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音乐短片剧本:烛泪莲

李普文

【正见网2018年06月14日】

根据明慧网文章《父亲被迫害致死 女儿呼吁还公道于人间》改编而成,同时参考了《走完人间正道的左志刚》的最后一段。

人物:
秦岚:女,从十三、四岁到二十一、二岁。
秦树威:男,四、五十岁。秦岚父亲,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妹妹:女,从九岁到十八岁。秦岚妹妹,比较现代,活泼。
秦母:女,四、五十岁。秦岚母亲,饱经风霜。

老板娘,若干警察,若干社会闲杂人员。

详细剧情:(全剧除对话外,配以主题音乐)
(一)
春末夏初。
晚,室外。
快速转动的自行车轱辘,一双女式旧鞋有力的踏着。镜头转到骑车人侧面,一年轻的女打工妹模样,镜头转至表情。
秦岚,目光清澈,表情成熟、稳定。她快速的骑车,下车,进家。

(二)
晚,室内。(时间接上)
简陋的民房,很小;穷迫的家居,一张能挤三人的大床,一饭桌、一五斗柜,墙上一张四人合家照。

饭桌上。
秦母、秦岚和秦玥母女三人吃饭,饭菜简单。
从装束看,一家人都很简单、朴素。妹妹较活泼、现代;姐姐秦岚成熟、老成;秦母忧郁、病态。
妹妹:(看看母亲,又看看姐姐,为缓和沉闷的气氛)我摹拟考试成绩下来了,又是全年级第一。棒吧?
秦母一皱眉,快速的扒了几口饭,不吱声,站起来要洗碗。
秦岚:(看见了母亲皱眉,冲妹妹微微一笑)棒。

妹妹看见了母亲的表情,追过去,抢过母亲的饭碗,并利索的收拾起饭桌。
秦岚扶母亲坐床上。
妹妹:(边收拾饭桌)我想这个暑假去歌舞厅打工,上大学我自己挣学费。
秦母剧烈的咳嗽起来。
秦岚:不行!
秦母:暑假你还是和我去收废品。(咳嗽)
姐妹二人赶快扶母亲躺下。
妹妹:(冲姐姐嘟囔)我的同学都在歌厅打工,怕什么,你不是常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吗。我不会学坏的。
秦岚:不行。

秦母:(目光期望的望着墙上照片)还有仨月,你爸就该回来了。等你爸回来就好了。(咳嗽,翻了个身,忧郁)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一月六块钱的生活费,在那种地方。唉!

妹妹痛苦的低下了眼。
秦岚看着妹妹。
镜头随着秦岚的眼光,转向墙上一家四口十年前的照片,照片显示四人曾幸福、愉快。

(三)
夜晚。室内。(时间接上)
秦岚家。
镜头从四口人照片开始,推进到秦父,一个明快、朴实的中年人。
镜头回到秦岚,她看着照片,表情苦涩中的幸福。

秦母和妹妹都睡了。
秦岚在床边盘腿打坐。
镜头在秦岚面部。

(四)回忆。
白天,室外,十二年前法轮功炼功点。
镜头中,少女秦岚的脸。
秦岚仰起脸看着坐在边上打坐的爸爸秦树威。
镜头拉开,炼功点几十个人打坐,“法轮大法义务教功”的横幅。

(五)回忆。
白天,室外。十二年前。
公园里,池塘边,少女秦岚和父亲走着,少女妹妹在一边跑跳,少女妹妹指着池塘里的莲花。
秦岚和父亲停在小石拱桥上,凭栏望着水中的莲花。
画外音:
秦岚: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吧,爸爸。
秦父:(点点头,沉吟片刻)但对我们修炼人来说,更高境界中,莲花是佛的果位和威德。
秦岚似懂非懂的,但认真的看着父亲。
秦父:岚岚,咱们修的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修炼。记住,今后不管什么环境,都要坚持修炼,你现在还小,以后你就知道大法有多重要了。
秦岚点点头,信任的看着父亲。

镜头转到莲花上。音响轻柔。
阳光明媚中,莲静静的。
天渐渐阴下来,乌云翻滚,风吹静莲,莲枝摇动着。音响转折,表现迫害来临。

(六)(回忆,黑白片)
白天,室内外。(十年前)
秦岚家(郊区农村好一点的平房,以区别前面简陋的民工小屋)外。远处的警车。
几个警察架着秦父往外走。
秦母追出,并阻拦。
秦母:(反抗剧烈,喊)放开他!放开他!他犯啥法了!你们说清楚!
警察:少废话!上面让抓,我们就抓,我们就是共产党的暴力机器!
秦母被不断的打翻在地。
秦母:(反抗)信仰自由不是你政府规定的?!

屋内传来少年秦岚的声音。
秦岚:警察叔叔,求求你,我爸是好人……!

秦岚家内。警察抄家。
警察一把把秦岚拽倒,用脚连踢带打,使劲用脚踩她的手和头。
少年妹妹吓的直哭。

抄家警察抢钱。
少年妹妹:(阻拦,哭,弱弱的)那是我家的钱,你们不能拿走。

一个警察用公文夹狠狠的抽了妹妹两个耳光,妹妹被打蒙在地。
秦岚过去扶起,并摇动妹妹。

警察又抢走录音机、影碟机等往外搬东西。
进来一个警察:(指秦岚)把大的带走。
两个警察架起秦岚往外走。
秦岚回头:(焦急的喊妹妹)妹妹,妹……妹!

室外。
秦岚被架出,正看见父母被分别架进警车。
秦母:岚岚!
秦岚:妈……!爸爸……!

(七)(回忆,黑白片)
夜晚,室内。审讯室。时间同(六)。
秦岚被猛烈的推到房间的角落。
警察:说!你家法轮功传单哪来的!
秦岚不吭声。
警察抓着秦岚的头就往墙上撞:说不说,说不说。
慢镜头。咚……,咚……,咚……。

秦岚处于半昏迷状态,顺着墙倒了下来。
昏迷中听到警察说:那个男的这回得判十年。他老婆,劳教一年,看她还敢阻碍公务。
警察:这个孩子怎么办?
警察:给她拘留一个月。
另一警察:她才十四岁,未成年。
警察:把她拘留证改成十八岁。不信就制不了这些法轮功,让他的家属也别好受了。    
警察都出去了。

秦岚挣扎着醒来向门口追去:放我出去!
门“咣”关上了。
秦岚:(喊)放我出去!我妹妹,一个人在家,她才九岁呀!
秦岚哭着,敲打着门:放……我……出去……,(渐弱)放……我……出去……。
秦岚哭倒在地:她才九岁呀……
镜头:风雨中摇曳的莲花。

音响,悲。

(八)
夜晚,室内。秦岚家。时间同(三)。
镜头转回深夜中的秦岚,面部强忍悲痛。
秦岚画外音:快十年了,爸爸。盼着你回来呀。

(九)
夏天,白天,室外。
快速转动的自行车轱辘,一双女式旧鞋有力的踏着,秦岚高兴的表情。
秦岚下了车,进餐馆(秦岚工作的地方)。
小餐馆。老板娘,四十左右,正要开门营业。
秦岚:徐姐,我来。
秦岚开门营业,并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纸递给老板娘。

秦岚:这是这周的《明慧周报》。
老板娘接过来,藏好:我就爱看,都是教人向善的故事。
秦岚开门,收拾桌椅:(高兴)我爸下月就该回来了。
老板娘:唉,在里面受老罪了。给你爸多寄点钱去。
秦岚:(闷闷的)他不要。他知道我们也苦。
老板娘:(感慨的)唉。说实在的秦岚,有时我想,这信仰不当吃不当喝的,非要坚持干啥,值得吗。
秦岚:(沉吟片刻)嗯,反正,我爸下月就回来了,让他好好跟你聊吧。

音响欢快,轻松。
画面:
秦岚挥汗洗着盘子。
秦母和妹妹推着摞得高高的废品车。(可以用自行车,上下、两侧摞高点)
妹妹数着钱。

(十)
夜晚,室内。
秦岚家。
母女三人都熟睡了。睡梦中的秦岚嘴角微微上翘,笑呢。

梦中。白色背景。
慢镜头。
秦树威背个小包裹,出来。
母女三人欢快的迎上去。

铃……。(电话铃)
秦岚从梦中惊醒。三人都坐起来。
秦岚接起电话,表情震惊。慢慢把电话给了秦母。
秦母:(焦急接过)什么?心脏病!正常猝死!
三人互相望着,楞在那里。
音响,悲愤。

(十一)
夜晚。雷雨交加。(时间给人感觉是,几天以后母女三人从监狱回来)
秦母目光呆滞,躺在床上。
秦岚用水瓶轻放在母亲嘴唇上,一滴一滴的喂母亲,但秦母嘴始终闭着,水顺着嘴唇侧面流下来。
秦岚:(悲痛而焦急的)妈,喝点吧。
秦母一动不动。

妹妹疲倦的坐在桌子边,轻轻打开了父亲的遗物,小包裹。
妹妹拿起了包裹里的一张纸看,楞在那。放下纸,妹妹悄悄跑出了门。

秦岚坐在床边,握着母亲的手,没有注意到妹妹。

秦岚画外音:
当看到冰棺里父亲冰冷的身体,面目表情异常痛苦的脸庞,我知道我们最不愿意接受的已经成为铁的事实。最让我痛心的是爸爸死的那么悲惨,死的不明不白。爸爸面部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翻身时从嘴和鼻子里流出很多血,身体除了前胸外,颈部、背部、腰部和两腿都呈黑紫色,还有一道道的伤痕。当时在场的警察也傻了。这种情况怎么能象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呢?

配合画面:
酷刑:上绳(用绳子从脖子前面勒到后面,然后再在肩膀和胳膊上绕几圈后背过来使小臂弯曲向上使劲往上提)
音响:随着每次提绳,秦父空旷的痛苦的呻吟声。
警察:说!转化不转化?!
秦父:(虚弱的)我修炼“真善忍”,还往哪转化?
警察:找死!上绳!
秦父空旷的痛苦的呻吟声;滴下的汗水空旷声音。
警察:还炼不炼!?
秦父:(虚弱的)……炼!
酷刑:野蛮灌食。
音响:秦父空旷的痛苦呻吟声。

镜头回到现实。
秦岚紧握住母亲的手,抖动;低头、痛苦,欲哭无泪的表情。

秦母的脸微微动,眼光看着墙上的表,喘息着。秦岚也移动眼光看表,晚上十一点了。秦岚一惊,似乎想起什么,抓起雨衣,冲出屋。

(十二)
夜晚,歌舞厅。(时间同上)
秦岚焦急的进入舞厅。昏暗彩灯一闪一闪中,可以看见妹妹在激烈舞动着,长发一甩一甩。一群社会人渣围着拍手起哄。
妹妹醉醺醺的:(冲人群喊)你们知道一个月六块钱,是怎么活的吗……。
人群:小妹妹没钱,哥我给呀。
妹妹:(醉醺醺喊)在监狱里呀,六块钱!怎么过的,你们知道吗!
人群起哄。
妹妹:(醉醺醺喊)六块钱啊,监狱里!酷刑折磨!你们什么也不知道!
人群起哄。

秦岚冲进人群,拉着妹妹往外走。妹妹醉醺醺的,拒绝着秦岚。
人群起哄,说着难听话,阻挡秦岚。
妹妹疯狂的打着秦岚:我不走!他们不让我们做好人啊……!

镜头转在秦岚的面部表情。
慢镜头:妹妹的拳头打在脸上,头上。
咚……,咚……;人群的推搡,起哄。
妹妹:不让做好人啊……
秦岚表情。
秦岚背着妹妹,在风雨中的背影。
配合音响效果。

(十三)
夜晚,室内。秦岚家。(时间同上)
五斗柜上秦父的遗照,托盘上两只长长的蜡烛。
浑身湿漉漉秦岚为父亲点燃了蜡烛,关了灯。
烛光中,秦岚望着躺在床上的母亲和妹妹。
秦岚跌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桌上是父亲的遗物,被妹妹打开过的小包裹。
秦岚拿起了包裹上面妹妹看过的那张发票样的纸。
纸的内容:今收到秦树威向四川灾区捐款四十元。
秦岚抓着纸,看了看熟睡的妹妹。

秦岚抚摸着包裹里父亲的旧衣物,欲哭无泪,痛苦万分。
秦岚画外音:爸爸,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音响,悲。
镜头交织:
秦岚痛苦表情。
秦岚喂母亲水,水顺嘴唇流下;
雨中,妹妹疯狂踢打秦岚:他们不让做好人啊!
风雨中,池塘的莲花;

镜头交织,音乐:
十年前,父亲被抓;
秦岚被抓、被打;
少年秦岚和妹妹在破屋中互相偎依,窗户被人打破,妹妹受惊吓,秦岚紧紧搂着妹妹;
姐妹二人在风雪中流浪。
严寒酷暑中,一家人推着车收废品;
风雨中,池塘的莲花;

镜头:
燃烧的蜡烛,烛泪慢慢流下来。透过蜡烛看到秦岚痛苦、欲哭无泪、近乎绝望的脸。
妹妹画外音:不让做好人啊……
老板娘画外音:信仰不当吃不当喝的……,值得吗……
音响:表现秦岚内心矛盾交织,悲愤、无助。
风雨中,池塘的莲花;

镜头:
蜡烛泪下落。

画外音:
秦母:(悲愤的)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警察:告儿你是正常死亡,就是正常死亡。不服你告去!
秦母:他的表情极端痛苦啊……。
警察:少废话!上边说了,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分,不转化,就这下场!
秦母:你们……,你们怎么这么没人性……!
警察:你别闹啊,别忘了劳教的滋味儿,再闹还让你进去!

秦岚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干哭无泪,由于悲痛过度,一阵恶心,秦岚扑到水池边呕吐(背影)。
镜头:透过蜡烛看秦岚的痛苦;
蜡烛泪在慢慢流着,蜡烛要燃尽了,暗了下来;
镜头透过蜡烛,扫在躺在床上的秦母、妹妹;和痛苦无泪的秦岚。

秦岚画外音:我该怎么办?
秦岚回身望着父亲的照片。
秦岚吃惊的表情。

镜头定格在秦爸遗照上。

突然,照片微微亮了起来。
镜头从照片拉出,可以看见原来发光的是两支燃尽的蜡烛。
此时的蜡烛燃尽后,烛泪形成了两朵莲花。

是烛泪莲在发光。而且越来越亮……,光芒……。
音响慈悲、庄严。

秦岚先是震惊,多日来极剧的痛苦和压力,身心疲惫,一下爆发出来,终于她哭了出来。
秦岚:(抽泣,点头)爸爸……。

哭声惊醒了母亲和妹妹。
母、妹二人坐起来,震惊表情,望着烛泪莲……(妹妹表情多给几秒钟)。

秦树威坐在莲花中飞升而去。秦岚哭着合十目送。
妹妹扑到秦岚身旁,表情由震惊逐渐严肃,也学着姐姐合十。

音响,充满勇气和正义。
画面:母女三人在街上发法轮功传单,题目:好人被迫害、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母女三人手拿诉状,向检察院走去;
音响渐落。

画面:夜。
镜头:五斗橱上的烛泪莲(虚景),母女三人在家,微光中打坐炼功(实景)。
镜头最后逐渐变成实景烛泪莲,三人打坐变虚景。

片后字幕:故事由大陆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事件改编而成。
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谓的转化),于2011年2月成立了“严管队”,两周内虐杀三名法轮功学员。其中,秦月明被野蛮灌食而死,年仅 47岁。
*********************************************
参考文章:
走完人间正道的左志刚
他就这样静静的走了,没有一句豪言壮语,却留下给所有善良的人无尽的哀思。也许是他想要向亲人和世人表达什么,他的遗像前的蜡烛(直径6厘米)燃尽后,烛泪形成了两朵莲花(直径10厘米左右)。连续两天都是如此。而且他的亲人中有人在梦中看见他在虚空中站在师父大法身身边向大家招手微笑。 这就是大法弟子左志刚,默默无闻的左志刚,他走完了人间的路,他做到了他应该做的。

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害死 妻女亦遭迫害
忆同修秦月明
黑龙江伊春市秦月明一家人的悲惨遭遇
十岁时的记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