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 在争分夺秒中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7月21日】

前几天,我们三人一起乘车去讲真相。我和李姐在车的后部。一位六十岁左右女士,穿着很得体,我给她让了一个座。她坐下后,我开始给她讲真相。我从夸奖她的鞋子入题,随后说:告诉你个好事儿,咱们小的时候,举着拳头: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为谁奋斗啊?都是为中共奋斗!人做事,天在看。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祸国殃民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美国、加拿大,怎么不和天斗和地斗呢?与天斗,与地斗,只能给国家和老百姓带来灾难!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远离中共,退党保平安吧!我给你起个好名字,咱们退了吧?

我说到这儿,她就炸了。 她高声说道:你是法轮功!
我说:对呀!
她说:你们法轮功,一天总是退、退、退的,共产党给你开资,法轮功给你开资吗?给你多少钱呐?
坐在她附近的人,有几个发声的,说她说得对,支持她。
有倆坐在车门附近的乘客也帮腔,大声支持这个人。
我说:你要信释迦牟尼,还得给你钱才信吗?
帮腔的那人,不吱声了。
我说:现在共产党自己都说自己不好。你怎么还说它好?这是你真实想法吗?那人把头低下,不再说话了。

我转回头来对那个高声喊叫的女人,乐呵呵的说:你的退休钱,我的退休钱,都不是共产党给开的,是咱们几十年苦干付出,积累、创出的产值!你得的退休工资远远不够你应该得的!农民、残疾人,怎么不给他们开呢?没人给他们开养老金吧!

这个女人无言以对,就在那高声喊叫:得了吧,得了吧!别说了,别说了! 这时有一个乘客接她的话说:现在,宪法都说了,信啥都自由。

这个女人还嘟嘟囔囔的说:一天到处讲,到处讲,干啥这么有瘾呢?

另一位乘客插话说:这法轮功还是好,不然她就不信了!

再也没人说话了。当时的现场,僵住了。乘客们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观望的,但都在认真听着。我好像被她们压下去了。我感受到了,这就是正邪大战。我在发正念的时候,感觉身上被一种东西给束缚住了。勒着我,压着我,正念好像都发不出来了,那种压抑的感觉,让我的身心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痛。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说:咱们这是观念不同,不同想法做法也不会一样的!

我们仨一直在发正念。我想这一车人都听到了这场争执,都在看着。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应该急切的盼望我说出真相实情!听到福音!眼前这样的结局,肯定是不行的。这样邪恶的言行观念,会使她们自身,同时也让每一个听到的生命受到伤害。大法弟子的形象也受到了玷污。我们给不明真相的人的感觉好像没有理,魔鬼明显的占了上风。我感到,这样的结局是不对的!是对所有现场的人,都产生了直接的伤害!

不能这样!也不应该这样!我必须站出来,我要把这个不正的场整过来!下一站我们就要下车的时候,我站起来走到那个妇女的近旁。我当时的心态,不是和她争,我心中充满了慈悲。我没有一丝怨怼,没有一丝责备,真诚的为救她。我说:姐姐呀,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可能是没有说明白。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看,我一身的各种病不用打针吃药都好了!当时,我说话的声音也很大。整个车的人,基本都能听到。我说,中共八九六四杀学生;天安门编造自焚伪案;中共的官无官不贪;毒米、毒面、毒奶粉;中共从执政杀了八千万我们的同胞;最后说: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真相。我说的比较快,但每句话都很清晰。当时,一个乘客也要下车,走到我身边,对我说的话,表示支持和认同。她用如梦方醒的语态:啊哦!啊哦!来表示赞同。

我对那个女士说:这个法轮功啊,确实好啊!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你说中共好?可它确实不好!这也不是谁逼着谁说的!它们自己都说自己不好,你怎么还说好呢?它的罪恶那个中国人都能说出十样八样来!而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价值啊!

我这些话说完以后,我能感觉到,这个场立刻变好了。那两个帮腔持反对态度的女士人也开始:啊哦!啊哦!啊!表示惊讶的认同,也不说那些糊涂的话了。  一个劲儿的说:啊哦!是吗?!!啊哦!是啊!

最激烈的反对的那个女士,转变的最明显和彻底,和几分钟前的她判若两人。旁边那些支持她的人,也和她一样,语气明显的和缓了,承认我说的对。大半个车厢的人,从脸上就看出了她(他)们心态的转变,都很祥和的看着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们,场才正过来了!才有这样的效果。

我们下车的时候,全车的人,都瞅着我们,在目送我们下车。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