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政法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更为残酷

石铭

【正见网2018年05月22日】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法轮功学员无论身在何处,从事何种职业,担任何种职务都是中共残酷迫害的对象。据明慧资料记载,在中共政法委及公检法司、国安体系内,至少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含冤去世。在此仅举几例:

案例1:辽宁营口市国家安全局纪检书记、政治处主任,一级警督马天庸全家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一月份,马天庸同妻子鲁桂芳,儿子马旭辉一家三口去大连,被营口安全局特务一路跟踪,并联络大连市国安特务将一家三口在大连绑架。马天庸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其妻子鲁桂芳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儿子马旭辉被非法劳教一年关在大连教养院。

营口市国家安全局局长谢洪军为捞取政治资本,将退休多年并已丧失劳动能力的马天庸非法开除工职,终止一切退休待遇,企图剥夺其生存权,并长期监控,盯梢。马旭辉被解教后,其工作单位——营口市地税局对他撤销职务,取消公务员资格,停发工资四年。

马天庸八年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到该局以局长、局党委书记谢洪军为首等不法之徒对其全家实施的严重迫害。被非法开除工职、停发工资,绑架、非法劳教,致使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家中含冤离世。

马天庸的妻子鲁桂芳,原辽宁营口卷烟厂总会计师。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十几种严重疾病。心脏病、贫血、甲状腺瘤、风湿病、长期浮肿、妇科病、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曾造成昏迷,脱肛、内外痔等等。长年服大剂量的中西药,几次住院,每次药费近万元,多次在工作岗位突然病情发作,昏迷被送到医院抢救。一九九五年九月鲁桂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六年来没吃一粒药。二零零二年被关押到马三家教养院,不久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最终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离开人世。

案例2: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原江西省高级法院处长胡庆云。他在1997年患急性白血病,当时经江西、上海等地五大医院多次会诊和治疗,最后被众多专家断言最多活三个月。1998年2月,江西医学院一附院的专家告知家属,说胡庆云最多还有三天的生命,请家属作好办理后事的准备。而在此时胡庆云开始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他的身体逐渐好起来。他因修炼大法而起死回生的故事在法轮功学员中广泛流传。

当1999年7月法轮功被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禁止后,胡庆云曾先后数次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说明炼法轮功使自己从绝症患者成为健康人的事实。当局因此于1999年7月将他逮捕。

据悉,胡庆云在第一次被捕时,声明自己曾是一个白血病患者,不炼法轮功会死亡。但在场的公安机关负责人说:“你用这个(指白血病)威胁不了我们。”仍将胡关进了监狱,并不许炼功学法。结果胡在狱中全身出血,当局不得不将他放出,胡在恢复炼法轮功后,得以再次迅速康复。

随后,1999年10月在没有任何凭据下胡庆云再次被强行拘捕。在被拘押了一年半后,于2001年1月10日被江西省首府南昌的地区法庭非法判刑7年。其间,胡曾运用他的法律知识使一些指控不成立,但最后仍被非法判7年。2月6日,美联社、路透社和中央社等主流媒体对此作了报导。

胡庆云于2001年3月22日被中共迫害致死。胡庆云的亲友已证实,胡是因白血病复发,3月22日死于江西监狱医院。据该亲友称,胡庆云的白血病是因炼法轮功炼好了,但他又因炼法轮功被当局判刑,无法炼功,导致后来就不行了。

案例3:四川攀枝花市警察徐浪舟,男,39岁。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攀枝花市电视台还为徐浪舟做过报导。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徐浪舟曾遭二年劳教迫害,随后不久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在多个监狱遭受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徐浪舟,身高一米七八左右,出生于一九七三年,是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队优秀警察,专职处理交通事故。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炼功后的短短时间内,身患的疾病消失,身体健康。徐浪舟以前抽烟、喝酒,对事故逃逸司机,抓着就打,请吃也去,送钱送礼也要,而在炼法轮功后去掉了所有恶习,而且工作更加认真负责,踏实敬业,处理交通事故又快又好又公正,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

然而迫害发生后,就是这样一个好警察却遭强行绑架四次,被非法劳教一次二年,被非法开除工作,妻子被迫离婚。后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在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迫害致死。

案例4:韩庆财,男,62岁,辽宁辽中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迫害发生后,遭多次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一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辽中县监狱中。韩庆财在关押期间受到严重摧残折磨,直至奄奄一息时,才在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被放回家,韩庆财回家后仅十一天,便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九日死亡。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夜晚,辽中县九位法轮功学员坐车去北京证实大法,在中途被早已等候的警察绑架到县公安局。韩庆财和几位法轮功学员正念走出,妻子刘玉英和另外几人被送到沈新教养院。

辽中县公安局以秦梦植为首的几名警察,出动几十个警察当天闯入韩庆财家,非法抄家。因找不着韩庆财,询问他的大儿子韩成,逼他说出父亲的下落,孩子不说,几个人就一起恐吓他,使孩子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离世。

二零零二年六月末,当地六一零扣个帽子称韩庆财带头“去北京闹事”,把韩庆财非法判刑四年,并非法开除公职,这就是所谓“一二七大案”。此案成了东街派出所所长石长彦等恶警立功受奖捞取政治资本的筹码。(二零零三年秋,石长彦罹患胰腺癌,于二零零四年三月遭恶报身亡)。

被非法关押在辽中县看守所期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经医院大夫检查后,主治大夫让韩庆财住院,可看守所不同意。在医院和韩庆财的共同努力下,终于答应让住院,可是必须得每天用车拉回看守所,并派两个警察轮流看守。在这监控迫害下,近一个月期间,韩庆财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看守所和中法之间互相推诿,想把他送到公安医院一推了事。后来人实在不行了才被释放回家。仅几天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九日,韩庆财在家中含冤离世。

案例5:刘文伟,男,51岁,黑龙江省哈尔滨铁路检察院干部。刘文伟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三年、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四次被非法抄家,被迫转单位、长期遭监控,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在被强制洗脑出来后不久就含冤离世。

刘文伟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力争做一个高尚的人,这没有错,他没有做违法的事情,他没有贪赃枉法,没有欺骗他人,没有杀人放火,没有吃喝嫖赌等一切违法行为。他曾写下过这样的话:我爱我的祖国,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我希望我的祖国繁荣昌盛、人人道德回升、天灾人祸减少、社会稳定,人人都过上幸福祥和的生活,再没有陷害、没有诽谤、没有恐怖、没有侮辱、人人都真正的身心健康、人人都生活在美好的、祥和的人文环境中!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早晨,刘文伟在极度恐惧,身心极度疲惫,人格尊严受到严重毁损的情况下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一岁。

政法系统作为中共的所谓国家专政机器和维护中共邪恶统治的工具,在长达十九年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犯下了累累罪恶,身在此系统内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更为残酷。明慧网所报道的二十例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仅是其中的一部分。通过上述案例我们得知,身在政法系统内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是何等的残酷,坚守自己的信仰是何等的艰难,付出的生命代价是何等的巨大!

通过上述案例我们更清楚的知道,中共最怕的是中共政权的灭亡,凡是危及其政权灭亡的人和事必欲置之死地。它意识到法轮功的真、善、忍和共产党的假、恶、斗截然相反,让法轮功存在下去,共产党就必定灭亡。中共江泽民集团为什么这么惧怕法轮功?它们知道只要法轮功发扬光大,中共的下场必定是解体灭亡,因此至今不敢停止迫害法轮功。

可是世间的事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上天在安排着一切。如今法轮功已经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经翻译成四十多种文字在全世界传播,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二百多万国际社会正义人士联署举报江泽民,要求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这是中共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在《九评共产党》发表13周年之际,《九评》编辑部发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上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已经面世,《九评》编辑部即将推出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并授权大纪元网站首先发表。(从5月18日陆续刊登)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围剿共产党的号角已经在全世界吹响,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人类社会很快会到来!

奉劝那些仍在追随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再执迷不悟,赶快清醒,停止迫害,悔过自新,给自己及家人留一条后路!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