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红色之旅”车祸给人的警示

诚宇

【正见网2018年05月26日】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共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及中共左派精英,组团去朝鲜红色旅游,名为“朝鲜红色之旅”。一行共三十四人,在去上甘岭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一场重大车祸,造成三十二人死亡,两人重伤,可谓全军覆没。

人死了,人们应该寄予哀悼,这是人之常情。可是如果以欺骗国人为己任,并且乐此不疲的人遭遇灾难了,人们就会说老天有眼。我们倒不是对死者幸灾乐祸,只是感到一个生命来到世间,就这样被中共欺骗,而且又用中共骗人的那一套经过加工后再去欺骗国人,最终落得惨死的下场感到可悲。

这么一场重大车祸,震惊国际社会,连朝鲜劳动党党魁都亲到车站送别亡灵,可见这桩车祸中死难者的身份之高,用中共的话讲,这些人都是中共的红色精英。然而中共却对这场车祸讳莫如深,对死难者的身份捂严盖死,生怕被人知晓。其实中共最担心的是民众对此作出“恶有恶报”的评判!

世界上除了共产国家之外,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是相信神的,相信神在看护着一切。那一场场车祸哪有偶然的呢?人不信神,是人的问题,并不等于神不存在。那些违背天理,严重祸乱世间的人,神也不会容许他们永远为非作歹下去。

就象朝鲜的这场车祸,那是天降罪于人。大家知道,中共的这些左派,极力推崇的是毛泽东与中共的歪理邪说。他们不是从人性的角度,而是从中共党性的角度误导国人。就象朝鲜战争,当时的情况根本不是美国打到了鸭绿江,威胁到什么新中国了,这完全是中共的杜撰。去年,中朝关系交恶时,《人民日报》就刊文说:“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二十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这等于变相承认了中国卷入朝鲜战争是一场失误,因为金日成发动的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而中国军人只不过是在为金日成当炮灰。可是时隔不到一年,中朝关系稍一好转,这些人立马就跑到朝鲜,说是去红色旅游,其实就是要借此鼓噪一番,重新将中共过去的罪恶洗白,好为共产主义再唱赞歌。那上甘岭上死去的中国军人,是被中共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欺骗去的,死在异国他乡的冤魂被中共当成英雄误导了中国人几十年。

在中共的欺骗下,许多中国人变成了徒具人的外表,而丧失了道德的变异人。罪魁祸首虽是中共,可那些痴迷中共的国人不也是处在了极其危险的境地上了吗?“天灭中共”绝非戏言!发生在朝鲜的这场灾祸,是对所有仍在痴迷中共者的一个警示!

在明慧网上有很多因痴迷中共遭到恶报的例子,这类的车祸也有很多。我们看几个例子。

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吕鸿儒(原河南省哲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会副会长),七十来岁。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无知地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吕鸿儒携妻、女儿、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国道上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俩口、小俩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本人嘴被撞没有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蒙住。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镇政久村法轮功学员董连太,被单城镇派出所和镇干部绑架。董连太被非法抓捕前约两个月就已经听说自己是被镇委定下要重点迫害的对象了。

董连太是骑着自行车无缘无故被绑架的,同时还遭到镇派出所民警范子民及镇政法委书记陈超武的非法抄家。董连太被非法拘留后,又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劳教所警察使用暴力与酷刑逼迫董连太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他们曾强迫他上老虎凳、插管灌芥末油、灌浓盐水折磨。在一次灌盐水时,董连太请求狱医少放点盐,他的胃和食管已经被盐水刺激的无法承受了,狱医不但没少放,抓起一把盐又放入灌的盐水中,折磨的董连太加剧咳嗽,昼夜难眠,腹部、胸腔内高烧,昏迷。

在董连太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长林子劳教所打电话让家属开证明去接人,家人和亲属到镇政府求镇书记关文良。关文良说:有病了,长林子不要我也不要。遂把家属撵出了他的办公室。在人快不行时,长林子劳教所把奄奄一息戴着手铐的董连太送到了单城镇。董连太被家人接下车时,劳教所一警察说:赶快送医院检查。董连太回到家的八天中呕吐出象溃烂的柿子一样的东西,腹内高烧疼痛难忍,于九月十九日晚含冤离开人世,年仅四十五岁。

董连太被迫害死了,那些作恶者的恶报也就来了。半个月后,也就是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单城镇中共邪党干部一行五人,自驾丰田车去哈尔滨市,途中与一辆大货车相撞,造成重大车祸:二把手高志武(男,三十八岁)、三把手政法委书记姜文超(男,三十二岁)、四把手副镇长薄建夫(男,三十四岁),在车祸中当场死亡;一把手关文良(男,四十八岁),车祸中失去一只眼睛、一条腿,一只胳膊被撞断,副镇长陈超武(男,三十六岁),一条腿撞成粉碎性骨折。

这场重大车祸发生后,很多人都清醒了,包括周边乡镇的农民与中共干部,大家都认为这是迫害法轮功得到恶报了。如果没有对董连太的绑架,董连太何至于死。在家人恳求关文良开个证明时,关文良竟然拒绝,还将家人赶出办公室。这些共同决定要重点迫害董连太的中共基层官员,他们残害好人的目的达到了,可是相应的恶报也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们了。

基层官员遭到类似恶报的有很多,例如湖南省怀化市洪江市湾溪乡邪党书记肖平、政法书记周喜刚、乡长张勇泉,带领乡干部多次恶毒诽谤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五一”前夕,他们发动乡干部到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翻箱倒柜搜查,抓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到乡政府毒打,逼供说他们是“反革命”,强行签字,不准外出(包括打工、走亲戚),关进拘留所。不到三个月,恶报就找他们去了。同年七月二十五日,乡党委一行七人出车祸,肖平、周喜刚、张勇泉与司机四人当场死亡、面目全非。

当然,那些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基层警察遭到恶报的例子就更多了。例如,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河北省邢台市南宫市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又一次大规模的非法抓捕,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到看守所和拘留所迫害。恶警还勒索每人二千元至五千元不等,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邢台市洗脑班,每天勒索生活费五十元。四十天后,七月五日凌晨四时三十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南宫市公安局刑侦三中队队长徐保荣和手下五人遭遇车祸,恶警徐保荣、李学斌和另一人三人当场死亡,另外三人重伤。《邢台日报》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头版有相关报道。

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朱晓涛,三十四岁,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就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也不放过。光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就非法劳教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两对夫妇。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劝善都不听。二零零八年十月,上司以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给他们放假,去山东旅游。他开车带了六人撞在石头上,两人当场死亡,五人重伤,他内脏出血,汽车报废,赔偿人家五十万元。

中共上级用金钱鼓励着手下的人迫害好人,其实是在把他们往地狱里面送。看着是叫他们度假,是领导对他们的恩赐。可是作了恶后的恶报呢?就在领导让他们旅游的路上等着他们咧。

还有一些普通老百姓,被中共欺骗得昏头晕脑,最后不但自己遭恶报,连带着家人也遭了殃。例如,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八公里社区钱家寨居民钱正光,多次诋毁谩骂法轮大法。遇到法轮功学员他就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跟法轮功学员说话,嘲笑他们。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法轮功学员还专门找他们一家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反而说法轮功不好。三个月后,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他们一家八人开上自家的车去吃酒,在贵遵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造成四人死亡、一人重伤、三人轻伤的重大伤亡事故。事后他女婿说:当时不知怎么回事眼前发黑,车子会自己调头。

还有一些车祸很蹊跷,有些人在车祸中受重伤,可同车的人却安然无恙。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二零零二年,河北临城县法轮功学员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拘捕。临城县警察在绑架他们回来的路上发生车祸,价值三十万元的豪车撞的稀巴烂,四个警察不同程度的重伤,有断胳膊的,有断肋骨的,有头破血流的,而法轮功学员却没事。他们深感奇怪,就问法轮功学员:我们都坐一辆车,我们四个警察都受重伤了,你们却一点事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我们在讲真相救度世人,在做最好的事,而你们却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必然遭报应,这是天理。

在这样一个乱世中,是谁在不计任何报酬,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世人真相呢?这不也是一种天象的表现吗?那些痴迷中共、迫害诋毁法轮功的人,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地劝你们,你们怎么还不醒悟呢?你知道恶报哪一天会降临到你头上?静下心来,用自己的本心去体悟一下法轮功学员所讲的真相,为自己的未来作出明智的选择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