炼人,没有把她当回事。因为那段时间打专案,又打紧急营救案,我真相资料又掌握的不全面,电脑操作也不是很熟练,心里着急,就全身心的用在了打电话上,忽视了对她的关照。女儿不高兴了,说:你这打电话比站点(真相景点)还忙,一天六、七个小时,早饭也顾不上吃,我这发烧,你连话都不跟我说,你就像没看见似的,拿我当空气啊?!

我想自己可能走极端了吧,我跟协调人请假说,我今天不打电话了,女儿消业,我带她学法并帮助发正念。同修要来我家帮她发正念,同修很忙,我谢绝了。这时一个同修主动找我交流,说她这么长时间发烧,是不是去你什么心啊?我抱怨她学法少,发正念炼功也少。她说,你这不是抱怨吗?

是啊,执着亲情,担心影响圆满,总是怨这怨那的,一直以来这个心就没有去,想起以前每次女儿消业时,我就会抓住机会说数落她:你不好好炼功,发正念也少…… 指责、抱怨。

最近看一篇交流文章<对怨恨再认识>文章谈到:怨恨就是向外找,怨别人,不向内修。正如旧宇宙生命那样,只想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修炼人不是修善吗、修慈悲吗?修善就是为别人好,就是不执着别人的不好,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同修的不如意状态,从而慈悲生命。如此,怎么还会怨恨别人呢?怨恨,就是不善、不忍,就是不能包容其他的生命。即使同修真的有不足,我们也要慈悲对待同修,包容同修,善意的指出对方的不足”。对照文章所说,自己不慈悲啊。

认识到了,女儿的修炼状态有很大改变;对丈夫的抱怨也少了,家里的环境也在向良性方面转变。最近跟女儿交流说我找到抱怨心,女儿说,你对我爸的抱怨心更重,这三十多度的大热天,我爸做饭,你一会说汤太热,一会儿说菜太淡了,没咸味,一会儿又说饭太硬了。你自己做啊!

本来觉的自己做的挺好,能得到女儿的赞扬呢!看来,差距太大了,一定要实修,时刻记住师父的教诲:“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2]。

再就是担心丈夫不支持我打电话,其实,他不但支持,还主动多做家务让我有更多时间学法。

我打电话的房间是半个房间,房间里有半个洗手间,挨着厨房,他能听到我打电话。有一次吃饭的时间她跟女儿说,我听你妈讲的挺好,说的挺有道理的。其实,我正在念稿呢。一天上午10点左右,他在做饭,我打通一个派出所所长的电话。对方说他信佛,我告诉他说我们是佛家的。他说你们法轮功就是法轮功,别往佛是那靠… 他就胡搅。我说我是美国打来的,他说他英语通过六级,我说我也是过六级啊(其实我没过六级)。党文化这种不真的思维跑出来了。没做到真,还有争斗心。

吃饭时,他跟女儿告状说,你妈打电话时人家让你妈说英语,你妈没说,还说自己过六级,你过了吗?我说我过四级,女儿过六级了。他说,你就用英语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佛法。我说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还说了假话。

还有一次,我刚打完一个电话,他进屋里问,今天又打一个接听时间长的?我说,是,但没说话,他说听就行。有时候遇到态度强硬的,我也强硬时,他会说你这是恐吓。他也在帮助我提高心性。
 
在打紧急营救案的时候营救平台的所有同修都是集中在一个房间拨打,而且需要开嘴让大家听,难度很大。因为是新参加拨打电话的,师父都加持并给鼓励,同修们也都正念加持并协助。有一次打通一个电话,接听时间较长,打完后同修告诉我说,帮我发正念胳膊都举累了。

一次打紧急营救案,接通后,讲了一会儿,我要给他读“追查令”,电脑桌面东西多,字又小,再加上心急,找不到要讲的内容了,同修马上给我贴过来,真是雪中送炭。真正体会这是个修炼的环境。感觉这个整体真好,有凝聚力。

在平台也很修自己这颗心。就在几个大型专案打完后,一次交流要结束时,我发言做了简短交流,协调人针对我的发言,说了几句。听了他的发言,我觉得句句扎心,虽然谁也不相识,还是感到无地自容。下午去领馆网站,心里还是愤愤不平,心想,以后再也不发言了。    

向内找,自己有显示心,面子心,爱听好话心,和不让人说的心,心里不平衡。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你们不注意学法的时候,肯定这些东西就会助长。就不爱听不好听的,就愿意听好听的,别人不能刺激我。大家想想,常人不就在常人中想享受这些高兴事吗?享受好听话吗?作为修炼的人,你要常人这些吗?我告诉你们,作为修炼的人你也在常人中,你就得听那些不好听的,你就得能听那些不好听的,(鼓掌)否则这个最基本的修炼问题你都没解决,自己还说自己是大法弟子” [3]。同修都在突飞猛进的精进,自己遇到这点事就心动的不行,差距拉开的太大了。协调人说的真对,非常感谢!     

五月份同修跟我约稿,我推脱了,七月初,同修又跟我说写稿,我还是谢绝。同修说,你就是放不下自我,我找一下自己,还真有。就在写完这篇交流稿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写交流,就是把这些不好的执着心都曝光出来,解体掉,提高上来。

以上是我近段时间修炼的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 四》- 解开你的迷绊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四》- 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